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飯食

  來到飯廳后的鐘文,卻是見到了大家都在吃飯,他算是來的最晚的一個了。

  鐘文向著李道陵他們問了聲好之后,這才去了灶房,拿著他那盆大的碗,盛了飯菜,開始吃了起來。

  李道陵他們看了看鐘文,又看了看飯菜。

  就目前的飯菜來說,基本都還是以青菜為主,少有肉食,不過龍泉觀的飯食,那可是比村子里農戶人家的飯食好太多了。

  至少,飯是白米飯,而不是野菜稀粥,青菜每天基本都有不少,冬天相對就沒有什么青菜可吃的,到是以腌菜或咸菜為主。

  至于肉嘛,其實觀里也不常吃肉,基本也都是隔個十天左右吃上一頓,畢竟,觀里不可能餐餐吃肉,又沒有養豬,養的也只是二十幾頭羊和一些雞罷了。

  就說這雞,基本都還是老母雞,都是用來下蛋的,羊那更是不可能殺了,于氏母女有時候還會去擠一些羊奶,以前到是給觀里的小孩喝,現在,好像也沒有人愿意喝了。

  不過,平常都是這些女性會喝上一些,其他的道人或男性嘛,基本是不會去沾這玩意的。

  李道陵看了看飯菜后,心里想著,是不是要給自己的弟子增加一些肉食,可目前觀里就那么些東西,想要增加肉食,要么去買,要么自己養。

  可這買的話,離著利州城又遠,所以基本可以否決了,而養的話,也只能養些羊或者雞鴨鵝了,其它的,他也想不出什么來。

  至于為何沒有想到去山林里獵上一些野物,這在李道陵的心中,不曾想過,或許長期居于觀主之位,少有對這些事情操心。

  “陳豐,你看觀中肉食缺少,觀里是否多養上一些羊,九首的食量驚人,天天吃飯和青菜,也解決不了什么事。”

  李道陵開口向坐在他一邊的陳豐說了起來,至于怎么解決,他也沒想出個頭緒來。

  “觀主,這肉食現在本來就少,總不能去買一些豬仔來養吧,觀里以前不都是這樣過過來的嗎?九首的食量確實驚人,練功也容易造成他對食物的需要,觀主,你看我明天去城里,順便去看看買上些什么。”

  陳豐到是沒什么,他早已習慣了這清貧的生活,可就鐘文這種吃法,再加上這驚人的食量,天天米飯加青菜的,著實不容易,心里想著明天去城里看看再說吧。

  “行,明天去城里先看看,要是碰到什么合適的,就買回來吧。”

  李道陵不再繼續說話了,吃著他眼前的青菜和米飯,偶爾看一眼不遠處的鐘文,心中雖是欣慰,不過稍有一些酸楚。

  坐在不遠處的鐘文,一心只想著吃完這飯菜,填一填肚子,雖說味道不咋滴,但總好過餓肚子吧,再者說了,在這觀中,還能吃到什么?除了自己從家中拎些過來,還有觀中的一些存下的臘肉,冒似就沒什么可吃的了。

  當然,這觀中存下的臘肉,鐘文卻是不好去吃的,這可是觀里一年的肉食用量,他真要把這些臘肉吃完了,那觀里的其他道人們,絕對會有意見的。

  其實,鐘文想多了,哪怕鐘文真的把這些所存的臘肉吃完,也沒人多敢說上一句話,李道陵上次說過的話,可都還在耳邊環繞著呢。

  如果鐘文聽見李道陵他們的對話的話,那必然有著自己的想法。

  在這個時代,除了羊肉就是其他的動物的肉類了,至于豬肉,鐘文從未見過,更別說吃過了。

  如果鐘文知道李道陵的意思的話,必然會提出自己的意見的,反正觀里這么多的閑人,難道就不能建個豬舍,養上一些豬嗎?

  答案是肯定的,那就是不能,李道陵他們或許對于羊肉什么的,都還能接受,可這豬,他們絕對是不會接受的。

  就論這豬的騷氣,再加上豬的骯臟,李道陵他們就無法接受,或許,這在他們的認知中,豬肉不是他們愿意吃的東西,情愿吃野豬肉,都不愿吃家豬肉。

  吃完飯的鐘文,看著這外面的天色已經黑夜降臨了,本來想去練練槍術的,想想還是算了吧,這黑燈瞎火的,還是不去嚇人了。

  起身把飯盆往著灶房里一放,來到飯廳門口處。

  飯廳當中早已沒有了人,除了于麗母女還在等著鐘文之外,其他的人,早已不見。

  誰叫鐘文能吃呢?雖然吃的速度夠快,但這量大啊,吃完一盆接著又是一盆,連續吃了三盆了。

  “于嬸,我師傅他們什么時候離開的?”

  反應過來的鐘文,站在飯廳門口,轉頭問向灶房里的于麗。

  “觀主他們早就吃完離開了。”

  于麗不好說鐘文是個飯桶,每一天所煮的飯,基本都是給他一個人煮的了,吃得多不說,有時候還挺挑的。

  好在鐘文對誰都還挺客氣的,至少目前是這樣子的,到也不會使得大家討厭他。

  每日里,鐘文都在練功讀書當中渡過的,少有與觀里的其他人有過多的交流,除了李道陵和陳豐之外,交流最多的,估計也就是于麗了。

  于麗每一次見到鐘文,總是笑臉相迎,哪怕每天過來吃飯的時間晚了一些,她也不會說什么,誰讓鐘文是觀主的弟子,是她們未來的觀主,真要是得罪了,那這以后的果子,可不是那好吃的了。

  鐘文向著于麗她們母女打了聲招呼后,轉身離開,回了他的屋子。

  沒有點油燈,也沒有說話,靜靜的坐在屋子中的凳子上,心里什么都不想,只是想靜靜的呆上那么一會兒。

  鐘文自從來到這唐朝,就沒有停過腳步,從一開始為了改變家中境況,到現在入了道觀習武修道。

  這么些時間里,他從一個十一歲的小娃,到現在已是快兩年過去了。

  這兩年當中,他收獲挺多的,至少,從一個白癡變成了如今身手不凡的小少年了。

  這其中的辛苦,估計也只有鐘文他自己知道了,其他人,也不可能感同身受的。

  就比如這打好底子的鍛煉,或者這站樁,再加上他身上綁著的沙袋,這一切,都在無形當中,給他增加著不少的負擔。

  從一開始,不適應,到堅持,一切都顯得很自然,但這辛苦,可還就不是誰都愿意去承受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