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五十章 小成

  天色漸黑,陳豐他們,也開始擔心起鐘文來,這都已經過去一個半時辰了,這頓悟也不可能這么久吧。

  當然,這事對于李道陵而言,并不會過于擔心,頓悟,可以說是難得的事情,頓悟的越久,說明潛力越大。

  李道陵年輕那會兒,也曾有過一次的頓悟,不這也只有小半個時辰而已,當時還被他師傅把他當作寶一樣,天天供著。

  可惜,再后來,李道陵就從未有過頓悟的時機了,而眼下,他自己的徒弟所經歷的,正是他曾經所經歷過的,而且這時間久到都讓他羨慕起來。

  李道陵心里最是清楚,當自己這個徒弟,頓悟的時間,只要超過兩個時辰,那這個徒弟的成就,將會超越自己的太祖師。

  李道陵的師傅,曾經頓悟過兩次,每一次,都不曾超過兩刻鐘,而李道陵的師祖,也只有一個時辰,而太師祖,卻是有著近兩個時辰的頓悟時間。

  而在那個時候,龍泉觀在太師祖的手上,當時可是發揚到他無法其及的地步,雖然李道陵他自己不曾見過,但從尊長他們嘴中聽到的,想來是不會差了。

  而眼前,自己今日才收的這的個徒弟,有著如此逆天的天賦,心中除了欣喜,就是激動了。

  “觀主,這樣下去沒問題吧?”

  陳豐有些著急了,至于頓悟,也只是聽李道陵所講過,他自己卻是從未體會過的。

  可眼下看著一個十一歲的上孩,閉著眼睛,靜靜的坐在那里,像是一個木偶一樣,這樣的頓悟,只能是他們所期望的,但從未體會過其中滋味,不是因為他們笨,而是天賦達不到而已。

  “不要急,不要急,不要出聲,等著。”

  李道陵心里可是滿懷期盼的,期盼著自己這個弟子九首,能夠超過兩個時辰,或者更多,有了更多的時間頓悟,在未來,給九首帶來的好處,將會更多。

  大家靜靜的站在幾丈外,看著場中的鐘文,除了羨慕,就是羨慕了。

  而此時的鐘文,一直在演算著那三篇道文,除了那篇無名的道文被演算完成之后,還有這兩篇道文,一直使得他沒有多少的進展,總是覺得哪里不對,更或者好些地方總覺得缺少了什么,甚至于中斷了。

  一個時辰中,這兩篇道文一直沒有過多的進展,這才停下演算那兩篇道文的演算,專心研究通讀那篇無名的道文了。

  當鐘文通讀之后,此時的這篇無名道文雖沒有過多的改變,有所改變的,也只是很小一部份的字被重新排列,但其中的意思,卻是有著不同的意境。

  一遍,兩遍,十遍……鐘文不知道了通讀了多少遍了,每通讀一遍,就使得自己理解更深一些。

  漸漸的,鐘文的神識,開始轟的一聲,自行竄了出來,往著天空上升,直至站在幾百米的空中,俯視著這片漆黑的大地。

  雖說是漆黑,可在神識的眼中,一切都如同白晝,與白天無異,隨后,神識開始往著更遠的地方而去,早已不是以前的那種只能慢慢的控制行動,此時,卻像是想去哪,就去哪,速度早與往日有所不同了。

  片刻之后,就已遠離道觀,在遠處的一座山頭之上,距離少說也有三五幾里地了。

  鐘文相信,神識的極限距離應該還可以再遠個一兩倍的距離,但他卻沒有嘗試,只是站在山頭上看了一會兒之后,就收回了神識,因為他知道,自己不遠處,師傅以及觀里的其他道人都把他圍成一個圈了,也不知道這是干嘛,心里怕自己的師傅發現什么,到時候可就不好解釋了。

  “師傅,您們這是干嘛?”

  睜開眼來后的鐘文,從凳子上站了起來。

  “徒兒,現在如何?有什么感覺沒有?”

  李道陵眼瞧著自己的徒弟沒有熬過兩個時辰,心里有些失落,但好在比自己以及師尊和師祖好太多了,心里也就把這失落感拋去了。

  “師傅,屁股有些麻。”

  鐘文可不知道自己的師傅以及其他道人為何圍著自己,最好什么也不說,真要問起來,就說自己睡著了。

  李道陵看了看鐘文,因天黑的原因,無法瞧清楚自己這個徒弟臉上有什么表情,隨之,喊著眾道人散去。

  陳豐去點了一些燈,李道陵隨后喊著鐘文進了他的屋子里去。

  “九首,為師問你,剛才你是不是陷入到一種似睡非睡的狀態?”

