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章 處處殺機

  董爭輝苦笑著搖了搖頭,將飛行器設置成自動巡航模式后,同樣縱身而入,緊跟在裴昭身后。

  憑借著近乎透視的感知力,裴昭早就鎖定了中年男人的位置。

  可當他剛剛踏入這棟大樓的一刻,感知里的中年男人,卻開始迅速模糊。

  直至挨近時,竟然從裴昭的感知里消失了!

  “奇怪。”

  裴昭心里覺得蹊蹺,但也有可能是對方的能力之一,不然的話,也難以在鬼面人的追殺中逃脫。

  如此想來,倒也解釋得通,可裴昭卻覺得有些心慌慌的。

  還是小心一點吧,謹慎些總沒錯。

  想到這里,裴昭放緩了腳步,扭頭跟后面的董爭輝使了個眼色,對方點點頭,表示會意。

  悄無聲息的走到了,中年男人最后出現在感知里的位置附近。

  來到門口,裴昭的手,慢慢的放在了防盜門的手把上。

  “咔嚓”一聲,堅固的門把手直接被裴昭扭斷,裴昭一腳就將防盜門給踹開來。

  防盜門發出不堪重負的“嘎吱”聲,竟是直接倒了下去。

  一張驚恐且疲憊的臉,出現在了兩人的視線當中。

  “別害怕,我們是警察!”

  “特殊時期,方法粗魯了些,還請見諒。”

  董爭輝上前一步,掏出了證件,急忙解釋道。

  可對方此時卻如驚弓之鳥,對于董爭輝的解釋,根本聽不進去,手中拿著一把短匕,不住的往后退。

  董爭輝盡量保持平和,盡力安撫著這個中年男人,可對方的情緒,卻是沒有絲毫的緩和。

  “二十三層和二十五層的鬼面人已經趕來了,怕是用不了半分鐘就會趕過來。”

  “事不宜遲,趕緊走。”裴昭沉聲道。

  “再給我十秒。”

  董爭輝一咬牙,繼續沖著中年男人解釋了起來。

  此時,裴昭的眼睛雖然盯著門外,可感知卻一直放在這個中年男人的身上。

  別看他盯著的是門外,一副擔心其他鬼面人趕來的樣子,其實對于另外三個鬼面人,裴昭并未放在眼里。

  親眼看到這個中年男人的第一眼,裴昭就發現了不對勁。

  按道理來說,經歷過生死搏殺的人,不應該是現在的表現,因為裴昭剛剛經歷過,他很理解那種感覺。

  再有,中年男人的身上,此時有許多的傷口,不少傷口甚至還在流血。

  按照常理來說,一個身上有著諸多傷口的人,在一個相對安全的房間內。

  至少會在房間里翻找一下藥物之類的東西,來嘗試進行簡單的消毒止血,再不濟,也該清洗下傷口。

  可是這些,他并沒有去做。

  他現在的樣子,看起來似乎是忘了這件事情,而注意力卻又集中在需要防備什么的問題上。

  準確的說,像是在等什么人來一般。

  最重要的一點,正常人聽到是警察來了,本能的都會感到欣喜,即便警惕,在董爭輝出示證件時,也應該上前查看一下才對。

  這是普通人的本能反應。

  可對方自始至終,都在防備,沒有欣喜,沒有試圖逃離危險的急迫。

  不,如果站在另一個角度看,也可以理解為,對方是在等待時機,一個殺人的時機!

  思緒快速轉動,裴昭眼中的線索,迅速清晰,思維快速轉換。

  初見面,不曾相識,一個奉命到此的強大異能者,遇到一個弱小者時,會有主觀上的自入心理。

  這種自入,就是本能的認為對方弱小,想要保護對方,為了取得對方的信任,從而放松自身警惕。

  此時,若是任意一方有問題,那么兩人接觸的時間越短,暴露的可能性則越低。

  董爭輝自然不可能是有問題的一方,那么,對方若真是在此守株待兔的鬼面人,就絕不會錯過這個機會。

  如果對方真有問題,那么董爭輝接近他的時候,就是這個中年男人出手的最佳時機。

  而裴昭有把握,在對方出手前,將其一擊擊潰!

  “你,你們,真的是警察?”

  中年似乎放松了一些,董爭輝也知道時間緊迫,趕緊走了過去。

  “對,這是我的證件!”

  就在董爭輝走近中年男子的時候,一股隱匿的氣息突然爆發!

  “死!”

  一道寒芒閃爍,董爭輝瞳孔一縮,對方出手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勉強做出閃避,眼看卻是來不及,裴昭已搶先一步!

  十方鎮域勁!

  基礎六技——腿技!

  功法和武技同時爆發,裴昭如同一支離弦之矢極速沖出,朝著中年男人的胸口踢去!

  對方顯然也沒料到,裴昭的速度會有這么快。

  本想硬抗裴昭的這一腳,可略微估計了到這一腳的力量后,不得不收手防御。

  “該死!”

  “嘭”的一聲悶響,中年男人被這一腳踢的撞在了身后的墻上。

  巨大的撞擊力,使得整個墻面都出現了大量裂紋,可見這一擊的力量究竟有多大。

  感受著承受裴昭這一擊的骨骼,有明顯的碎裂感,肋骨也斷了好幾根,中年男人頓時又驚又怒。

  他本以為,憑借自身此時的實力,再加上偷襲,任何中圈套的異能者,都能一擊必殺。

  可令他沒想到的是,這種打算剛剛進行,就遭遇了滑鐵盧,比之笑話,甚至都有過之而無不及了。

  “好,很好!”

  “沒想到在這種地方,竟然還能遇到個高手,一出手就能傷到我,還真是好得很吶!”

  口中血沫橫飛,中年男人說到這里,猛地一抹嘴角血跡,忽然笑了。

  “面對大武師水準的強者,自然是要認真一些。”

  “如此看來,那我就不得不付出一些代價,提前解開自身的限制了。”

  中年男人說完這番話后,咧著嘴,陰笑了起來,整個人的眼神剎那變化,氣息也隨之改變。

  面容快速扭曲,僅僅只是一瞬間的時間,竟已徹底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一個滿臉紋身,面部陰郁,身形健碩,身穿黑色戰甲的青年!

  這個客廳的樣子,也徹底變了。

  哪里還有什么干凈整潔的客廳。

  整個客廳內,沙發,地板,墻面,都是濺射的鮮血,有著明顯的打斗痕跡。

  四具殘破的尸體,雜亂的躺在地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