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八十一章 又見好人卡

  鐘文的話,雖說簡單,可那傻大個大熊聽了之后,哪敢如此的稱呼,別說喊一聲小道士了。在他的心中卻在想著,自己是不是喊一聲小道士,你的劍會不會往我身上捅啊。

  不過,大熊聽后也沒有回話,畢竟,這可不是他敢回話的。

  原本,他就打劫的鐘文。

  而如今,眼見著自己打劫的對像有如此的身手,別說打劫了,可別是一劍了結了他才是。

  大熊本就是愚笨之人,沒有什么壞心思。

  要不是村子里過不下去了,他哪里會去官道上學人家劫道什么的。

  近半年以來,他們村子里的村民,所獵到的野獸,雖不少,但卻是賣不出不什么錢來。

  弄到鄖鄉去售賣之時,經常被人欺壓。

  而所得到的銅錢,連最基本的米糧,都換不回去多少。

  可是,為了生活,他們才選擇如此的形式,想劫個道,弄點錢,好去買些生活之用的物品,更是去多買些糧食回來。

  前幾日里,他們就已是在官道附近等候了。

  可等了好幾日,這才等到了鐘文這個小道士。

  錢沒劫到,到是跟來了個小道士。

  而此時的他,心中除了擔憂,更多的卻是恐慌。

  他怕眼前的這個道長仙師,把他殺了,同樣,也怕這個道長仙師,把他村子里的人給殺了。

  畢竟,他可是劫了道長仙師的道的。

  這事,真要是放在別人的身上,說不定還真有可能。

  可如今,卻是碰見了鐘文這個小道士。

  至于殺人,鐘文肯定殺過,但要殺這種純良的普通百姓,鐘文從未想過,別說殺了,哪怕罵都不好意思開口。

  本就是農戶人家出生的他,哪里會不知道這其中的辛苦。

  天色越來越黑,山林之中,基本也開始看不清東西了。

  “傻大個,你回去喊人過來把頭羆熊抬回去吧。”

  鐘文看著這天色已然很黑了,趕緊出聲向著大熊說道。

  可是,傻大個大熊卻像是真傻了一樣,站在那兒不動不響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唉,算了,估計你這個傻大個是真傻了。”

  鐘文心中無奈,只得閉了嘴,找了塊石頭坐下,靜靜的想著,該如何把這頭羆熊弄去那傻大個的村子里去,至少,自己也得把肚子填飽了再說。

  而原本跟著那傻大個的那些人,鐘文早已是瞧不見了,鐘文猜測估計是嚇跑了。

  至于他們是回村去喊人了,還是如何,鐘文也在猜測著。

  真要是喊了人來,那到是可以把這頭羆熊給抬回去。

  可真要是沒去喊人的話,這傻大個估計早已是聽了自己的話,跑回村子去了吧。

  “大熊,我兒啊,兒啊,……”

  在鐘文與傻大個,靜靜的待在這漆黑的山林之中發呆之時,從不遠處,傳來哭喊之聲,聲音之凄厲。

  鐘文轉著頭,看向聲音來處,卻是發現有著不少的火把。

  而這些過來的人,估計是那傻大個村子里的人。

  就那聲兒啊什么的,鐘文估計是那傻大個的母親了。

  “娘,我在這里,我沒事。”

  傻大個在聽到自己母親的呼聲之后,驚醒了過來,小跑著往那火光之處去,嘴里還不忘回應一聲。

  而鐘文也隨之起了身,靜待著這些人前來。

  “大熊哥,你沒事?”

