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八章 各種問題

  這里的事情匯報上去就行,很快就會有專門的異能者過來進行統計的,不需要董爭輝操心。

  至于戰斗過程,在目前最新的技術支持下,再配合異能者的異能,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還原。

  裴昭若是在戰斗過程中,有出格的舉動,肯定要被記錄在案的。

  嚴重的話,還要面對國家的審判!

  這些情況,裴昭自然不清楚,他還以為是因為下雨的緣故,對方沒有看到呢。

  額,除非對方眼瞎,不然也說不通。

  這個董爭輝,怎么會有我的資料?是賀知州賣了我?

  裴昭不由得想到,可眼下也不好拒絕對方,只聽他義正言辭的說道。

  “為囯家為人民,拋頭顱灑熱血,本就是我等分內之事,義不容辭!”

  “這些恐怖組織,目無王法,手段殘忍至極,必須讓他們接受法律的審判!”

  裴昭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布滿血絲的雙眼,好似要滴出血來一般,看上去仿佛與這些鬼面人有著不共戴天之仇。

  聽到裴昭的話,董爭輝心中也有共鳴,緊皺著眉頭,同樣是面色陰沉的點了點頭,頗為憤怒的開口道。

  “裴昭兄弟說的對,這些該死的鬼面人組織,就應該被千刀萬剮!”

  裴昭看著董爭輝,眨了眨眼睛,心想:“這不應該是我的臺詞么?”

  感受到裴昭的目光,董爭輝立即解釋道。

  “裴昭兄弟不知道,上面指示,這些人窮兇極惡,已經不適合用法律來審判了,特殊時期,一切從快,一旦確認身份,務必當場格殺。”

  “除非對方投降,或者完全喪失行為能力,否則的話,應以保證我們的自身安全為首。”

  “天佑我大華國啊!”

  裴昭感慨出聲,卻又忽然面露難色。

  “裴昭兄弟不必拘謹,你有什么事,直說就行!”

  “那個……董隊長你也看到了,我剛才就遭遇了一場暴亂,一番血戰后,生死一線,僥幸才活了下來。”

  “可惜的是,即便我用盡一切,依舊沒能保護住這些平民百姓。”

  裴昭開口,目光略顯黯淡,不需要太多的話語,那破爛的衣著,渾身的結痂就說明了一切。

  董爭輝聽到裴昭所說,也是輕嘆了一口氣。

  “唉,我都看到了,發生了這種事情,是誰都不愿意看到的,可又無可避免。”

  “畢竟是自己的同胞,更何況,他們死的,確實也太慘了些。”

  說到這里,董爭輝的心情也是十分低落,沉默中不由得握緊了拳頭。

  對裴昭這里,倒是好感度大增。

  “董隊長,還有就是,獎勵的問題,不知道我擊殺的這些鬼面人,算不算……”

  裴昭指了指周圍,頗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董爭輝一愣,這劇情轉變太快了,以他的反應速度,竟有些反應不過來。

  “呃,這件事情裴昭兄弟不用擔心,上面會派人下來統計的,我們做好分內之事就行。”

  “畢竟,只有我們強大了,才能更好的保家衛國,在待遇和獎勵方面,上面倒是一點都不吝嗇。”

  “噢,那就好。”

  “是我多慮了。”

  聽到董爭輝的回答,裴昭尷尬的點點頭,心里卻是明顯的松了一口氣。

  有獎勵就行,或許可以考慮,成為編內人員?

  這樣的話,拿的獎勵可要多一些,身份上似乎也更便捷。

  裴昭正盤算著,忽然想到了獎勵這種東西,自然是越多越好。

  鬼面人這種行走的ATM機,肯定是要抓緊時間,能多殺一個是一個。

  想到這里,裴昭急忙催促起了董爭輝。

  “董隊長,那咱們還是抓緊時間,快些出發吧。”

  “誤了任務事小,人民群眾的人身財產安全事大啊!”

  裴昭一邊催促著,目光卻是停留在對方腳下的飛行器上面,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這其中的意思,就差直接寫在臉上了,董爭輝能怎么辦?

  難道跟裴昭說。

  裴昭兄弟,你走路跟上,大哥我先單飛?

  “呃,裴昭兄弟,飛行器下面有握把,如果你不介意的話……”

  “事急從權,男子漢大丈夫,不拘小節!”

  董爭輝略有些尷尬的開口,裴昭卻是滿臉的急迫,他等的就是董爭輝的這句話。

  就這樣,董爭輝腳踩著飛行器,繼續在H市上空進行低空飛行。

  只是和一開始的瀟灑不同,此時在飛行器的下面,多了個人吊著。

  一路上,裴昭問了董爭輝很多的問題,除了涉及機密的事情,對方大都知無不答。

  首個疑問,就是關于這些鬼面人的來歷。

  “裴昭兄弟,這個問題上面也一直在查,現在已經有了一些線索。”

  “在這樣的全球信息化時代,相信很快就會有結論的。”

  “目前可以確定的一點是,這些鬼面人是基因改造的戰士,具有和異能者相似的靈力覺醒過程,具有多異能性。”

  “這些鬼面人,有可能來自其他國家,也有可能是某個隱秘的恐怖組織,其目的是為了減少各個國家的異能者數量,將大量覺醒者扼殺在搖籃之中。”

  “基因改造戰士?其他國家的人?”

  連上面的人,也都只有一些猜測么?

  裴昭眉頭微皺,聯想起必殺名單上的信息,還有這些鬼面人出現的時間,總覺得這離真正的答案,還有不少距離。

  可自己又沒有頭緒。

  瞎想無益,既然上面的人一直在查,隨著時間的推移,事情總會有一個定論的。

  裴昭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了。

  從董爭輝的回答中,裴昭了解到,像董爭輝這樣的人,早在靈涌之前,就已經被國家征召入伍,進入秘密基地內開始修煉了。

  至于具體過程,對方不便透露。

  “之前遇到的那個青年強者,還有江璃,不知道是不是從秘密基地里出來的。”

  裴昭將事情連接在一起,可又發現了許多的不同。

  “那個青年或許是,但江璃肯定不是。”

  裴昭很快就有了判斷,可惜青年的名字自己也不知道,不然還可以問問董爭輝,或許還能找到更多的蛛絲馬跡。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