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五章 沖破殺局

  “老公,我給你捏捏頭吧。”

  媚姬說著,就調整了姿勢,旋即將裴昭的頭,輕輕的枕在自己的腿上,輕柔地給裴昭按摩起來。

  這種家的溫馨,來自另一半獨有的愛,又聞著媚姬身上傳來的淡淡體香,似是記憶中最深刻的氣味……

  這種種東西,令得裴昭緊繃的神經,不自禁的就放松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待得裴昭徹底失去了判斷力,已經完全相信這一切都是真實之后,媚姬這才巧笑嫣然的,從一旁的床頭柜上,端起一碗散發著鮮美香味的魚湯來。

  “老公,你看,這是剛才媚姬親自下廚,給你熬的一碗魚頭醒酒湯,涼了可就不好喝了喲。”

  “來,快些喝下,醒醒酒,之后,咱們夫妻,再繼續睡會兒吧,你想干嘛我都依你。”

  看著媚姬那眼波流轉的眼睛內,散發出的灼灼愛意,還有說到“你想干嘛我都依你”時的嬌羞模樣。

  這一刻,裴昭只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被融化了。

  “媚姬,辛苦你了。”

  裴昭的一只手,一下子握住了媚姬的葇荑,呼吸竟變得微微急促起來。

  “沒事的,老公,這是當妻子的應該做的。”

  眼見媚姬端起碗來,動作輕柔的用那瓷匙,舀起一勺鮮美的魚湯來,此時裴昭的眼里,只剩下了面前的少女。

  只見他順從的張開口,就欲將這勺魚湯喝下之時,一個突兀的聲音,突然自裴昭的腦海中響起。

  “警告!系統檢測到宿主精神狀態異常,緊急喚醒程序啟動。”

  冰冷的機械女聲驟然響起,幾乎是同時,裴昭的目光瞬間就恢復了清明。

  眼前的畫面頃刻間倒塌,目中那原本極美的少女面容,突然變得猙獰可怖。

  夢境徹底粉碎消失,原本迷失的裴昭,頓時就被拉回了現實。

  而裴昭的手中,一把合金戰刃被他反手握在手中,正對著他的心臟位置。

  此時,合金戰刃的刀尖,已然刺破了裴昭的外衣,他甚至能清楚的感受到,上面傳來的森森寒意。

  “媚術?”

  “不止,還有現實與夢境的重建,以至于影響我的記憶,讓我誤以為,那就是現實!”

  “真是好算計啊。”

  裴昭冷哼一聲,剛剛踏入第二層境界的修羅力場全力爆發,感知境的強悍精神力,順著某個被鎖定的方向,剎那蔓延過去。

  另一邊,原本已經志在必得的媚姬,突然間面色一變,緊接著,一口逆血噴出,整個的面色,變得蒼白無比。

  而那咴月鳩手中的鬼咒球,畫面戛然而止,隨著一聲細微的“咔咔”聲響起,竟是在其上面,出現了一條細密的裂紋。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頓時將咴月鳩驚得說不出來。

  傲夜原本待在一旁,看戲似的,等待著咴月鳩與媚姬的成果。

  可此時再生變故,饒是以傲夜的心性,都已露出了頗為不耐的神情,皺起了眉頭。

  “嗯?怎么突然失敗了?”

  “剛才不是差一點就能得手了么?”

  看著狼狽的媚姬,又看著那仿佛失神的咴月鳩,傲夜的心里,猶如吃了一只蒼蠅一般不爽。

  咴月鳩沒有回話,看著手中已然損壞的鬼咒球,心里已是肉疼不已,最終不停的喃喃道。

  書友福利看書即可得現金or點幣,還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可領!

  “不可能啊,即便踏入了感知境,也不可能會有如此霸道的精神力啊。”

  “見鬼了,真是活見鬼了。”

  受傷最大的,要數媚姬,因為是媚術的施術著,先前幻境里的一切,她可都是感同身受的。

  她本是C級戰力,與裴昭一樣,同為大武師巔峰修為,雖然服用了亂心丹和馭心丹,這兩種珍貴的丹藥,可精神識海受創,對她往后進晉的影響,還是有一些。

  反觀裴昭,修為方面,大武師巔峰,精神力的強度,又踏入了大念師的行列。

  怎么反倒像是自己成就了裴昭的進境?

  亂心丹和馭心丹,也便宜了那小子?

  想到這里,媚姬心中的不忿愈發強烈,對這其實素未謀面的裴昭的恨意,莫名其妙的就上升到了一個很高的程度。

  裴昭,我媚姬從此,跟你勢不兩立!

  要是裴昭在這里,又知曉這一切的話,恐怕也只能表示無語了吧。

  “少主,是媚姬無能。”

  媚姬一手護在胸口,強忍著身體的傷勢,走到了傲夜面前請罪。

  看著眼前面色蒼白的媚姬,因為施術失敗遭到反噬的緣故,露出的這幅楚楚動人的憐人模樣,傲夜本欲脫口而出的訓斥,竟也有些說不出口了。

  “無妨!”

  “這小子底牌眾多,如今又再度突破,的確是不好對付。”

  “可他還有妹妹,還有朋友,眼下也在這片區域當中。”

  “以這些人類可笑的心性,把他們口中的‘情’,看得極為重要,若是能以此要挾他,逼他就范,或許會是件有趣的事情。”

  說到這里,傲夜那陰郁的面容上,旋即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即刻下令道。

  “傳我命令,通知其余的八部眾,找出裴小蕊和周成的所在,集結兵力,給我活捉他們。”

  “我要以此為要挾,讓裴昭付出代價!”

  傲夜的手徒然握攏,露出一副志在必得的樣子。

  裴昭,這次我要你,不死也剝層皮,以報我損失精血之仇!

  想到這里,傲夜“哈哈”一笑,帶著手下人馬,漸漸隱匿進入了黑暗之中。

  媚姬與咴月鳩眼中的怨毒,也隨著傲夜等人一起,于黑暗中漸漸消失。

  “阿沁!”

  剛從運兵車走出來的裴昭,突然間打了個噴嚏,神情有些奇怪的,遙遙看向了傲夜等人離去的方向。

  看著眼前迅速退去的人形和獸形怪物,若有所思。

  這一切從發生到結束,好像都是沖著自己來的。

  以裴昭的直覺判斷,這次的事件,極大概率是出自鬼面人的手筆,可鬼面人勢力,不是在一年前,就已消失殆盡了么?

  或許并不是被真正意義上的摧毀,而是他們自己,選擇主動隱匿,以求尋找最佳的時機,完成更大的陰謀。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