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九章 計劃北上探太宗

  “師傅,讓你們擔心了。”鐘文趕緊向著李道陵行了一禮。

  “九首,你打昨日去了山林之中,不會就是去習練這縱身術了嗎?為何你這縱身術可以縱這么高?”李道陵對于自己這個弟子沒有發生意外到也沒提,只是覺得鐘文這縱身術,實在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覺。

  “回師傅,弟子確實是去習練縱身術去了,忘了時間,這才晚了些時間回來。”鐘文聽聞才過去一日,到也安下心來。

  至于這縱身術,鐘文也說不清道不明的。

  雖說,他這一次的迷失來的也太過奇怪了,而且,還是在一片雪的世界當中一般。

  就連最根本的演練都沒有,使得鐘文不知道怎么向自己的師傅言明。

  “師傅,我昨日去了山林,本來想獵頭野豬回來,但沒想到,我昨天在山林里后突然陷入到一場迷失當中去了,所以這才晚了一天回來。”鐘文瞧著自己師傅一臉的不解狀,隨既解釋道。

  “什么?”此時的李道陵,在聽聞了鐘文的話后,再一次的愣了起來。

  著實,他相信自己這個弟子對于突然陷入迷失之事,絕對是有這個賦天悟性的,只不過,他怕自己這個弟子真要是頓悟或迷失之時,沒有看護的情況下,發生了什么意外。

  對于鐘文說的迷失,在李道陵的心中,自覺的歸納為頓悟一途,根本沒去細想什么迷失與頓悟的區別。

  “唉,為師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一句什么之后,李道陵啞言了。

  著實,啞言已是他所能做的事情了。

  這是天賦與悟性所致,他李道陵真心沒有辦法控制得了鐘文的這種突然頓悟。

  能控制的,也只能是這個弟子他自己了。

  “師傅,你放心,我不會有什么事的。”鐘文看出自己師傅緊皺的眉頭,知道是在為自己擔心。

  “九首,你這兩天里,給你帶去的是那縱身術的提升嗎?還是有著別的?”李道陵又是出聲問道。

  “回師傅,好像只是縱身術有所提升,其他的,并無差異。”

  “剛才為師見你離著地面已有十丈之高了,你是如何做到的?可否與為師說一說嗎?”

  “師傅,其實說來也簡單,但做起來就有些困難了,弟子就是運轉內氣,直達腳底之后,再釋放出來,再以腳踩腳的方式竄上半空的,要不然,別的方式好像也無法縱身這么高。”

  “內氣釋放?”

  此時的李道陵,在聽聞自己弟子所說的話后,愣在了當場。

  內氣釋放,他知道這個名詞,而且,師門中的典籍之中,祖師也曾有過一些記錄,只是他從未聽過有人練成過。

  而如今,李道陵聽聞自己弟子可以做到內氣釋放,這下可謂是又高興,又難過。

  高興的是為太一門而高興,難過的是因為他這個做師傅的,再無任何東西可教了。

  其實,他李道陵早已是沒什么東西可教給這個弟子了,畢竟,連劍法都能自創,又何來能力教授啊。

  同樣,他也在慶幸自己收了這么一個弟子來。

  “九首,你演示一遍給我看看。”李道陵感慨了一會兒之后,向著鐘文咐吩了一聲。

  “是,師傅。”

  隨既,鐘文運轉內氣,梯云縱施展了開來,直線躍上半空之中。

  隨后,鐘文又是施展起踏雪無痕來,在這廣場之上,開始急速縱躍,使得主殿大門處的李道陵瞧得已是大張著嘴。

  而就在此時,陳豐從主殿后面轉了過來,正好瞧見鐘文施展輕功,也是如李道陵一般,傻愣在了當場。

  陳豐雖然早已是知道,自己這個師兄的身手高到他無法企及的地步,但此時見到鐘文連這縱身術,都已是高到他無法追趕的地步之時,心中開始漸漸的生起了一些失落之感。

  為何?

