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章 殺手再現(一)

  “哦,你還不知道吧?”

  “上次測試的時候,老班也被他們給帶走了,已經好幾天沒回來了。”

  “學校那邊說,會派一個新的輔導員過來。”

  而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只見一個帶著眼鏡的中年男子,手里抱著幾疊資料,緩緩從門口走了進來。

  “大家好,先安靜一下!”

  “請允許我做個自我介紹,我叫趙剛。”

  “是學校新派的輔導員,希望以后大家可以好好相處。”

  說曹操,曹操就到。

  只不過,裴昭總覺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見過這個趙剛一般。

  總之,這個人給他的感覺非常不好,心里有一種下意識的厭惡。

  第一堂課,眾人都還比較老實,畢竟誰也摸不清楚這個新來的趙剛是什么脾性,萬一把人給得罪了可就不好了。

  叮鈴鈴!

  好不容易終于熬到鈴聲響起,而趙剛卻并未直接宣布下課。

  “請裴昭同學到我的辦公室來一趟。”

  只見他推了推眼鏡,朝著裴昭的座位方向深深凝視了一眼,而后緩緩說道。

  趙剛找自己做什么?

  還有……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就是裴昭的?

  一時間,裴昭覺得事情有些反常,可具體又說不出來是為什么。

  也許對方只是想詢問一下,這幾天為什么沒有來學校上課吧?

  想到這里,裴昭跟在趙剛的身后,兩人一起離開了教室。

  “趙老師,您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嗎?”

  一直走到一個偏僻的角落時,裴昭才隱約覺得有些不對勁,因為這根本就不是前往辦公室的方向。

  “廢話那么多干嘛?”

  “讓你跟著我就跟著我!”

  趙剛語氣有些陰沉,十分不耐煩的說道。

  似乎是擔心裴昭有什么其他的動作,他直接大手朝后一抓,試圖將裴昭給控制起來。

  而就是這個動作,讓裴昭的警惕性提升到了極點,他此刻的反應速度,又豈是眼前的趙剛能比的?

  只見在趙剛的手就要觸碰到他時,裴昭這才一個側身,玄之又玄的避開了趙剛的爪子。

  “嗯?”

  察覺到情況有變,趙剛也不再偽裝了,只見他直接扔掉了手中的輔導資料,翻手間,一把寒光綻放的短匕,出現在了其手中。

  “你果然有問題!”

  裴昭神色一冷,其實剛才他就注意到了,這個趙剛從上課的時候就一直盯著自己。

  雖然他的眼神隱匿在眼鏡后面,總是裝作不經意的掃過,但是裴昭現在的五感,又豈是一般人能比的?

  這一次,對方恐怕是有備而來。

  眼見事情敗露,趙剛也不廢話,冷哼一聲,手中的短匕,直接就朝裴昭的要害處捅了過來。

  然而,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裴昭的速度與反應!

  雖然他的動作很快,至少有普通人的兩倍速度!

  但是在裴昭面前,還是顯得有些不夠看。

  將十方鎮域勁第一層的融血之力全力發揮,此刻的裴昭,只感覺渾身的血液就像是被火燒一樣滾燙。

  他不清楚對方的實力,如此情況下,必須全力以赴。

  “死!”

  趙剛低喝一聲,如同不要命般,狠狠朝著裴昭發起了進攻。

  然而,還沒等他碰到裴昭的人,卻只看到眼前閃過一道殘影。

  趙剛驚了,他甚至沒反應過來,就感到胸前傳來一股巨力。

  整個人如同被一輛高速行使的轎車,正面沖撞一般,瞬間倒飛出去七八米遠!

  胸口塌陷,鮮血混雜著破碎的內臟,不住的從趙剛嘴中噴出。

  受此一擊,卻是沒死。

  這也是裴昭在最后關頭,收力后的結果,如果他剛才全力一擊,也許一腳就能將這個趙剛秒殺!

  “說!”

  “你到底是誰?”

  “為什么要對我痛下殺手!”

  沒等趙剛從地上爬起來,裴昭直接就撲了上去,狠狠一腳將其踩在了身下,腳下不斷加力的同時,冷冷的逼問道。

  “咳咳……死!”

  “殺,我要殺了你們!”

  “你們都該死!”

  誰知道,這個趙剛根本不顧自身傷勢,眼珠之內,血絲密布,整個人都呈現出一種瘋魔般的狀態。

  一股詭異的力量,突然從其體內爆發出來。

  那原本塌陷的胸口,頓時被這股詭異的力量充滿,竟得到了暫時的復原。

  趙剛瞬間爆發,一下子就將裴昭的腳給彈開了,身體如詐尸般,猛地彈起。

  “死,殺死你們!”

  根本不給裴昭思考的時間,彈起的趙剛,直接就朝著他這里飛撲而來。

  在撲向裴昭的過程中,其身體,更是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迅速膨脹。

  速度和力量,全方位暴增!

  看著他這幅猙獰恐怖的模樣,裴昭一時竟然有些被嚇到了,關鍵時刻,出現了那么一愣神的空檔。

  閃躲的動作,不自覺地就慢了幾分。

  “撕拉!”

  尖利的爪子,幾乎是擦著裴昭的胸膛掃了過去。

  皮肉的撕裂,伴隨著火辣辣的刺痛,涌上了裴昭的神經,瞬間讓他清醒。

  看著眼前面部猙獰扭曲的趙剛,另一條手臂再度掃來,裴昭的神經驀然緊繃。

  可就在這時,他的眼中,趙剛的速度,竟突然慢了下來。

  不,不是趙剛慢了,而是裴昭在神經緊繃的這一刻,更快了!

  生死攸關!

  這一次,裴昭再不敢留手。

  憑借速度的優勢,全力一腳,精準的踢在趙剛再度掃來的手臂上。

  悶響傳來,腳上的運動鞋直接撕裂,趙剛的那條手臂,更是倒轉了幾圈,以詭異的方式扭曲,只剩些皮肉連接著。

  一擊得手,裴昭顧不得欣喜,其身體同時順勢凌空旋轉,再出一腳,狠狠的踢在了趙剛的后腰上!

  巨大的力量下,另一只運動鞋,同樣撕裂開來。

  而趙剛的后腰,則發生了明顯的錯位!

  十方鎮域勁第一層融血之力,全力發揮,一腳踢碎了趙剛的手臂。

  另一腳,踢斷了趙剛的腰身!

  看著癱倒在地,不知死活的趙剛,其身體逐漸恢復正常,裴昭緊繃的神經,終于是略微放松了下來。

  自己根本沒有經歷過這種事,剛才所做的一切,與其說是他臨危不亂,倒不如說,是生命受到嚴重威脅時,本能的爆發罷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