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18章 拆散一對是一對

  林冬無所謂的結算了一下,心如止水的那種。

  之所以心如止水,那是因為自家的項目,結果都已經出來了才開始結算的。

  知道總票房,那能有多少回頭錢就是一目了然的事情了。

  至于海外的播放權什么的,都可以忽略不計,只有暹羅那邊賣了五百萬,其他的都只是幾十萬的樣子。

  全都算在里頭了。

  不過,一部三千萬的電影,賺到手3.5億,這大概就是很多人一門心思的想要投資電影的原因吧,不然呢,難不成想著晚上一起蓋被子讀劇本不成。

  林老板心情郁結。

  兩部自制電影都已經大爆了,他特別擔心杜啟喜的。

  趁著閑來沒事,林冬跑去杜啟喜的辦公室查探。

  辦公室沒人,會議室那邊有聲音。

  會議室很大,他和張錦程在一層樓里頭各占一半,大部分電影相關的準備工作都是在這里完成的,此時的杜啟喜正在和自己的編劇團隊做設定。

  離老遠都能聽到他有氣無力的痛斥:

  “大哥,你今天拿給我看的圖,和昨天有什么區別嗎,啊?你把區別指出來給我看,還是說你打算讓我玩找不同游戲。”

  “還有你的這一版,這怪獸是來賣萌的嗎,我說了多少次,不要把無知當個性,我們做的是山海,不是Q版西游。”

  “你的這幾個分鏡,你畫給誰看的……”

  扣扣,林冬敲了敲門,里頭的一群編劇全都松了口氣。

  救星啊。

  今天的七喜哥脾氣太大了,即便大家都知道你說的對,也能夠從你的批判中學到不少東西,但是你沒必要把我們當兒子訓吧。

  而且就算我們想認你當干爹,你也不見得同意啊。

  “七喜哥,干嘛這么大脾氣?”林冬很好奇。

  天哪,是哪個天使替我出了氣,讓這個剛剛才從后面給刺了我一下的家伙如此氣急敗壞。

  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

  當然,作為好兄弟,林冬必須要裝出一副關心的樣子。

  誰惹你生氣,兄弟我去砍他。

  “唉,沒事,”杜啟喜看到是林冬,將手里的馬克筆往桌子上一扔,說道:“行了,你們繼續改吧,回頭發我郵箱,今天早點下班吧。”

  說完,他抓起外套,和林冬一起離開了會議室。

  回到辦公室關上門,他將自己重重的摔在沙發上,長長的嘆了口氣。

  這是明顯有事啊。

  林冬跑過來雖然是準備著給杜啟喜使絆子的,但是看到自家哥們這個樣子,他也不好真的就幸災樂禍下去。

  都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了。

  “咋了,是家里出事了嗎?”林冬問。

  “沒有,家里都好,”杜啟喜遲疑了一下,回道:“感情上出了點問題。”

  “什么問題,有什么不開心的事情,說出來讓我樂呵樂呵。”不是家里出問題,那就可以隨便調侃一下了,巫師大人不需要感情。

  杜啟喜當然不會因為這點事生氣,實際上,哥們之間能夠互相diss的限度超乎想象。

  他能說出是感情問題,就已經有傾訴的打算了。

  七喜哥半年之前追尾了一個女司機,然后就認識了,對方家里是做餐飲連鎖的,家產至少以億來計算,所以首先就排除了貪圖他這個大導演的財富。

  二人的相處非常愉快,至少杜啟喜是這么認為的。

  一個是才華橫溢的傳奇天才導演,一個是性格開朗的漂亮女生,倒也符合郎才女貌的設定。

  不過,甜蜜過后,很多現實的問題也逐漸暴露了出來。

  女孩家境優渥,長得也好看,從小就是眾星捧月的焦點,用通俗的話說就是舔狗一堆,備胎無數。

  盡管女孩并不覺得這些人的存在是什么備胎。

  她稱之為男閨蜜。

  勾肩搭背、嬉笑怒罵,甚至大半夜跑出去一起小酌。

  杜啟喜表示對這種男閨蜜很不喜歡,女孩卻覺得他小氣,以小人之心揣測別人的友誼。

  她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總不至于為了談個戀愛,連自己都做不成了吧。

  沒毛病!

  很有道理!

  直男癌閃一邊去!

  “當時我也覺得自己實在太大驚小怪了,既然喜歡她,就應該試著接受她的生活方式,直到我拍完戲做完宣傳,發現她和男閨蜜一起出去旅游,拍幾百張合影,有些舉止親密的過頭,她怎么想我不知道,但那個男閨蜜絕對心懷不軌。”杜啟喜打開酒柜,給自己倒了一杯,一飲而盡。

  滿臉都是苦澀。

  “男人理解男人。”林冬點點頭。

  或許有所謂純潔的友誼,但前提是兩邊都純潔,只要有一邊不純潔,那就是自欺欺人。

  “我跟她吵了一架,她對我很失望,以為我是搞藝術的,應該比一般人更懂得變通才是,沒想到我是個老古董,山頂洞人。”

  杜啟喜攤攤手。

  “她和男閨蜜在一起膩歪的時候,你什么心情?”林冬問。

  他不懂什么感情的問題,但他是一個巫師,巫師的行為直指本心,從最根本的位置出發,很容易就找到癥結所在。

  杜啟喜炸毛似得摔了一個酒杯。

  “我特么能有什么心情,我特么覺得整個世界都是綠色的。”

  “她和男閨蜜之間清白不清白,這個你確定嗎?”林冬又問。

  “這個有意義嗎,不管清白不清白,我特么腦子里都覺得他們不清白,讓我覺得惡心!”被林冬引導者,杜啟喜說出了潛意識里的結論。

  這個結論,連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

  原來,自己口口聲聲說著喜歡,內心深處卻把對方想得那么臟。

  “這不就結了嗎,無所謂對錯,不合適就是不合適。”林冬一臉無辜,能拆散一對是一對。

  “唉,”杜啟喜也知道自己該怎么選擇了,他頹然的問道:“你說,男女之間有純潔的友誼嗎?”

  “我覺得還是有的……吧。”林冬其實也不確定。

  “男女之間有純潔的友誼,但是男閨蜜沒有。”杜啟喜搖頭。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