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百七十章 舊傷剛去新傷至

  鐘文與著那位師弟,二人就這么奮力的拼殺著。

  二人基本都未有留手,而且,基本所出劍法,都以大招而出。

  就太乙門那人,鐘文無法短時間之內拿下,估計,再長的時間,也無法拿下。

  此時的鐘文,心中甚是焦急。

  無法拿下此人,鐘文營救陳豐之事,基本也就無望了。

  更何況,還有另外一先天之境的高手在觀望著,更或者說是在掠陣。

  “冰封千里,化,化,化!”

  鐘文縱身半空,一手三劍而出,皆是寒冰劍法最后的一大招。

  “嗆嗆嗆”

  三劍皆是被擋了去。

  “師弟,回來。”

  就在此時,鐘文本欲再欺身而上之時,那位觀戰之人,大聲的向著那位師弟喊了一句。

  隨后,那位師弟縱身回退。

  “師弟,你與他的身手在伯仲之間,再打下去也是徒勞。”

  “師兄,此人看似很年輕,這世上,還有何宗門有此人物?你可知曉?”

  “我亦不知情,想來,應該是哪個隱世宗門之人。”

  二人就這么站在那兒說著話,完全沒有把鐘文當人看一樣。

  當然,他們二人還真不怕鐘文如何,畢竟,鐘文僅一人而已,就算是先天之境的高手,估計也無法在這太乙門殺個七進七出的。

  而此時,不遠處的鐘文也是無奈。

  打了這么久,過了幾百招了,自己都拿不下一個太乙門的先天高手,這著實讓他自己氣餒的不行。

  真要論的話,剛才與自己拼斗的那位師弟,比那西域之人的身手,要高上不少,而且,劍法什么的,也是異常的難纏。

  “閣下,你身為先天之境,我看你也不是無名之輩,鐘馗之名,我等亦從未聽聞,不知閣下可否道出宗門,以免我太乙門與你宗門傷了和氣。”

  那位師兄與師弟商議了一會兒之后,這才出聲向著鐘文問道。

  他們師兄弟二人,心中雖不懼鐘文,但也想探一探鐘文背后的宗門。

  畢竟,能培養出一個如此年輕的先天高手,絕對是他們太乙門不敢面對的,依著他們所想,能培養出一個年輕的先天高手,那這背后的宗門之內,將會有無數個先天之境。

  就比如那云羅寺一般,先天之境的高手,足抵上他們太乙門好幾倍去了。

  “老頭,你即以是知曉我名號,而我卻是不知道你們名號,報上名來,等一會兒身死之后,下到地府,也好有個黃泉路引,省得成了孤魂野鬼。”

  鐘文到現在為止,對于那兩位老者也是不知叫什么,心中雖不太想知道,但自己的仇家,怎么的也要看看是何人。

  “好個尖牙利嘴,我乃太乙門宗主,真玄子卓成,而這位是我師弟,悟非子葉鼎松。”

  “哈哈哈,真玄子?不是死了幾百年了嗎?就你也配叫真玄子?你們太乙門也真夠不要臉的。”

  “閣下如此譏我,難道你師長就是如此教授你不敬尊長的嗎?”

  “就你?也配?實話告訴爾等,我此次過來,即是殺人,也是滅門,上千年的仇怨,今日了結,要么你們太乙門滅門,要么我身死于此。”

  “千年仇怨?難道?你是太一門之人!我等祖輩尋你們太一門已幾百年了,原來你就是那太一門的余孽,今日我必捉住你,所有人,給我圍住他。”

  那真玄子卓成聽聞鐘文的話后,心中大動。

  原來眼前的這個叫鐘馗的,即是他們尋找不知多少年的太一門余孽,心中動容,這要是抓住之后,定要好好審問審問。

  “哈哈哈,來啊,祖輩為賊,而等亦為賊,偷我師門道法典籍,還敢大言不讒,不知道在道君面前,你們還敢如此大話嗎?”

  鐘文打闖入到這太乙門之后,心中一直在計較著,要不要暴露出自己的身份,就剛才,自己也是一時之言,激動過頭了,就這么說出去了。

  失策,失策。

  就算是說出去了,那又如何?

  反正是殺人,知道了也無所謂了,都打到如此的份上了,難道還要講究禮數不成嗎?

  “太一門余孽,今日看你往哪里跑。”

  那悟非子葉鼎松大喊一聲,隨既持劍縱向鐘文。

  隨后,那太乙門的宗主卓成,同樣拔劍縱向鐘文。

  “來得好!”

  鐘文心中明白,自己今天要是不小心,說不定有可能要死在這太乙門了,如今的場面,又重復著幾個月前宮城的那一幕了。

  一對二,而且,還是兩個比那西域之人還要高的先天高手。

  “嗆嗆嗆”

  鐘文持劍而上,招招往著要害處而去。

  太極劍法不頂用,只能是寒冰劍法。

  好在太極劍法有一些招式,也算是可以回轉一下,至少,那剛柔之氣,就不是寒冰劍法可比的。

  “嗆嗆”

  鐘文回檔兩劍之后,極速竄出,往著周圍的太乙門人而去。

  “撲撲撲”

  連出幾劍,又是幾個太乙門人死于鐘文之手,根本沒有給那些死去之人半點的反應時間。

  “好狗膽,師弟,護住弟子們。”

  卓成沒想到鐘文會如此的迂回殺人,而且,根本不跟他們力拼,只是為了多殺人而已。

  “是,師兄。”

  那葉鼎松明白,此時要是不護住他太乙門的弟子們的話,那說不定會有更多的弟子死在鐘文的劍下。

  “疾”