  進到屋子后的三人,李道陵看著鐘文,問了起頓悟的事來。

  “師傅,我剛才聽著您說的話后,聽著聽著就睡著了,師傅切莫生氣。”

  鐘文看了看站在自己眼前的兩人,心里緊張了起來,難道他們有什么發現不成?

  “徒兒,老實告訴為師,不要害怕,你剛才的樣子像極了陷入頓悟中了。”

  李道陵看著有些緊張的鐘文,摸了摸鐘文的小腦袋,安慰了一句,好讓鐘文說一說這頓悟的感受。

  “師傅,剛才我就是睡著了,但這迷糊之間,似有好多的字在眼前閃動,可我又不認識那些字,那些字總是圍著我,看得我頭疼。”

  鐘文半真半假的說了起來,或許有些過于兒戲了,可鐘文到此時,也沒弄清楚眼前的二人,到底是出于對他的好還是有什么想法。

  “好,好啊,九首,你剛才這叫頓悟,天下間,能有此天賦者少有,為師從未想過,你一個十一歲的小娃,竟然有如此大的天賦,為師高興啊。”

  李道陵聽完鐘文的描述之后,確認鐘文就是屬于天賦之功的頓悟了,只是可惜了,沒有抗下兩個時辰來,要不然這成就,可就真要超過太祖師了。

  但好在比自己以及師尊祖師三人都要好,而且不是一點的好,這種天賦,真要被那些有心人知道了,必然會來搶奪他的這個弟子的。

  “師傅,什么是頓悟啊?”

  鐘文不明白,雖然知道這字面上的意思,可這頓悟聽起來怎么像是前世所看的小說一般。

  “頓悟,解說不了,為師也不知道該如何向你解釋,這是天賦所帶來的,而不是常人所能擁有的,就如陳豐,他此生是不可能有此天賦了,而為師,在年輕時,曾有過一次頓悟的機會。”

  “……”

  李道陵向著鐘文開始講述起他以前的事來,從頓悟講,往著道法,以及天與地等。

  鐘文像個好奇寶寶一樣聽著,哪怕陳豐也是如此,對于他們而言,李道陵講述的,是一個新奇的世界,更或許是他們難以理解的一個世界。

  一個時辰后,李道陵停了下來,看了看陳豐,又看了看鐘文。

  雖然李道陵自己知道,自己所講的這些,他們并不能夠理解,這是需要時間以及經驗的積累,需要閱讀大量的道書,才能有所感悟的,至于聽不聽得懂,那也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好了,天色也晚了,你們二人趕緊回去睡覺去吧,以后,九首的早晚課就不要去做了,多些時間靜思一下。”

  李道陵看著眼前雙眼迷惑的兩人,知道講多了也難以理解,再加上這天色也漸晚了,他明天還要早些時間起來,準備這趟遠行呢。

  “觀主,師傅,您好生休息,我們告辭。”

