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四十四章 幻境與現實

  “嗯,倒也可以試試,你且站上前來。”

  咴月鳩點點頭,正欲催動那鬼咒球,將少女的媚術之力傳遞過去之時,鬼咒球內的畫面,卻是突然晃動了幾下。

  這一晃動,頓時把咴月鳩給驚了一下。

  “咴靈念師,怎么了?”

  眼見咴月鳩表情不對,傲夜露出邪魅一笑,隨口問道。

  “少,少主,這小子似乎,似乎要突破了?”

  “臨時突破?有點意思。”

  傲夜眉頭一挑,饒有興致的接著問道。

  “咴靈念師,沒辦法了?”

  “老身,老身試試。”咴月鳩想了一下,緊接著從懷中取出一個丹盒,補充著說道。

  “少主,若讓媚姬吞了這枚亂心丹,再加上您的馭心丸,讓她的媚術能在短時間提升一個等級,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哦?倒也算是辦法。”

  “媚姬,你都聽到了吧?先吞了這兩枚丹藥,可讓你的媚術更上一層。”

  傲夜轉而朝著媚姬開口道。

  眼見傲夜掌心出現的精致丹盒,媚姬眼眸里露出欣喜,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嬌笑著接過了亂心丹,還不忘用手指在傲夜的掌心輕輕一劃,扭動著腰肢,用那勾人心魄的盈盈目光,似是不經意的看了傲夜一眼,這才微微俯身拜謝道。

  “媚姬多謝少主厚愛。”

  “多謝咴靈念師抬愛。”

  謝完之后,媚姬不再耽擱,馬上取出了丹盒內的丹藥,隨即吞入腹中。

  待得其再度睜開眼眸之時,頓時呈現出“媚眼如絲,千嬌百媚”之態。

  “咴靈念師,事不宜遲,我們開始吧。”

  媚姬的舉手投足間,都有著濃濃的妖媚之意散出。

  “好好好,媚姬快過來。”

  咴月鳩心情大好,滿臉的褶皺頓時擠在了一起,手中的鬼咒球內,頓時飄散出一縷縷黑氣,將媚姬整個人的身形,都籠罩在其中。

  此時,裴昭所乘運兵車內。

  在經過了一番艱難的抵抗之后,系統給的解決方案已經出來。

  “系統分析完成,宿主的修羅力場領域,目前已達第一層,初識境巔峰,若需對抗十死無生咒,必須突破至第二層,感知境。”

  “根據系統匹配結果,系統倉庫內,目前可供選服的天材地寶為‘萬年黃芪’,宿主是否服用?”

  他么的,我都快疼死了,你還廢話干嘛?

  裴昭不由得在心里暗罵,幾乎用盡全身力氣,從齒間蹦出了兩個字。

  “服用!”

  “宿主指令確認,服食靈果次數1,目前服食靈果剩余次數:0。”

  系統冰冷的機械之音響起,下一刻,一株散發著淡淡金黃的萬年黃芪,便出現在了裴昭手中。

  這株草藥剛一出現,瞬間就令得裴昭的心神,前所未有的清明舒暢。

  就連那十死無生咒上,那十片腥紅色花瓣的中央,所飄蕩著的黑色氤氳之氣,都在剎那被驅散了不少。

  果然是靈藥啊!

  裴昭不再猶豫,直接將這萬年黃芪塞進了嘴中,伴隨著一陣極為霸道的苦澀味道,一股龐大的精神力,瞬間席卷裴昭的整個心神腦海。

  “轟”的一聲,裴昭只感覺頭腦中,有什么東西突然裂開了一樣,整個人的精神念力,直接從初識境巔峰,踏入到了感知境。

  如果說,初識境只是令裴昭五感六識的強度大幅度提升,達到‘以念視物’的話,那么感知境,則是將這種‘以念視物’的過程,提升到一種匪夷所思的境界。

  感知內存在的一切事物,纖毫畢現,踏入感知境的裴昭,已能內視自身!

  血液的流動,體內靈氣的流動,乃至精神力的流動,裴昭都已能清晰的感受。

  凝神之下,裴昭驚訝的發現,他自身的呼吸,心跳,甚至是脈搏的頻率,自己竟然都已能夠去加以控制了。

  “靈氣,念力……”

  更為直觀的感受,是裴昭對于天地間存在的靈氣,以及念力的感應。

  只是眼下情況危機,裴昭并沒有時間去細細感受,意念一動,那原本需要苦苦支撐,才能勉強對抗的十死無生咒,竟然就被壓制了下去。

  “現在,就是我裴昭,正式出場的時候了。”

  裴昭自語間,眼中一道精芒閃動,正欲起身之時,突然間,一陣粉紅色的霧氣散出,籠罩了他的所有視線。

  好像是做了一個夢,一個很長的夢,夢里地球靈氣復蘇,自己成為了一名實力不俗的覺醒者。

  感覺到臉上傳來熟悉的溫熱,裴昭忽然被驚醒,睜開了眼睛。

  入眼看到的,是一張極美的少女面孔,此時的后者,那精致姣好,挑不出一絲瑕疵的小臉上,寫滿了關切。

  “我這是……怎么了?”

  裴昭感覺頭痛的厲害,努力的想記起什么,卻如同夢境般,只剩下了零碎的片段。

  “老公,你昨晚在酒吧喝多了,跟周成他們一起,小蕊也在呢。”

  少女帶著撒嬌的語氣,又挨近了一些,裴昭甚至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那吐氣如蘭的氣息,在自己臉上微微吹動的感覺。

  一段深刻的記憶,出現在了裴昭的腦海之中。

  兩人是在大學期間,一個偶然的聯誼會中,開始相識相知的,經歷了一段坎坷的愛情過程,才最終確定了戀愛關系。

  最后大學畢業,兩人結束四年的愛情長跑,就在前不久,兩人舉報了新婚大禮,裴昭終于如愿以償,抱得美人歸。

  這段記憶太過深刻,反倒是那自以為是夢境的記憶,則越來越模糊。

  “媚姬,我確實喝多了,好像斷片一樣。”

  隨著裴昭口中的稱呼,自然的喊出,媚姬臉上的笑容更盛了幾分,連帶著身上那薄薄的睡衣,不經意間都往下滑落了許多。

  “老公,我給你捏捏頭吧。”

  媚姬說著,就調整了姿勢,旋即將裴昭的頭,輕輕的枕在自己的腿上,輕柔地給裴昭按摩起來。

  這種家的溫馨,來自另一半獨有的愛,又聞著媚姬身上傳來的淡淡體香,似是記憶中最深刻的氣味……

  這種種東西,令得裴昭緊繃的神經,不自禁的就放松了下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