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六章 防御戰勝利【感謝所有人的支持與鼓勵】

  “卡瑪空洞……”

  裴昭掃視著四周,不由得喃喃自語起來,或許這一切,都與那地底大空洞有不可分割的關聯。

  由于這些詭異生物的撤退,戰斗也進入到了最后的掃尾階段,剩下一些零星生物,很快就被覺醒者隊員們,給盡數處理完了。

  直至徹底擊潰這些殘余生物之后,在場每一個覺醒者隊員的臉上,都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喜悅。

  “勝利,勝利!”

  “哈哈,我們竟然打贏了,打贏了!”

  “看看這些喪家之犬,落荒而逃的樣子,食屎去吧!”

  叫囂聲,謾罵聲,慶祝聲,各種聲音響徹一片。

  掃了一眼周圍的戰況,發現那些普通的覺醒者隊員們,都在各自小隊小隊長的帶領下,樂此不疲的記錄著各自的殺敵人數。

  其中還有不少人,正三三兩兩的湊在一起,大笑的商量著,此戰過后獲得的功勛點要怎么安排的事。

  至于那些受傷的覺醒者,大都是些皮外傷,簡單的包扎之后,這點小傷就完全沒人在意了,至于戰死的覺醒者,到目前為止,裴昭還沒有看到。

  看到周遭的一幕幕,裴昭頓時放心了不少,總算是沒有出現太多的傷亡。

  “大隊長,贏了,我們贏了!”

  看到裴昭的身影,那十幾名中隊長連忙圍攏了過來,臉上都寫滿了激動,在場每一個人的精神,都顯得極為亢奮。

  “好樣的,傷亡情況怎么樣?”裴昭首先關注的,就是傷亡情況。

  “回大隊長的話,傷亡人數正在統計中,不過據其他各小隊隊長反應的情況來看,應該沒有戰死的隊員,重傷隊員也沒有,嚴重的也就是個輕傷。”

  “派出的通訊小隊那邊呢?”裴昭接著問道。

  “都已經回來了。”

  “聽說在攻擊到來之前,其中一個巡邏小組的人,突然受到精神沖擊,在即將遇害之時,被其他小組的隊員給救了下來。”

  “精神沖擊么?”

  聽到這名中隊長的匯報,裴昭馬上將其和之前對自己進行精神攻擊的人,聯系在了一起。

  兩者之間,會不會有聯系呢?

  “這場戰斗,幸好大隊長指揮得當,倘若咱們真的被偷襲,后果可就不堪設想了。”

  “是啊,多虧大隊長敏銳的判斷力,咱們才能提早完成防御集結,這群狗娘養的雜粹,才沒能得逞。”

  “是啊是啊,多虧了大隊長,沒想到我們普通班,也有揚眉吐氣的一天,這要是讓其他班知道了,還不嫉妒死。”

  “哈哈!”

  一時之間,知道這件事的來龍去脈的各個正副中隊長,對裴昭的稱贊之詞,都毫不吝嗇。

  如果是在別的情況下,肯定會有人覺得,是他們在阿諛奉承,可只有他們自己最清楚,這是真正發自內心的敬服。

  這一刻,裴昭的形象,不說徹底融入到了這六個普通班的正副中隊長心中,可大家都打心底里,將他當成了真正的主心骨。

  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這件事情的發酵,裴昭徹底融入到所有普通班的成員當中,恐怕也只是時間問題。

  這場防御戰的勝利,成績實在太過耀眼,對這些本就士氣低落的普通班成員來說,的確是一件極為鼓舞人心的大事件。

  裴昭并沒有被一場勝利沖昏頭腦,而是將目前掌握到的信息統合在一起,冷靜的思考著這一切。

  “大家先靜一靜,收拾一下勝利的喜悅,這件事情,恐怕沒那么簡單。”

  聽到裴昭的話,十二名正副中隊長,頓時閉口噤聲,其中有幾名中隊長,甚至還露出了一副深思熟慮的模樣,一眼看去,倒是像那么回事。

  眼看眾人都眼巴巴的等著自己說話,裴昭這才深吸一口氣,繼續分析道。

  “敵人如此大動干戈,眼下卻只產生了這樣的結果,肯定不能讓他們滿意。”

  “而且我發現,這些負責主攻的生物,除了龐大的基數之外,其戰斗力,應該還遠不及變異鼠,這就說明,這些變異生物,并不是他們的主力。”

  “可即便只是這樣的力量,若是在偷襲的情況下,我們慌亂應對,猝不及防之中,也可能會出現很大的傷亡。”

  裴昭分析的頭頭是道,在場的一干人等本就是頭腦聰穎之輩,立馬就被點醒了過來。

  “大隊長,您的意思我聽明白了。”

  “也就是說,敵人眼看我們這邊成了一塊難啃的鐵板,便果斷選擇了放棄。”

  “敵人如此果斷,無非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看到我們的防御力量太強,強攻的話,很可能比我們的損失還要大,反而得不償失,不過我更傾向第二個可能。”

  “這第二個可能,就是敵人并不愿意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他們必然會轉而集中力量,去攻擊其他露出破綻的薄弱隊伍,以求取得更大的成效。”

  說話的人是王軼可中隊長,她的這一番分析之說,頓時說出了裴昭的心聲,令得裴昭都不由得多看了她幾眼。

  “大隊長,您覺得,我分析的有道理嗎?”

  王軼可絲毫不露怯,反而是大大方方的與裴昭對視。

  兩人眼神交匯,裴昭會心一笑,沖著王軼可友好的點了點頭,很是肯定的評價道。

  “說的不錯,王軼可中隊長,這也正是我想說的。”

  “倘若站在敵人的立場,如果決定發動偷襲,也應該是同時發動襲擊,力求打我們四個運兵車隊,一個措手不及才是。”

  其中一名中隊長略作思索后,皺眉接話道。

  “真是這樣的話,豈不是說,另外三支運兵車隊,同樣遭遇了襲擊,敵人如此果斷的選擇撤退,或許是要全力圍攻他們。”

  “若真如此的話,他們現在的情況,恐怕不容樂觀。”

  “林中隊長說的有道理。”

  聽到這名中隊長的話,眾人皆是神情凝重的附和了起來,目光極為統一的看向了裴昭。

  別都這么看著我啊,怪嚇人的。

  這樣的目光,又引起了裴昭在大涼山實驗基地當中,那段不好的記憶,實在是很瘆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