  鐘文又是縱身閃去,極速的往著一邊而去,哪里人多,就往哪里竄去。

  “撲撲撲撲撲”

  手出五劍,又是五人被鐘文刺中,胸口之上,若大的血洞展現在這些人的身上,鮮血直流,估計,離死已是不遠了。

  “啊……”

  周圍圍著鐘文的太乙門的弟子們,著實被鐘文的身法給搞得爆了起來了,紛紛拿起劍,往著鐘文拼殺了過來。

  而追襲著鐘文的那兩老頭,縱身至鐘文附近之后,再一次的與著鐘文拼殺了起來,阻住鐘文再殺他太乙門人。

  “全部退后,遠離此地。”

  那太乙門宗主卓成,大喊一聲,阻止著門人圍殺過來。

  隨著那卓成大喊之后,就近的幾十個太乙門徒,開始縱身退去。

  宗主發話了,誰敢不聽啊,更何況,這還是要命的事,況且,這還是先天高手的拼斗,根本不是他們這些后天身手的人可以參與的。

  反觀此時的鐘文,原本還打算多殺上一些太乙門之人,而如今,自己的計劃被阻,只得再一次的跟那兩位先天拼斗了起來。

  “太乙劍法第七式,太乙輪轉。”

  “太乙劍法第八式,太乙附身。”

  “太乙劍法第九式,太乙降臨。”

  卓成此時悲上心頭,就連他太乙門最為高深的劍法,已是使了出來,式式要命,招招勾魂。

  “天無情,地無義,冰封千里,化。”

  “化!”

  “化!化!化!化!化!”

  鐘文同樣也是如此,此時再不出大招,又何時出大招。

  可是,大招,鐘文只有這寒冰劍法的最后一招可用,沒有第六式,更沒有第六招,一切還是以冰封千里這一招為重。

  “嗆嗆嗆”

  “轟,砰”

  “撲”

  “撲”

  太乙劍法與著寒冰劍法一對撞之后,所暴發出來的動靜,著實驚壞了遠處的太乙門人。

  如此的拼斗場面,他們從未見過。

  可就在這太乙劍法,與著寒冰劍法一對撞后,那些太乙門人被驚壞了,但這其中的兇險,估計只有這場中的三人知曉厲害了。

  “師弟。”

  “二長老。”

  三人的大招拼斗的結果,那就是兩敗俱傷。

  葉鼎松中了鐘文一劍,而鐘文同樣中了那卓成三劍。

  葉鼎松所中鐘文的那一劍,被鐘文齊齊的削斷了一支胳膊,傷口之處,亦無血跡流出,那被削斷的胳膊,早已是拋飛在遠處。

  而此時的鐘文,左胸口,被那卓成刺中了一劍,腹部一劍,右肩處被刺中了一劍。

  三個若大的傷口,頓時血流如柱,染紅了一身的道服。

  “哈哈哈哈,太乙門就你們這些貨色,總有一天,我太一門會滅了你們這些太乙門的竊賊的。”

  鐘文知道,自己打不了了,再不走,今日估計要葬身于此了。

  隨既,話一出口,就提氣縱身,往著崖壁之上縱去。

  “哪里走!”

  那卓成眼瞧著鐘文縱身離去,哪里肯放過鐘文,隨既,也縱身往著鐘文離去的崖壁之上追去。

  鐘文幾個起落之后,就已是上了崖頂,隨后,展開身形,往著遠處遁去,哪管后面有沒有人追。

  救人不至,反被傷。

  如今的鐘文,三處劍傷,有兩處雖無大礙,但這左胸口之上的劍傷,那才是最要命的。

  縱身逃離,是此時鐘文唯一的想法,先逃離之后,再來查看身上的傷吧。

  反觀此時的卓成,也是幾個起落之后,上了崖頂之上,隨后,往著鐘文所離去之方向縱身追去。

  “快,快,抬著二長老回去,去拿創傷藥,還有止血藥,趕緊去尋那手臂。”

  而此刻,太乙門之內,更是大亂了起來。

  他們的二長老葉鼎松,就在剛才的拼斗之時,被鐘文給削斷了一條胳膊,這是他們所沒有預料到的,更是從未想過的。

  先天之境的高手,打成如此的狀態,這是誰都沒預料到的。

  就當時的情況,誰都沒想到,那名叫鐘馗之人,會選擇拼著受傷,也要斷了他們二長老一條胳膊。

  就連當時的卓成,以及葉鼎松都從未想過,鐘文會做如此的選擇。

  沒錯,鐘文當時的選擇,就是誰也無法預料的打法。

  以鐘文的身手,與著那葉鼎松的身手,估計也就是在伯仲之間,而卓成相對而言,比他們二人高上一點而已,并未高上太多。

  所以,鐘文才選擇了如此不要命的打法,那就是以傷換一條胳膊,以此來重創太乙門一位先天之境的高手。

  鐘文當時也從未想過,自己會不會死,只不過,受傷之前,盡量躲避要害,可再躲避,依然逃不掉左胸口的那一劍。

  如此不要命的人,誰都會害怕,哪怕此時的葉鼎松,斷了胳膊之后,心中還在驚懼著剛才的那場拼斗。

  要不是他躲閃及時,鐘文所出那劍,削的就不是他的一條胳膊了,說不定就是他的脖子了。

  誰也沒預料到的結果,誰也沒預料到的打法,最終,兩敗俱傷式的結束了這場拼斗。

  而此時的鐘文,正奮力運轉著內氣,在終南山內到處亂竄,一會兒東,一會兒西的,為的就是迷惑那追擊他的卓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