  小豹眼瞧著昔日伙伴的身影迎了過來,心中驚呀。

  小豹他們幾人在前不久,聽了大熊交待的話,帶著幾個伙伴退去之后,轉身就是快跑著回村去喊人。

  回到村中的他們,喊了不少的村民,點了火把過來尋大熊。

  可當小豹把大熊的事告訴了大熊的母親之后,大熊的母親當場就差點暈死了過去。

  好在邊上的一個婦人扶住,要不然,真有可能暈死去了。

  小豹他們這一行人,少說也有二十來人了。

  雖然漢子不多,但年輕的小伙子到是不少。

  而這些年輕的小伙子,大的如那小豹一樣大,估計十八九歲的樣子。

  而小的嘛,十二三歲的也有。

  婦人也有幾個,五六人。

  而這其中,就有著那大熊的母親,以及大熊的二娘。

  “大熊,大熊,你真的沒事?有沒有傷到哪?讓娘看看。”

  大熊的母親見到自己兒子奔了過來后,急切的不行,想知道自己兒子是否有事,真要是傷著哪了,可得難受死了。

  人雖沒死,但也見不得自己兒子受了傷,做母親的,多數是如此的,就如鐘文的母親一樣。

  “娘,我沒事,也沒受傷。”

  大熊被自己母親摸來摸去的,有些不知道該阻止還是勸阻,畢竟,在他這么多的小伙伴面前,著實有些不好意思。

  “大熊哥,那羆能跑了嗎?不會是那頭羆熊把那小道士給叼著跑了吧?”

  小豹心中疑惑。

  就前不久的事情,到現在為止,還浮現在他的眼前。

  害怕的心,到此刻,還跳得歡快呢。

  可當他們過來之后,只見大熊一人,卻是未瞧見那小道士的身影。

  而大熊卻是無事一樣,至于那小道士,依著他的猜測,有可能那頭羆熊把那小道士給叼了跑了。

  “小豹,不準說道長仙師,要不然,我可要揍你了。”

  大熊聽著小豹的話后,心中怒了起來。

  打他見到鐘文那縱身一躍,幾劍之下就把那頭羆熊給弄死之后,他就對鐘文崇拜的不行。

  當然,也夾著不少的恐慌與害怕。

  而眼下,自己的小伙伴嘴中所說的話,那可是詛咒之詞,他必然是不答應的,這才出聲阻止著小豹。

  “這……大熊哥,那小道士如何了?還有救嗎?”

  站在一邊的小鼠,瞧見大熊好像有些怒氣,趕緊出聲打問了起來。

  而小鼠的心中,基本也是認同小豹的說法的。

  眼下只見大熊,不見小道士身影,想來也是兇多吉少了吧。

  雖未說是被羆熊叼了去,但估計可能被傷了,這才向著大熊問著有沒有救的可能。

  “小鼠,你也不準這么說道長仙師,要不是道長仙師幾劍就殺了那頭羆熊,我說不定就死了。”

  大熊雖不喜小鼠說鐘文的這種話,但還是把鐘文剛才殺羆熊之事說了出來。

  “什么?那小道士把羆熊給殺了?”

  被大熊說的小豹,本來還稍顯有些生氣,自己回去村子里喊人過來救他,還被自己的伙伴朋友如此的說他,心中有些不快。

  但在聽見大熊嘴中的話之后,臉上布滿了驚呀。

  “是道長仙師。”

  大熊糾正小豹的說法。

  “大熊,到底怎么回事啊?什么道長仙師啊?你見著仙師了?”

  大熊的母親,站在一旁,聽得云里霧里的,根本不知道所云。

  “什么?大熊,道長仙師在哪,在哪?”

  而一直站在邊上未說話的一位婦人,在聽到大熊他們嘴里說的話之后,心中欣喜。

  而這位婦人,就是大熊的二娘了。

  大熊以及他的母親信奉菩薩,而他的二娘,卻是信奉道君的。

  “娘,二娘,我也說不清楚,我們先過去給道長仙師磕個頭吧。”