  因為等他反應過來之后,愣是沒瞧見廣場上有雪花飛濺情景,就連鐘文施展縱身術到了前殿屋頂之時,也不曾見到前殿屋頂之上有任何的足跡。

  要不然,他陳豐也不會有如此失落的神態。

  隨著鐘文向著李道陵演示結束之后,直接一個縱躍,來到了主殿前方不遠處。

  “師傅,你看如何?”停下身形的鐘文,向著自己師傅行了一禮問道。

  “為師不懂,為師也不知道該如何點評,如果祖師在此的話,說不定能說出一二來,但為師卻是沒有這個本事了。”

  李道陵此時心中除了欣喜之外,更多的是期望。

  太一門的未來早已不在他的身上了,而是在這個弟子身上了,這一點,他早已是認清了。

  如今的他,精力早不如前了。

  哪怕這功夫一事,他也開始漸漸的不再去習練了,反到是一門心思鉆研著醫術與道法去了。

  有著這個一個弟子在,他李道陵是放心的,他放心把這太一門交給鐘文,他也放心,把這龍泉觀的一切,交給鐘文。

  “九首,你這縱身術可否傳授于我?”此時,陳豐小跑著過來,向著鐘文請求道。

  “陳叔,這縱身術估計你暫時無法習得,必須內氣外放才有可能做到,而且,內氣還需要非常的充盈,要不然,內氣不濟,有可能傷及經脈。”

  鐘文瞧著陳豐過來打問后,趕緊回應道。

  同樣,鐘文這話也是提醒。

  如果輕功是那么好學的話,這世上的高手,早已是遍布天下了,又何來這么少的先天高手呢。

  至于先天之下的高手,能否做到這種程度,鐘文心中也有一個估計。

  畢竟,在山林之中的半個時辰狂奔,也不是沒有收獲。

  后天之境的身手,內氣無法外放,需要借助一些外物才能做到,而且,外放的內氣極難控制。

  圓滿境的身手,內氣雖說可以外放,但依然有些難控制內氣的導向,至于行不行,鐘文覺得可能性不太大,要不然,依著李山是圓滿境的身手的話,這縱身術早已是演變成了輕功了。

  至于先天境嘛,這個可就要為難鐘文了。

  畢竟,鐘文對于先天境的分級,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弄清楚,哪怕后天、圓滿這兩大境界的分級,鐘文都還沒有完全弄清楚。

  所以,對于先天境的高手,能不能做到這種程度,鐘文無法估計,但依著他對太乙門卓成的了解,有可能是因功法或因內氣的充盈程度來決定的。

  “唉,可惜了。”陳豐聽聞之后,嘆息了一聲。

  “陳叔,你也不要氣餒,只要內氣達到一種程度,等你到了圓滿境之后,到時候可以試一試。”

  鐘文此時到是開始寬慰起陳豐來,顯得有些怪怪的感覺。

  隨后,師徒三人又是說了一此話,鐘文就離開觀里,往著家中去了。

  “哥,你又去利州了?你都不帶我。”當鐘文回到家中后,直接拉著鐘文的衣角開始不放了。

  “我去利州是有事,再說了,我去一趟就回來了,又不是要住幾天,帶你去干嘛?沒看到現在外面下大雪了嗎?”鐘文被自己的小妹拉著不放,說自己去了利州。

  隨既反應過來,估計是自己這昨天沒回來,自己的師傅他們來到家中找過自己,要不然,小花也不會說利州的事情。

  “我就要去。”小花依然拉著鐘文的衣角不放,這是賴上了鐘文了。

  “行了,等下次去,一定帶你,這下總行了吧?你快放手吧,我還要抱小武呢。”鐘文對自己這個小妹,甚是無奈。

  “好了,小花,不要鬧騰你哥了。”秀在一邊實在看不下去了,趕忙抱著小武遞給鐘文,也好勸住小花這丫頭的胡攪蠻纏來。

  “打。”

