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六章 神秘修行者

  外面發生的事情,裴昭并不知道。

  這場變故來的太過猛烈,以至于連賀知州本人,都無法再分派更多的力量。

  接應裴昭的人員,其實早在幾個小時前,就已撤離了這里。

  即便在先前的追殺中,鬼面人在裴昭的家里,弄到了他的血液。

  可卻是不知道,提前等待在此的鬼面人,是以何種方式追蹤到裴昭的。

  或許是巧合,也或許是必然。

  若是必然,那他的行蹤,恐怕將無所遁形。

  “下雨了。”

  裴昭坐在深坑中,看著頭頂飄落的雨滴,不自禁的抬起手來。

  感受著雨滴落在手心上,傳來的點點微涼。

  裴昭抬起頭,緩緩閉上了眼睛,任由雨水落在自己的臉上。

  生死存亡之際,是系統救了自己。

  意志領域,修羅力場,一種直接作用于精神的領域技能。

  賦予裴昭“凝聚”和“擠壓”能力,類似于電影中,萬磁王的磁力控制。

  代價卻是,系統過載,緊急關機。

  “關機了,還能再重啟嗎?”

  “過載了,還能被修好嗎?”

  裴昭苦澀一笑,對于這樣的問題,心里卻是沒有任何答案。

  他企圖以以往的方式,去喚醒系統,可這些方法,都無一例外的石沉大海。

  就在裴昭不知道該怎么辦的時候。

  他的身后,深坑的黑暗中,一道身影,終于是在此刻,朝著裴昭這里,緩緩走來。

  “誰?”

  裴昭如同一只受驚的野貓一般,汗毛炸起,立刻調動起身體里所剩無幾的力量,就欲出手。

  “你別緊張,我不是你的敵人。”

  這是一個身形略顯柔弱的女人,雖然蒙著面看不清楚長相,但一雙靈動清冷的眼睛,在這略顯昏暗的光線下,依舊非常顯眼!

  “你是誰?為什么會在這里?”

  裴昭沒有放松絲毫警惕。

  對方的突然出現,自己竟沒有半點察覺,這本就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情。

  “我叫江璃,來自一個古老而神秘的家族。”

  “很抱歉,我不能提及我的姓氏。”

  此時裴昭才注意到,對方的穿著,和現代服飾有著很大的區別。

  有點像電視劇里出現的古裝,可又有許多不同。

  漢服之類的服裝,裴昭平日里見得多了,可根本沒有任何的漢服,能夠帶給裴昭同樣的感覺。

  “‘江’,不是你的姓?”

  在裴昭疑惑的目光中,江璃緩緩點頭。

  “既然你說,你不是我的敵人,那你如何證明自己的身份?”

  剛說完這句話,裴昭就后悔了。

  只聽“鏘”的一聲爆響傳來,在裴昭沒有半點反應的情況下,一把渾身繚繞紫光的利劍,就已激射到了裴昭的眼前。

  劍身冰冷徹骨,劍刃薄如蟬翼,劍尖寒芒閃爍,正對著裴昭的眉心!

  劍身上面,蘊含了一股可怕的劍氣,若要洞穿裴昭的腦殼,輕而易舉。

  “我要殺你,一劍即可。”

  “如此,可否證明?”

  聲音如平靜的湖水,沒有半點漣漪,仿佛能撫慰人心,使其變得舒緩放松。

  可這柄利劍懸在眉前,只有冰冷刺骨的寒意傳來,好像下一刻,就要刺破自己的皮肉骨骼一般,裴昭哪里還敢放松。

  “能能能!麻煩這位小姐,把劍收回。”

  裴昭悻悻一笑,急忙喊道。

  話音剛落,那柄紫光繚繞的利劍便已回鞘。

  眼見于此,裴昭這才松了口氣,苦澀一笑的同時,放下了戒備。

  也不管這濕漉漉的坑里究竟有多臟,裴昭直接一屁股坐了回去。

  這個陌生女人說的沒錯,以她的實力,若真的要殺自己,一劍恐怕只多不少。

  防不防備,又有什么用呢?

  既然這樣,還不如放松些,免得對方真以為自己怕了她。

  “你這么強,為何要來見我這樣一個無名小卒?”

  “你不是。”

  江璃的回答,令得裴昭有些摸不著頭腦。

  我不是無名小卒?

  “呵呵,你倒是挺會寬慰人的。”

  裴昭自嘲一笑,四下一掃,隨手指了一具尸體。

  “喏,看到沒?”

  “剛才我還想救人來著,結果一個沒救到不說,還差點把自己的這條小命,也給搭了進去。”

  “不過還是要謝謝你,給我留了些臉面。”

  聽到裴昭的話,江璃沒有回答。

  翻手間,一枚淡綠色的藥丸,出現了她的手中。

  “這是一枚療傷丹,對于治療內傷有奇效。”

  說完這句話后,只見江璃屈指一彈,這枚淡綠色的藥丸,便準確的落在了裴昭的手中。

  裴昭看著手中的藥丸,忽然開口說道。

  “現在有一個問題困擾著我,我想聽聽你的答案。”

  “什么問題?”江璃反問。

  “如果有一天,你一身修為盡失,你該如何做?”

  聽到是這樣的一個問題,江璃皺起了眉頭。

  對于剛剛踏入修行一途的人來說,這樣的問題并不難選擇,可若是自己……

  確實是個不太好回答的問題。

  江璃略微思索后,這才認真的回答道。

  “一身修為盡失,意味著數十載苦功,皆毀于一旦。”

  “但我相信,即便修為喪失,亦能從頭開始。”

  “之前我用了數十年才修得這一身的修為,我在接下來的時間里,或許只需要用二十年,十年,甚至數年,就能重回巔峰!”

  “如此,我的修道之路將更加清晰,我往后的進晉,也將更加順暢。”

  “反之,不過是化作枯骨,雖死而無憾!”

  “不過是化作枯骨,雖死而無憾……”

  裴昭喃喃自語,當他的話音徹底落下的一刻,他那原本黯淡的雙眼,驟然明亮!

  他只覺精神一振,整個人豁然開朗!

  哪里還有什么迷茫,哪里還有什么茫然,這一刻,裴昭終于看清了自己的路!

  整整十九年來的頭一次。

  “哈哈,好一個‘不過是化作枯骨,雖死而無憾’!”

  裴昭大笑著站起身來,緊接著想也沒想,就將這枚藥丸吞入了嘴中。

  入口即化,清清涼涼的,有點像嚼了綠箭的感覺。

  咳咳。

  下一刻,裴昭就感覺到了一股奇異的能量,突然以自己的胃部為中心,瞬間擴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