  大熊說不清楚這件事情,哪怕讓他再想上個好幾天,估計也縷不清這頭緒,只得扶著他的母親,往著鐘文所在的方向走去。

  至于他的二娘,心中急切,想知道大熊嘴中說的道長仙師在何處,至少在沒有見著之前,她的心是急切的,更是希望見到大熊嘴中所說的道長仙師,也好當面拜一拜。

  眾人在剛才這么一會兒述說,也根本不知道大熊以及小豹他們說的是啥。

  但只要大熊人沒事就行,至少,人還在,就是一件喜慶的事情。

  至于聽在他們嘴中所說的什么小道士,一會兒又變成了什么道長仙師,總之,就是云里霧里的,分不清什么是什么了。

  而此時,說是要去向那道長仙師磕頭,他們到是沒啥意見。

  真要是碰見一個道長仙師,那可是他們天大的福份呢。

  仙師啊,這可是誰都碰不著的。

  當然,他們心中所想的道長仙師,可不是普通的道長,而是他們認為的成了仙的道長。

  眾人打著火把,眾人各有各的心思。

  “娘,二娘,這位就是道長仙師。”

  當大熊帶著眾人來到鐘文跟前,開口向著他的母親和二娘介紹道。

  “道長仙師,請受民婦一拜。”

  當大熊的話剛說完,大熊的二娘,雙腿一弓,就跪下去了,直接納頭就拜了起來。

  直接把鐘文給愣在了當場,不知所措。

  鐘文心中還在思慮,這是個什么情況?難道是那傻大個的原因?

  好吧,都已是如此了,自己還真不得不說什么了。

  “這位居士,還請起來,貧道非是什么仙師,你稱貧道為道長即可,貧道可當不得仙師一詞啊。”

  鐘文走近前去,伸手扶了扶那位跪在地上的婦人,示意她趕緊起來。

  真要是這里的所有人,都跪下磕頭,他可就有些為難了。

  “是,是,是,道長說的是,民婦尊從,民婦尊從。”

  大熊的二娘,此時的心,激動的不行,在鐘文伸手扶了扶她之后,那更是激動的不行,但也隨著鐘文伸手攙扶之下,站了起來。

  她絕對相信,眼前的這位小道長,就是一位道長仙師。

  說起話來,那氣度,那氣勢,那長像,那……

  在她的認知里面,從未見過如此這般的道長仙師,而如今,道長仙師還扶了她一把,心中即激動,又欣喜,隨既,聽從了鐘文的話,小心的回應道。

  說真的,她還真未見過什么道長,到是被某些假道士騙了好幾回去了。

  雖說騙的也只是一些吃食,幾枚銅錢。

  但她那堅定信奉道君的心,卻從未動搖過。

  鐘文看在眼中,知道眼前的這個婦人,是一位道門的信徒,心中了然,到也覺得這樣挺好。

  雖說跪拜之禮有些來得太過突然,但只要是道門的信徒,他鐘文絕對是會寬待一些的。

  “道長,多謝你救了我兒,多謝,你是一位好道長,是一個好人啊。”

  待大熊二娘之事緩了緩之后,大熊的母親,到是張嘴向著鐘文道謝了起來。

  只是,她嘴中說的話,使得鐘文稍顯難堪。

  鐘文本意可是過來看這些地假山匪熱鬧來的,可卻是沒想到,最終卻是得來一張好人卡。

  而且,鐘文到現在也沒救誰啊,她的兒子大熊,鐘文也沒救過啊。

  如此的好人卡頒發了給他,就顯得有些不倫不類了。

  “這位婦人,貧道可沒有救你兒子,到是你兒心地純良,見貧道過來斬殺這頭羆熊,擔心貧道受傷,反而跑過來救貧道,該感謝的,理應是貧道才是。”

  鐘文無臉接受這位婦人的感謝,只得出聲解釋道。

  這感謝之言雖多,但也不能平白的占了人家的謝去,更何況這并不是鐘文的處世之道。

  真要謝,那自己謝這位叫大熊的傻大個才是。

  雖說是打劫過自己,但也沒打劫成功啊,再者說了,自己也沒有什么損失,平白還使得他們多上了一份危險。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