  陳豐與鐘文隨既向著李道陵行了個禮,退出門外,回到各自的屋中去了。

  而鐘文,回到自己的屋子,關上屋門后,爬上床躺著,心里莫名的激動,同樣,也莫名的難以理解。

  就他剛才所聽李道陵的講解之后,對道法以及自己所認知的東西,開始有些不懂了。

  或許是因為主觀意識的影響,使得這兩種思想混在一塊,搞不清楚什么是頓悟,什么是道法。

  當然,鐘文還有很多的問題想問,但知道此時卻不是最好的時機,只能等幾年后,讓其他人所認同自己讀了不少的書,認了不少的字后,才能把心中的很多疑問問出來吧。

  躺在床上的李道陵睡不著,此時想著自己新收的弟子的天賦問題,怕自己這趟出遠門之后,誰要是知道了弟子的天賦,必然會來搶奪的,可要如何防范,那就得好好想一想了。

  雖然觀中除了他自己之外,還有陳豐,陳豐的身手雖然比不上他自己,但也算是可以護全好觀里觀外的。

  而且,陳豐除了身手不錯之外,對于對戰殺敵,也有著不一樣的認識與經驗,畢竟人家曾經可是一位將軍。

  再者,就今日之事,除了觀里的的幾位道人知道之外,外人基本是沒有的,李道陵心里還是對他們放心的。

  隨后,李道陵心里也漸漸的放松了下來,開始想著自己這趟遠門之行之事來。

  而在李道陵隔壁屋子中的鐘文,又開始陷入到李道陵他們所認為的頓悟當中去了。

  鐘文因為神識的變化,更想弄清楚這被自己稱之為神識的功用,以及其他的改變。

  當然,鐘文更期望的是神識不再需要他一心一用的狀態,就像前些天大虎的那件事一樣,真要探查什么的時候,只能站著不動,才能放出神識。

  閉著眼的鐘文,開始放出神識,在這屋子中竄來竄去,隨之出了屋子,往著外面去了。

  當神識來到家中,發現自己的爹娘和小妹,此時已經躺下,但卻說著鐘文在觀里如何如何。

  鐘文心中大為高興,以前只見畫面,卻是聽不見聲音的,如今卻是能聽見聲音了,這可比上帝之眼好太多了。

  “也不知道小文現在睡著了沒有,不在家里,這飯食也不知道吃不吃得習慣。”

  秀嘴里念叨著鐘文,心中擔憂著自己兒子。

  “不要擔心了,小文在觀里肯定會好好照顧自己的,李道長都是他的師傅了,我們要相信李道長。”

  鐘木根到是不會太過于擔憂的,而且李道長在他的心中,可以說是一位大神一樣的存在。

  鐘文聽著自己爹娘說的話,心中甚是溫暖,有著這么一對父母,自己還有什么可期盼的呢?希望自己爹娘能長命百歲,無病無災吧。

  神識離去,開始到處亂竄,東一去,西一竄的,像只無魂的野鬼一樣。

  當神識回到觀中的廣場上時,鐘文卻是從床榻上爬了起來,想試一試,是否能夠在移動中,就能釋放神識。

  “天爺啊,真的可以了,這真的是大變化了。”

  當鐘文爬起身來后,在屋子里走了幾個來回,而這神識依然停在廣場上,卻未收回。

  鐘文不明白這神識到底是個什么東西,像是虛無縹緲一樣,無物無實體的。

  說是神識,也只是鐘文前世所看的小說中描述的那樣,但鐘文情愿把這東西稱之為神識,心里更是期盼著,這就是神識。

  以后,只要有空了,必然要經常練習一番,也好嘗試一下有些什么功能。

  比如說,神識裹物,這點對于鐘文而言,必然是能做到的,只是目前只能裹住一些不是太重的東西罷了。

  還有什么神識殺人什么的,雖然鐘文沒有殺過人,但殺只野兔也是可以嘗試一下的。

  還有其他的等等諸多的功用,都有待鐘文去探索發現,再加之以利用起來,至于以后的生活,鐘文開始感覺有些小期待了。

  其實,在道法當中,還是有一些類似于神識一樣的東西,如天眼,天眼,法眼,慧眼,陰眼等諸多的這種類似的存在,只是,鐘文并不知道罷了,當然,鐘文的這種神識,卻與這些眼,有著很大的區別。

  “砰”興奮的有些過頭的鐘文,頭撞到了墻壁,好在沒用太大的勁,要不然這頭明天可就得起個大包了。

  “好了,還是趕緊睡覺吧,這太興奮也不是個好事。”

  暗忖的鐘文,隨既爬上床榻,開始準備睡覺,卻是沒有發現,就在鐘文興奮的撞了頭之后,隔壁的李道陵卻是聽見了,以為自己的愛徒出了什么事,趕緊爬起來,來到了鐘文的屋子外面,貼著耳朵,探聽著屋子里的動靜。

  李道陵聽到的只是鐘文在床榻上翻來覆去的動靜,想來剛才傳來的動靜,也只是床榻的聲音,隨之回到自己的屋子中睡覺去了。

  第二日清晨,李道陵醒來,收拾了一些東西后,背上包袱,手里拿著一把長劍,準備這趟遠門之行了。

  “觀主,要不要喊醒九首?”

  陳豐早已在外面等候了,看了看鐘文居住的屋子,向著李道陵提醒了一聲。

  “不用,讓他睡吧,我們走。”

  李道陵轉著頭,看了看鐘文居住的屋子,卻是聽見鐘文呼呼大睡所發出來的聲音,會心一笑。

  PS:介紹一本作者本人寫的第一本書(大唐幻游):無敵的日常,奇幻的生物,尋回家之門,我是‘大唐幻游’,每日萬更等您來閱。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