  小武其并不喜歡鐘文這個哥哥,他更愿意跟小花在一起玩耍。

  畢竟,鐘文本來就少有在家,一歲不到的小娃,自然不喜歡跟一個不常見的人,反到是小花,天天見,又天天抱的,當然是更愿意幫著小花了。

  所以,當鐘文一抱過小武之時,這小娃就伸手要打鐘文,明顯是向著自己的姐姐,好像鐘文這個哥哥在欺負自己姐姐,要為姐姐打抱不平一樣,嘴里還含糊的說著一個‘打’字。

  “哈哈哈哈,哥,你看,小武都知道要打你,讓你不帶我去利州,哼。”小花瞧此狀態,哈哈大笑后,又是冷哼了一聲鐘文。

  家中熱鬧異常,使得秀挺是喜歡這樣的場景,站在一邊,瞇著眼睛看著這一家子,心中甚是覺得幸福之感涌上心頭。

  晚飯后,鐘文回到觀中。

  “九首,你去把陳豐叫過來一下。”天黑之后,李道陵來到鐘文的屋子,向著鐘文喊了一聲。

  “好的,師傅。”

  陳豐在李道陵的眼中,依然還是那個陳豐,在觀里之時,從不喊陳豐的道號。

  陳豐的道號,與鐘文的道號很類似,就叫九豐。

  九豐,九首,都是以九為首。

  鐘文不知道這九首之意,也不知道九豐之意,他也從未往著道號之上去想過問題。

  哪怕回到龍泉觀之后,鐘文也從未向自己的師傅問過九首到底是什么意思,哪怕李世民在長安之時,還曾示意過。

  但鐘文對于這道號一事,也從未往心里去,更是如忘了一般。

  “你們師兄弟二人,可有想過,我太一門的仇怨之事?九首你如何想的?”

  鐘文把陳豐叫至李道陵的屋子里之后,坐下沒多久,李道陵就開始向著他們二人問了起來。

  而此時,師兄弟二人卻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畢竟,這是太一門最大的事情了,同樣,也是這師兄弟二人一生的使命。

  而如今,當李道陵問起這事之時,愣是把鐘文他們師兄弟二人給愣在了當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太一門的未來,他們都有什么詳細的計劃,更是也從未好好商議過。

  “師傅,我是這么想的。你看你年歲越來越大,你就安心在觀里待著就好了,這太一門的事情,你就交給我好了。至于陳叔嘛,還是以習練武藝為主,畢竟,終南山三大宗門高手無數,還是不要涉險了。”

  鐘文思量了一會兒之后,這才向著李道陵說著自己的打算。

  “九首,那你準備如何行事?可有計劃?”李道陵聞言后看向鐘文問道。

  “師傅,我這段時間也在想著這事,本來我計劃在年后之時,再去太宗門探一探,但今天我這縱身術已是大成,我想著過兩日就去。”鐘文依言而回。

  “過兩日?雖說那太宗門離著利州不遠,但你一人去的話,是不是有些太過冒進了?”李道陵說道。

  “師傅,你們二人肯定不能去,這太宗門高手如云,你們真要出了什么事,我都無法向祖師門交待了,所以,由我一人獨自前往,哪怕我打不過那太宗門高手,依著我的縱身術,也是可以隨意逃脫的。”

  “九首,你這法子雖好,但我也是太一門的一分子,怎么能讓你一人前往,雖說我的武藝不是很好,但我也是可以接應一下你的。”

  此時,陳豐插進話來反對道。

  “陳叔,我知道你心系師門,但此事最好還是我去,師傅,你看呢?”

  鐘文無法,只得求助于自己的師傅。

  畢竟,這是一件大事情,而且是去那高手如云的太宗門。

  鐘文一人前去不怕,但如陳豐一同前往的話,說不定還會拖了自己的后腿,他可不想陳豐出事情,所以轉道李道陵,好讓自己師傅做決定。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