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章 打卡十年

  “恭喜宿主,跑步十公里,成功完成打卡任務。”

  “特獎勵地級功法《十方鎮域勁》一本。”

  剛剛結束運動的裴昭聽到耳中傳來的機械女聲,眉頭止不住微皺。

  “又是功法?”

  “系統你就不能給我點陽間玩意?”

  “整這些破功法,又沒辦法修煉,倉庫里都爛了一大堆了!”

  裴昭十分不滿的嘟囔道,十年前,他意外覺醒了所謂的‘武神系統’,只需要每日完成打卡任務就能夠獲得各種各樣的獎勵。

  本以為能夠就此走上人生巔峰,然而裴昭沒想到的是。

  這系統特娘的就是大騙子!

  但凡是從系統獎勵中獲得的東西,基本沒一個有用的。

  什么神兵利器,天材地寶,修行功法,他沒少獲得過。

  然而,說是神兵利器,充其量就比家里切菜的菜刀鋒利一點。

  而修行功法,就沒一本能用的,每次他試圖修煉的時候,系統總會跳出來提示,當前世界靈氣不足。

  或許唯一有點作用的,就是那些天材地寶了,味道稍好點的,就被裴昭當水果啃了,味道差的,直接就丟在系統倉庫里,管也不管,看也不看。

  “哥!”

  “該回家吃飯啦!”

  而就在裴昭郁悶的時候,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清脆的女聲。

  抬頭一看,只見道路的盡頭,一席紅衣的少女,正賣力的朝著他揮手。

  這是妹妹裴小蕊,也是這個世上除了父母外,裴昭最親的人。

  “哦!”

  遠遠的回應了一聲,裴昭一路小跑朝著妹妹奔去。

  然而,還沒走到裴小蕊的面前,裴昭的眼前卻忽然閃過一陣耀眼的白光,使他瞬間失去了全部的視線。

  而腦海中竟是如同要炸開一般,頭痛的厲害!

  “刺啦!”

  “哥,小心!”

  就在這時,一聲劇烈的剎車聲傳來,伴隨著妹妹歇斯底里的尖叫聲,裴昭只感覺從后背處傳來可怕的沖擊力!

  “我要死了嗎?”

  在失去意識的前一刻,裴昭只感覺身體輕飄飄的沒有一絲重量,而最后映入眼簾的,是小蕊那張驚慌失措的俏臉。

  “您孩子可真是福大命大,從監控上來看,那輛車的時速已經超過了100碼,理論上來說,被這個速度撞到應該是必死無疑的。”

  “不過從檢察報告上來看,除了一些皮肉挫傷外,基本上沒什么太大的問題。”

  “不得不說,這種情況,我從醫這么多年,也是頭一回見。”

  “那就好,謝謝您醫生!”

  聽到耳邊傳來嘈雜的對話聲,裴昭緩緩睜開雙眼,結果卻發現,自己正處在一個陌生的房間中。

  “醒了,哥醒了!”

  看到裴昭清醒過來,裴小蕊顧不上擦干眼淚,連忙喊道。

  “小昭,小昭,你現在感覺怎么樣?”

  “有沒有哪里覺得不舒服?”

  聽到這邊的動靜,裴父裴母連忙也湊了過來,語無倫次的問道。

  試著舒展一下筋骨,令人奇怪的是,自己明明是被車撞了。

  可此刻,竟然沒有任何疼痛的感覺,反而覺得渾身輕飄飄的,似乎有使不完的勁。

  “爸,媽,我沒事。”

  看著面前一張張關切的臉龐,裴昭搖了搖頭,有些愧疚道。

  “哥,你就是個大笨蛋,看到車來了還不躲,害我擔心死了!”

  裴小蕊小嘴一撅,有些賭氣道。

  “放心吧,你哥我天天鍛煉,身體可好了!”

  “不就是被車撞一下么?”

  “有什么大不了的?”

  看到妹妹這幅可愛的模樣,裴昭忍不住揉了揉這丫頭的小腦瓜。

  而就在一家四口其樂融融,對裴昭噓寒問暖的時候,忽然,病房的門被人拉開了。

  眾人循聲一看,只見一個身穿制服,國字臉的嚴肅中年男人,緩緩走了進來,除了他之外,門外還站著幾個人。

  “哪位是裴昭?”

  “我們是交通執法局的,我叫賀知州,有些事情需要你配合我,做個筆錄。”

  看著對方出具的證件,裴昭瞳孔驀然一縮,直覺告訴他,這個男人很危險,可具體危險在哪里,自己又說不出來。

  “警官您好,可是筆錄我們不是已經做過了嗎?”

  裴建才有些疑惑的問道,之前趕到醫院來的時候,他已經做過一份筆錄了,怎么又要做一次?

  而且,這個警官和之前那位,明顯不是一個人。

  “是這樣的,有些具體的東西,我們需要詢問本人才能知道。”

  “還請諸位配合一下。”

  聽到這句話,裴母有些不樂意了,就跟護犢子的母獸一般,嗖的一下就站了起來,張開雙臂攔在裴昭身前道。

  “憑什么啊?”

  “是我兒子被撞,又不是他撞別人!”

  “有本事你們把罪犯抓回來審問他去啊!”

  沒想到老媽的情緒居然會如此激烈,裴昭心底一暖,一時止不住有些濕了眼眶。

  “李女士,請您冷靜點。”

  “我們只是有幾個問題,想詢問一下裴昭小兄弟。”

  “請您配合一下我們的工作好嗎?”

  賀知州有些為難道,遇上這么一個護犢子的母親,著實讓他頭疼。

  眼看著自己老媽又要發飆,裴昭連忙從床上爬起來,攔住李芳道:“媽,只是做個筆錄而已,您就別擔心了。”

  說完這句話,他又轉頭朝著賀知州道:“賀警官,是在這里做,還是需要我跟你們去局子里一趟?”

  沒想到裴昭年紀不大,行事倒頗為冷靜,賀知州不由得對他多看了一眼。

  “不必了,找個安靜無人的地方就行。”

  說完這句話,他主動出門,示意裴昭跟在自己的身后。

  兩人一路來到一個無人的病房,賀知州找了個凳子坐下,攤開筆記本,細細打量了裴昭一眼,開門見山道。

  “小兄弟,看你也是個聰明人,有些話我就不跟你藏著掖著了。”

  “最近,你有得罪過什么人嗎?”

  得罪人?

  裴昭一愣,他只不過是個普通的大學生而已,哪里有可能會得罪什么人?

  “賀警官,您的意思是?”

  他心里實際上隱隱已經察覺到了一些什么,只是不敢確定。

  “聽著!”

  “我們查過監控了,那個逃逸的卡車司機,就是沖著你來的。”

  “目前我們還沒能追捕到他,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

  “我們目前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這一次沒有得手,恐怕還會再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