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八章 鬼面人

  要知道,很多覺醒者其實并不是死于實力孱弱,相反,他們的實力大都要強于襲殺之人。

  更多的,是死于性格怯懦,貪生怕死。

  如此看來,這小子,恐怕還真的很適合被培養出來。

  可眼下得知是這種情況,賀知州的心里竟有些……

  可惜?

  “賀警官,那他們為什么要對我下手,這個原因你查出來了嗎?”

  裴昭有些警惕的問道,這才是他目前最關心的問題。

  聽到這句話,賀知州面露思索,似乎是在權衡著什么。

  不過,只是猶豫片刻,他便直接蹲在了趙剛的面前。

  緊接著,用手在趙剛的臉上一撕,結果卻撕下了一張面皮。

  面皮之下,隱藏著一張與趙剛的模樣截然不同,而且刻著詭異紋身的臉龐。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原本的趙剛老師,恐怕早已經遇害了!”

  “這群人我們也不知道是從哪里來的,身份信息根本調查不到,只是暫時稱之為鬼面人而已。”

  “這段時間,各地一直發生諸多殺人事件,大多數都跟這些鬼面人有關,他們似乎是專挑異能者下手。”

  “只不過,他們挑選的那些異能者,都是天賦能力極強之人,倒是你,不應該是他們刺殺的對象才對!”

  聽到這句話,裴昭就有些不樂意了,什么意思,嫌棄自己能力太弱,人家看不上唄?

  不過裴昭也不在意,突然被一些奇奇怪怪的人盯上,甚至還要被殺滅口。

  遇到這種倒霉事情,可真是霉出新高度了。

  依我看,咱還是躲遠點的好,畢竟小命要緊啊!

  裴昭這樣想著,卻是突然想到,那自己現在,是不是應該算做協助破案?

  若是協助破案,是不是能落下點好處?

  再加上賀警官之前承諾的補償……

  “賀警官,我作為一個小老百姓,協助警方破案,有沒有什么額外獎勵之類的東西啊?”

  “比如,警方的懸賞?”

  說著,裴昭還沖著賀知州挑了挑眉,這樣的動作,也是把賀知州逗樂了。

  “嘿,沒看出來,你小子還是個財迷啊,連額外獎勵的事都想得出來?”

  “獎勵是有,補償也包括在獎勵之內!”

  “啥額外獎勵就別想了!”

  賀知州笑罵道,倒是也不生氣,反而覺得自己跟裴昭的關系,似乎要親近了一些。

  “既然你都開口了,那咱們就算算獎勵吧。”

  聽到賀知州的話,裴昭心中欣喜,耳朵微微一動,立刻來了精神。

  “編外人員,獨自斬殺一名F級別的鬼面人,獎勵4點功勛。”

  “至于擒獲嘛,翻倍,8點功勛。”

  “那編內呢?”裴昭找到了賀知州的語言漏洞。

  “編內5點。”

  “賀警官,那你說的功勛是啥玩意兒啊,能當錢使嗎?”

  裴昭用一種懷疑的眼神,打量著賀知州。

  那滿臉的不信任,搞得賀知州本人,甚至都有些自我懷疑了。

  “等過段時間你就知道了。”

  “功勛的作用,可不是錢能比的。”

  賀知州沒好氣的回道,這小子的問題還真多。

  “很值錢?”裴昭一臉認真的反問,仍舊不死心。

  “非要算成錢的話……一點功勛,相當于5萬塊。”

  五萬塊!

  我滴個乖乖,這么多啊?

  發財啦!

  看著裴昭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哈喇子都要流出來了,賀知州急忙提醒道。

  “你小子可別想著賣,功勛雖有價,但真要用的時候,10萬塊錢一點,恐怕都沒人愿意賣給你。”

  我的天吶,真的假的,突然冒出來的什么功勛點,有這么值錢?

  對于賀知州的話,裴昭還是有些懷疑,不過有獎勵,總比沒有的好。

  就算賀知州說的不是真的,那也應該值些錢,即便大幅縮水,也是一大筆錢了!

  裴昭還沒來得及高興,賀知州便又繼續補充道。

  “當然了,給你的獎勵,還得除去我們這群人的辛苦費,勞務費,生活開銷,精神損失費等等雜費。”

  說完,賀知州一咬牙,好像做出了什么艱難的決定。

  “算了,這件事情我做主,給你打個折,就記2點功勛好了。”

  聽到后面,裴昭的臉龐都已經不受控制的抽搐了起來。

  他么的,還真黑啊,你說辛苦費,勞務費,我忍了。

  怎么還整出個生活開銷,精神損失費?我說,咋不把你們的飯錢和煙錢也算進去啊!

  打個折,你還能從8打到2?我靠,太牛叉了!

  沒想到啊,這看上去滿臉正義,一臉嚴肅的賀大警官,居然還能有這種操作!

  裴昭已經無力吐槽了。

  “怎么,有問題?”賀知州眉頭一挑,突然問了一句。

  “沒,沒問題,有勞賀警官了。”

  裴昭甚至懷疑,自己再多嘴的話,恐怕一分錢的好處都撈不到。

  其實這件事情,賀知州并沒有騙裴昭,裴昭分到的功勛數,也是對的,甚至還多給了一些。

  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賀頭,我們剛才搜出了這么一個東西,您看……”

  而就在這時,一個執法人員,忽然從趙剛的身上,搜出了一塊古樸的玉佩。

  這塊玉佩看起來樸實無華,但執法人員好像清楚什么,急忙遞給了賀知州。

  “有玉佩?”

  賀知州的臉上,浮現了凝重,接過玉佩的同時,便閉上眼睛,開始默默感應。

  整整一分鐘的時間過去了,賀知州徐徐睜開眼睛,卻是搖了搖頭。

  “不行。”

  “這塊玉佩的加密等級要高得多,強行破解的話,得不償失。”

  “只能將東西先帶回去了。”

  短短一分鐘,他的面色看起來卻蒼白了許多,顯然是消耗很大。

  “賀警官,還有我什么事嗎?”

  聽到裴昭的聲音,賀知州擺擺手回了一句。

  “沒事了,你去上課吧。”

  那一副“你趕緊走”的打發模樣,令得裴昭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對了,還有件事。”

  裴昭剛走沒兩步,賀知州又突然說道。

  “接下來,我們會派人在暗中保護你和你的家人。”

  “但你也要小心,想辦法,盡快提升實力。”

  聽到賀知州的話,裴昭目露真誠,看著賀知州的眼睛,認真說道:“謝謝賀警官!”

  “去上課吧。”賀知州無所謂的擺了擺手。

  直到裴昭走遠,看著裴昭離去的方向,賀知州卻是抬頭看了看天空,輕嘆了一口氣。

  要變天了啊,就連許多規則,也發生了改變。

  從腰間掏出一把特殊材質的手槍,賀知州卻是苦澀一笑,略顯無力的搖了搖頭。

  也不知道,在這個突然被改變的世界,究竟是否存在,一個真正安全的地方呢?

  “抹除痕跡。”

  “收隊!”

  “是!”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