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46章會議進行時。

  雖然心里是這么想的,但是宇智波見月可不會這么說。

  他朝團藏笑了笑,說道。

  “團藏大人,請相信身為火影弟子的他們吧!”

  見少年拿猿飛日斬說事,團藏不好反駁,只得沉默起來。

  “我覺得小見月這樣安排還是比較穩妥的,不過你真的決定要去前線了嗎?”

  三代火影給這件事下了定論以后,目光灼灼地看向身旁的少年。

  對于綱手、自來也和大蛇丸的實力,他還是比較清楚的,起碼他們打不過,全身而退的能力還是有的。

  比起這些,他現在更想知道的是小弟子的想法,他總得這小子上戰場的動機不純,可又想不到什么爆點。

  宇智波見月看著師父想在自己臉上看出花來的表情,顯得非常淡定。

  “是的,師父,我決定了!您常說,火之意志的精髓在于保護同伴,而我將地踐行您的意志。”

  少年的聲音中充滿了堅定,可三代火影卻越想越不對勁。

  稍作思考之后,他笑著對少年說道:“真不愧的我弟子!不過見月啊,你畢竟還年輕,就讓我的族叔,茍浩上忍陪你一起去巖隱戰場吧。他是個經驗豐富的老兵,或許會幫上你的忙。”

  “已經開始不信任我了嗎?”

  宇智波見月在心里暗嘆了一聲,然后露出了感動的神情。

  “師父處處為我著想,我又怎么會不領情呢!”

  “那就這么定了!”

  猿飛日斬笑著點了點頭。

  既然看不出什么,派族叔過去應該可以萬無一失。

  宇智波見月亦不甚在意,到了戰場,他是主,猿飛茍浩是輔,翻不起什么風浪的。

  會議室內,師徒二人的交鋒,沒有人知道,他們眼里看到的是一副非常和睦的場景。

  看到這個議題結束,志村圓藏連忙繼續主持起來。

  “接下來是中忍考試事宜,有請見月大人。”

  聞言,宇智波見月在一片掌聲中,站起身,匯報起來。

  “本次冬季中忍考試,參加人數共計65人,包括鞍馬正清,油女志微……,場地位于死亡之森,考試內容分為筆試和實戰,具體來說,實戰又分為小隊演習和個人實力競賽。總計有30名教員負責監考,以上就是全部。”

  少年的匯報簡單明了,讓人一聽就懂。

  看著高層席間,少年那張年輕得可怕的面容,眾人總是忍不住有一種詭異的錯覺,這小子真的不是一個政界老油條嗎?這長相太有欺騙性了!

  有別于一眾上忍驚嘆的目光,高層席間的三代火影,臉色莫名地沉了下去。

  這幾年來,他覺得自己做得最蠢的決定就是把忍者學校交給宇智波見月。

  這幾屆的畢業生,明面上信仰的是火之意志,暗地里信仰的其實是利益至上的政客信條。

  小弟子身上那種精致的利己主義,被這些學生學了一個淋漓盡致。

  現在,流傳于忍者學校的火之意志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隨著這些孩子從忍者學校畢業、成長,勢必會產生巨大的影響。

  這也就意味著,新一代的思想和他這個火影的思想漸漸有了分歧,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這種分歧只會愈演愈烈。

  如果他無法做出改變的話,一旦這一輩的忍者成長起來,他這個火影就可以正式宣布退休了。

  這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

  最令他難受的是,自己這個小弟子做事向來滴水不漏。

  通過這小子四年來的經營,現在的忍者學校不光和各大家族是利益共聚體,甚至就連根部都加入其中,無法擺脫經濟的支持。

  不是他想動就能動的!

  “不過,正好可以趁著小見月去戰場的這段時間,把忍者學校重新掌握在手中。”

  三代火影心里漸漸有了計較。

  這時,他忽然注意到右側的光線一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