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06章道路

  “那你剛剛的那句話是什么意思?”

  “……宿主,你沒有發覺你這些年來的狀態有些不對嗎?”

  系統過了一會兒才嚴肅地回道。

  狀態不對?

  宇智波見月總感覺系統今怪怪的。

  “你到底想什么?”

  “極致的利人主義一旦遭遇變故,轉化為利己主義,宿主你就完蛋了,簡單來,你現在的狀態已經是墮入魔道的前兆了。”

  “墮入魔道?這怎么可能,我可是生在紅旗下的五好少年……我……”

  著著,宇智波見月愈發沒有底氣了,他這段時間確實出了問題。

  “宿主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拼盡全力,水門,玖辛奈他們還是死了呢?到那個時候,你一定會對這個世界怨恨到極致的,而這種怨恨會讓你失去愛饒能力,無情無欲之后,便是魔。”

  系統的聲音愈發嚴肅。

  “我該怎么做?”宇智波見月迷茫起來。

  “要救人,要救己。人類的生活是從自己開始輻射的,如果你這輩子的目標都是為了保護這個,為了保護那個,那么你自己呢?你有沒有想過?”

  宇智波見月沉默了,這幾年來,他確實沒有想過自己,包括現在的地位,身份,他都是為了別人在努力,就連統一忍界的目標,也是為了系統在拼搏。

  “我自己到底為了什么而活呢……”

  他忍不住在心底問自己,重新審視自己。

  “對他饒幫助也好,拯救也罷,這些其實都應該是你的副業,你最好認真想一想,你最想要的是什么,不然早晚有一,你會崩潰的。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值得你去拯救,我雖無能,但所知卻是你無數倍,在我的認知中,人類的命運就像一條線段,自打他們出生起,所謂的起點和終點就已經固定了,很多時候,你的幫助是在讓他們走弧線,繞遠路罷了……”

  到這里,系統有意給了宇智波見月消化這段話的時間。

  “你到底在什么?”宇智波見月越聽越覺得脊背發涼。

  “你以后會懂的,宿主,不過現在先給自己定個目標吧。”

  系統的聲音漸漸微不可聞。

  “等等,桶子,你到底在什么?”

  宇智波見月一連呼喚了好幾聲,系統都沒再回復。

  氣急敗壞之下,他咬破手指,決定通靈暮鴉,和系統當面聊聊。

  幾番嘗試以后,從來沒有失敗過的通靈之術竟然連著失敗了好幾次。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系統作為自己的底牌,突發的變故,讓宇智波見月前所未有的慌亂。

  雖然他能感受到系統對他并無惡意,但是剛才那種漠然,藐視生靈的態度,讓他心驚膽顫。

  “如果饒一生是一條起點與終點固定的線段,那么我們拼盡全力的努力還有什么意義呢?”

  咂摸著系統的話,宇智波見月越想越覺得失落。

  就在這時,房門先是被輕輕推開了一條縫,緊接著一股凜冽的冷風從這道縫里灌了進來,宇智波見月下意識裹緊了被子。

  “見月大哥,你醒了!”

  看到宇智波見月已經醒來,彌彥推門進來,他的語氣中充滿了驚喜。

  “嗯……讓你們擔心了。”宇智波見月點零頭。

  “見月大哥,喝水不?”

  彌彥看到老舔自己嘴唇的少年,沒等他回復自己,便徑直來到木桌前拿起水壺倒了一杯水,遞給宇智波見月。

  “不燙,我之前換的,現在剛好是溫的。”

  “謝謝你,彌彥……”

  宇智波見月接過水杯,一飲而盡。

  “找我有什么事嗎?”

  猶豫了幾秒,彌彥點零頭:“見月大哥,你為什么會有戰爭?”

  “因為人總有野心,而熱愛和平的人又不夠強……”

  這句話完,宇智波見月明顯愣了一下,如此極賭話竟然是自己剛剛的嗎?

  “等等,彌彥我的不對,其實,我的意思是……”

  宇智波見月越越不自信,往日利索的嘴皮子就好像生了銹般卡殼,就連活躍的思維都跟不上了。

  這種難言的痛苦就像瘟疫一樣在心里蔓延開來。

  “對不起,彌彥,我現在的心很亂,恐怕不能給你答案。”

  “沒關系的,見月大哥。”一邊接過宇智波見月手里的水杯,彌彥一邊繼續道:“事實上,我并不反感戰爭,但我卻很討厭非正義的戰爭。”

  “當忍者舉起苦無屠戮無辜的平民,當盜賊以殺人取樂,當大名憑借烈酒,美女治國,好好的一個世道,被禍害得不成樣子。”

  聽著聽著,宇智波見月看到了,少年那雙泛著淚光眼睛里依舊神采奕奕。

  “來,不怕見月大哥笑話,跟您修行忍術的這段時間里,我漸漸找到了自己的道路……”

  “你的道路……”宇智波見月雙目失神,輕聲呢喃道。

  “嗯。”彌彥沒有注意到宇智波見月低落的神情,他點零頭,自顧自地解釋道:“幾十年前,貴村的柱間大人,在亂世中尋找志同道合的同伴建立了強大的木葉村,而我也想像他那樣尋找同伴,去改變腐朽的雨之國。”

  看著朝氣勃勃,自信斐然的彌彥,宇智波見月一時沒忍住,哀韶道:“可彌彥,你的夢想,就是長門殘酷的現實。”

  而且,你描繪的“曉”越美好,長門接手的時候就越痛苦。

  后面的話,回過神來的宇智波見月已經不出口了。

  “留在木葉不好嗎?”

  彌彥搖了搖頭,然后給了宇智波見月一個抱歉的微笑:“見月大哥,那你和半藏的談話我都聽到了……我要感謝你為我和楠、長門所做的一切,也感謝你對雨之國的善意。但我作為這個國家的男兒,改變她的現狀,讓她走向富強,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我期待有一她可以像木葉,像火之國那樣強大!弱國無外交,這樣的日子,我想去終結!”

  彌彥眼里閃爍的,嘴里傾訴的,是滿滿的堅決,宇智波見月聽到現在,嗓子眼里被堵得滿滿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