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六十一章 師門典籍

  在李道陵的想法中,只要這個弟子以后好好學,總是有機會超越自己師祖的存在,至于成不成,那就得看鐘文夠不夠努力了。

  法不成相,道不入門,尋個弟子之艱難,李道陵是倍感辛酸的,這幾十年,他走遍了大唐的各州。

  曾經,他也見到過幾個天賦不錯的孩子,可終究不如意,最終選擇放棄。

  可曾沒想到,本來只是做為備胎的鐘家小娃,如今,卻成了他心中最大的歡喜與寬慰了。

  此時的鐘文,完全沉浸在他的世界當中,腦中已經印入了剛才所讀的兩篇道文,一字不差,一字不漏。

  可當這兩篇道文印在腦中后,隨既,跟之前的兩篇道文開始混雜在一塊,漸漸的,形成了另外一篇道文,雜亂無章,缺字少詞的。

  鐘文知道,這是缺少了其他五篇道文,心中嘆息。

  以后,無論如何,都要去尋一尋這其他的五篇道文,在鐘文的心中,這本道書里面,隱隱約約感覺,隱藏著什么驚人的秘密。

  至于這秘密是什么,鐘文暫時不得而知,但想來肯定是跟自己所得來的那篇無名道文一樣,有著無上的神通功效,或許,是一篇修行之法也說不定。

  對于修行之說,鐘文心里還是抱著極大的幻想的,就拿自己師傅來說,七十來歲的人,還如此的有活力,這里面肯定有著修行的法訣功要。

  鐘文想到修行之事后,立馬睜開雙眼,拿著兩本道書,出了屋門,正好瞧見自己師傅在外頭。

  “師傅,你怎么在這兒?有什么吩咐嗎?”

  鐘文好奇,這老頭不在屋子里好好養傷,跑出來干嘛?

  “為師只是出來走走。”

  被人碰見,確實有些不好意思,這就等同于做賊被人抓了個現行一樣。

  “師傅,你受傷了,要好好養傷,不要老是出來,我扶你回去吧,我還得去灶房那邊,把這兩本道書給燒了呢。”

  鐘文不疑有他,扶著李道陵回到他的屋子里去。

  “九首,你這么快就記住了?在沒記住之前,可不能隨意燒毀,雖然這是為師重寫的,但你這還是得好好記下才行。”

  李道陵聽著鐘文的話,心中好奇,這才交給他一兩刻鐘的道書,就這么快記下來了?雖然字不多,但兩篇加起來也有近七百字的。

  “師傅,您放心吧,我已經記下來了。”

  鐘文點頭應道,幾百個字而已,又不是很難記,只要讀個一兩遍,就能記住了。

  “好,好。”

  李道陵雖然只是聽陳豐說過,自己的這個弟子記憶力超群,一開始以為最多就是記憶好一些罷了,可是真沒想到,真是記憶力超群啊。

  “師傅,您好好休息吧,我去灶房了。”

  鐘文說完后,離開李道陵的屋子,往著飯廳那邊的灶房行去,留下李道陵一人在屋子里。

  李道陵心中異常的欣喜,收了個備胎弟子,卻沒想到是個寶。

  鐘文來到飯廳的灶房,撕著道書,往著灶眼里丟去,隨既,拿著火石點了起來,眼瞧著燒沒了,這才安下心來。

  飯廳中的于麗她們現在也不在,相對也就比較安靜,只有灶房里的火焰之聲。

  鐘文燒完道書后,確認沒有任何遺留,這才轉身離開,回到屋子當中。

  坐在凳子上,開始想著這腦中的四篇道文。

  四篇道文,如顯示器一般,展現在鐘文的腦中。

  每一篇都能獨立,也能組合,這使得鐘文好奇,獨立的是一篇新道文,組合的卻又是另一篇道文。

  鐘文不知道自己的這個祖師是個什么大人物,為何有如此大的能力,寫本道書,都能做到如此。

  或許,對于鐘文來說,這些上古時期的大人物,都是不一樣的神人。

  如倉頡,創造出了象形文字,應該說是整理收集匯總,以及修正改編的這么一位大人物。

  再比如,著有洛書,河圖的人,均是上古時期的大人物。

  這些大人物,鐘文心中是非常非常的尊敬的,至少在鐘文的心中,就不曾褻瀆過。

  鐘文不知道上古時期是什么樣,更不知道,在當時的狀態之下,那些大人物,是如何著書立說的。

  如果真有機會,鐘文真心想去莫拜一下這些大人物,可惜,時不待鐘文,穿越之旅,到了這唐朝。

  屋子的空氣安靜的有些不像話,就如此時的鐘文一樣。

  靜靜的坐在凳子上,微閉著眼睛,可這大腦,卻像是一臺超級計算機似的,無限制的在運轉。

  如果此時,有一臺能顯示出鐘文腦中信息的機器的話,必然能看到,鐘文的大腦中,有著不少的字符,在開始到處亂竄,一會東,一會西的,又一會兒閃現出一個新的字來,插入到這篇組合的道文中。

  是的,沒錯,鐘文就是在研究演算著這篇組合的道文。

  道文的研究與演算,真不是人干的事,至少此時,鐘文就像是一臺機器一般,如果不需要維持生命的話,鐘文能夠一直延續下去,直至這篇道文完整,可惜,鐘文還是一個人,不是那臺機器。

  而在鐘文隔壁的李道陵,卻是有些不放心自己的愛徒真的記下了那兩篇道文,起身出了門,轉至鐘文的屋前。

  進入屋子后,本想出聲喊一句九首,可當他看到鐘文微閉著眼睛,皺著眉頭的樣子,像在思考著什么的時候,停下了那本該喊出來的話語。

  李道陵靜靜的站在門邊,觀望著這個自己的弟子,心中奇怪。

  ‘難道九首真的記住了那兩篇道文?皺著眉頭,像是在想些什么,這是在回憶還是?’

  李道陵心中不知,自己的弟子為何如此,但看著鐘文的神情,也知道是在想些什么,李道陵決定暫時不去打擾他為好。

  隨之,轉身輕腳出了屋門,還順帶著,把屋門給關了起來,好讓別人也別去打擾到鐘文。

  鐘文對于剛才發生的一切,均是不知的,他的腦中,只有那篇道文。

  而此時,本是該到了鐘文習練功夫的時候,可他卻是沒有清醒過來,繼續在研究演算著那篇道文。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