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章 殺手再現(二)

  “剛才差點沒命。”

  “大意了啊,沒想到一個小小的破綻,幾乎就能決定生死。”

  “這家伙,怎么會有這么強的生命力?”

  此時的趙剛,原本復原的胸膛再度塌陷,胸口肋骨不知道斷了多少根,一條手臂粉碎性骨折,腰椎斷裂位移。

  這么嚴重的傷勢,還能活?

  大滴大滴的汗液,順著裴昭的臉頰落下,冷汗止不住的往外冒,身體也出現了顫抖。

  剛才的爆發,讓他險些脫力。

  回想起兩人交手的一幕幕,則令得裴昭后怕不已。

  他無法想象,到底是有怎樣的深仇大恨,居然會讓一個人如此的憎恨自己,完全不顧自身性命!

  而且,他口中說的并不是你,而是你們!

  也就是說,對方要下手的目標,很有可能還不止他一個!

  想到這里,裴昭忽然回想起來,之前那個執法局的賀知州,跟自己說過的話。

  早先開卡車撞他的逃逸犯,明顯也是有備而來,一心想要致他于死地!

  難道說,這個趙剛,跟那個逃逸犯是一伙人?

  又或者說,那個逃逸犯就是這個趙剛不成?

  就在裴昭思緒飛速運轉的時候,他卻沒有注意到。

  趙剛出現這么嚴重的傷勢,不但沒死,另一條完好的手臂,此時竟然還能動作。

  在他看不到的背后,那柄在打斗中掉落的短匕,竟然在沒有人控制的情況下,憑空而起!

  朝著裴昭后心的位置,直挺挺的刺了過來!

  “小心背后!”

  就在裴昭即將被捅個透心涼的瞬間,一聲清脆的女聲,忽然將他的注意力拉了回來。

  猛然一個翻滾,玄之又玄的避開了這一刀!

  然而趙剛就沒有這個好運了。

  這一刀被裴昭躲開后,其威勢沒有絲毫減弱,“嗖”地一聲,將趙剛的胸口,直接刺了個對穿。

  這個可憐的家伙,害人不成,反倒是傷了自己。

  看著面前逐漸被鮮血染紅的地板,裴昭心中不由得閃過一絲余悸。

  要是剛才他的反應速度,再慢那么一點點,趙剛現在的模樣,恐怕便是自己的下場了。

  想到這里,他連忙朝著后方看去,想要跟剛才提醒自己的人道個謝。

  然而,等裴昭回頭的時候,哪里有什么人影?

  “奇怪!”

  暗自嘀咕一句,裴昭差點還以為是自己出現什么幻覺了。

  仔細搜索了一下周圍,并未發現什么痕跡,此事只得不了了之。

  既然對方不想露面,強求也沒用。

  眼看躺在地上的趙剛,鮮血越流越多,裴昭這才稍微安心。

  但聯想到對方之前的臨死反撲,自己險些著了他的道,裴昭出于警惕,還是刻意和對方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鬼知道這家伙,還會不會再來個詐尸。

  直到自己走到一個相對安全的位置,裴昭這才緩緩撥通了賀知州的電話。

  畢竟之前對方說過,如果遇到什么事情,要第一時間打電話通知他!

  “喂?”

  “賀警官嗎?”

  “我是裴昭,剛才在學校,有人想殺我,現在人已經被我制服了。”

  裴昭的語氣十分平靜,倒是賀知州聽聞此事,語氣略有些緊張。

  “你把他制服了?”

  “這么說人還是活的?”

  “你的位置我能定位到,先不要輕舉妄動,我們馬上過來!”

  聽到賀知州的話,裴昭有些心虛的看了趙剛一眼,看他那一副出氣多進氣少的模樣,想來是活不了多久了。

  “賀警官恐怕要快點……”

  裴昭話還沒說完,就被賀知州打斷。

  “堅持住!我們馬上就到!”

  堅持住?誰堅持住?趙剛么?

  看著趙剛,裴昭眨了眨眼。

  于是,看向趙剛的目光中,不免露出些許鼓勵之色。

  “趙剛,賀警官可說了,讓你堅持住!”

  呃,怎么說得這么別扭,賀警官,似乎是誤會了什么?

  聽著電話里的“嘟嘟”忙音,裴昭掛上了電話,看著趙剛愈發蒼白的臉,心底卻是五味雜陳。

  “叮!恭喜宿主,不限時打卡任務‘生死博弈’進度完成。”

  “特獎勵‘還陽丹’一顆。”

  “檢測到宿主受傷,生命體征下降百分之三,是否需要現在服用?”

  “服用個屁!”

  “丟倉庫去。”

  冰冷的機械女聲響起,裴昭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回了一句。

  得到的獎勵看也不看,直接丟倉庫了。

  自己可是掛彩了,真要用了藥,沒等賀警官過來,傷口都恢復了,還怎么要好處?

  話說,這算是工傷嗎?

  “應該算是吧!”裴昭嘀咕道。

  眼角的余光瞥了瞥自己露在外面的腳丫子,適時的朝著外面又挪動了幾分,這才安心了些。

  運動鞋可都報廢了啊!

  在賀知州掛斷電話后,不到十分鐘,數輛警車便停在了樓下。

  由于沒拉警笛,倒是沒驚動太多人。

  伴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十幾個身穿制服的執法人員,迅速從樓下跑了上來。

  幾個提前得到通知,負責維持秩序的保安,早已守在樓梯口。

  來人拿出了證件,確認真假后,這些保安便迅速讓開了通道。

  “你們幾個,守在這里,一只蒼蠅也別給我放上來!”

  說完,賀知州便帶著其余人上了樓頂,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的裴昭。

  “賀警官,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解釋?”

  看到賀知州,裴昭眉頭一皺,臉上露出明顯的不悅,開口如同質問。

  從小到大,裴昭自認為還算老實本分,這輩子也沒跟誰結過仇,怎么會接二連三遇到這種刺殺的事情?

  能夠如此準確的定位自己,顯然是在自己身上的某處,放置了定位器。

  任誰突然經歷這種事情,恐怕也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吧。

  聽到裴昭的話,賀知州掃了一眼裴昭。

  看著前者胸前那幾條已經結痂的血痕,還有那雙比廢品還廢的鞋子,沒好氣的回了一句。

  “有補償。”

  說完后,就不再搭理裴昭,反而第一時間,檢查起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趙剛來。

  裴昭一愣,也不再說話,看著賀知州的背影,心底卻是冷笑了起來。

  有補償就行了嗎?你當我裴昭是什么人?

  我可是用生命在承擔風險!

  我裴昭的性命!

  得加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