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84章?億萬富翁誕生

  居然這么賺錢!

  大家都有些振奮,也更加的信任任振全這個操盤手。

  林冬算了一下,自己10的占比,如果是6300萬,這兩年他一共投入了三千萬左右,一下子就得到了過半的利潤。

  更重要的是,還有十四個項目沒結算呢。

  或許,有人覺得兩年三千多萬也沒多少,人家林老板投資個電影都有十幾億的利潤。

  你如果在林老板面前說這種話。

  他估計能扇耳光活活扇死自己,因為他也不想啊。

  本來是沖著賠錢去的,卻賺到了別人累死累活都賺不到的錢。

  而林冬能立刻結算的原因在于系統,不然他也得等好幾年,電影上映完了之后才能拿到錢。

  更何況,StarVC前面都在試水,還沒有大規模的動作。

  任振全已經打算徹底退出娛樂圈,專心的打造他的商業帝國,到時候StarVC也會步入投資正軌。

  而在StarVC里面,林冬只是占了10的份額而已。

  像任振全占有25的,收入就是1.5個億。

  除了那幾個排名特別靠前的明星,誰兩年能收入這么多錢。

  再說了,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再牛皮的明星,就比如范雪雪,她也不敢保證自己能一直紅下去。

  也難怪明星們紛紛開始做生意。

  “為了VC的發展,我提議大家留下一半的資金做繼續投資。”任振全說道。

  這種事自然也沒有人有意見。

  這會兒,就算任振全說他自己是個騙子都沒人愿意散伙。

  林冬發現,即便是留一半繼續投資,自己也能入賬3150萬。

  賺錢啦,賺錢啦。

  有了這3150入賬,他的個人總現金就達到了1.305億。

  億萬富翁了啊。

  其中大部分來源自片酬。

  捉妖怪兩部拿了2000萬,人魚1200萬,新蜀山1500萬,終極挑戰600萬還有湄公河450萬,加一起5750萬。

  新蜀山本來是一千萬,后來反反復復的拍,林冬就決定給大家漲一波片酬。

  輪到他的時候,他美滋滋的給自己漲了五百萬。

  一千五百萬雖然不少,但是距離天價片酬還非常的遙遠。

  整個劇組加一塊,片酬都不超過一個億。

  相比較4.4億的總成本,其實《新蜀山》的片酬預算并不過分。

  小餅干,服裝、辣條三個代言加一起2050萬。

  此外,還有《敢問路在何方》林冬得到了2300萬分紅,后來拿1000萬投資了《港不容易》。

  也就是說,這筆錢還剩1300萬。

  他在此之前還攢了一點,差不多有一千萬。

  林冬身在娛樂圈,不可能一毛不拔整天蹭公司吃喝。

  而且,他還給了東北二老一些錢。

  所以目前個人賬戶余額大概是9900萬。

  現在StarVC發錢了。

  這樣他就有了1.305億。

  嗯,他計劃拿出五十萬去吃點好吃的。

  也可以幫人家陳小蠻的車子保養一下,不至于都是他在開,還要人家自己花錢保養吧。

  他如果想投資周勃和寧海的新戲,就必須拿出來1.325個億.

  所以他只需要再賺250萬就夠了。

  嗯,這個數字非常的吉利。

  港不容易過幾天分賬,到時候必然有一大筆錢,林冬現在一點都不用擔心。

  “對于未來一年的投資規劃,大家有什么建議嗎?”任振全開完了會之后,照例詢問了一番大家的意見。

  其實,在座的除了黃達岸,都不是啥投資達人。

  所以這會兒說什么都不合適。

  于是大家紛紛搖頭。

  但是任振全并不覺得自己是走個形式,他的眼神停留在林冬的身上。

  相比較克萊斯特人家那一攤子,他們StarVC就是小弟弟。

  克萊斯特從2011年到現在,都不足五年的時間,人家已經成為一家跨好幾個行業的集團企業。

  因為沒融資沒上市,所以沒辦法確切的說這家公司值多少錢。

  但是毫無疑問,幾百億是完全沒問題的。

  甚至有人說,單只喵爪網和喵牙直播,這兩個任何一個都能估值百億。

  這玩意怎么說呢。

  只能人比人氣死人。

  而一手締造這一切的人就像一個人畜無害的鵪鶉,蹲在這里一個勁的埋頭吃,一點都不打算貢獻自己賺錢的經驗。

  “看我干嘛?”放下手里的烤乳鴿,林冬一臉疑惑。

  剛才自己太過于專注于吃,而忽略了什么內容嗎?

  不會吧,因為一直一邊吃飯一邊開會,他已經鍛煉出非常出色的一心二用本事。

  “有沒有比較好的項目,帶我們玩玩唄。”任振全干脆也不拐彎抹角了,他發現對付林冬這樣的人你就必須明明白白的說清楚。

  “不是說咱們風投不投自己家人的生意嗎?”林冬很無辜。tarVC的決策機制非常特別,由于明星都有不同的情況和特質,在實際操作過程中會遇到比其它VC更復雜的情況。

  有時一個項目很好,但是很有可能是自家人的代言、合約中的某些約定有沖突。

  所以從一開始的時候,大家就一致決定,凡是StarVC里面的人代言的,VC就直接排除在外。

  后來又規定,即便是大家自家的產業不能沾染。

  比如黃達岸弄個酒莊,VC就不能投錢,比如任振全開了一家新公司,VC也不能投錢。

  雖然有些項目可能會錯過,但這是一種態度,涉及到的是原則問題。

  這些原則都是任振全制定的,他覺得這是VC能夠長久存續的基礎,不然的話,早晚都會出現大家為了私利,不斷地從風投基金扒拉錢的事情。

  實際上,任振全名下公司一大堆,他還真有條件做這樣的事情。

  也正因為這些原則,大家才愈發的對任振全放心。

  “有沒有你看好的,不是你們克萊斯特主導的那種項目,不能光靠我一個人想主意啊,有好的機會,大家都得積極一點。”任振全說道。

  林冬很認真的想了一下,還真想到了一個。

  “我們之前投資了一部電影,當時制作成本說是3.5億,我們投資了其中三億,現在預算成本被算到了5.4億,也就說出現了1.9億的缺口……”

  他說的是《小破球》。

  因為成本的增加,克萊斯特的投資比例被不斷的稀釋,最后占比是55。

  投資比例高并不意味著項目就屬于克萊斯特的,這個項目不管外面投進來多少,都是華影主導,所以不算違反StarVC的原則。

  如果StarVC吃掉這剩下來的1.9億,等到《小破球》上映,到時候至少能帶來6.78億的分成票房。

  去掉成本之后,也還有4.878億。

  幾年時間賺4.878億,這買賣估計沒人說不賺錢吧。

  然而,林冬正介紹著這個項目,突然發現大家看他的眼神非常的奇怪。

  他這才醒悟過來,這部電影之所以沒人投資,是因為不管是什么資本都看不上它,都覺得這玩意是華影為了完成上面對科幻電影期許而做出的妥協。

  是鄭智任務。

  大家都不像林老板這樣能夠提前結算,自然不知道這部投資5.4億的電影,總票房高達49.65億。

  說出來都會覺得是笑話。

  “算了,投資電影的事,咱們先放一放。”任振全幫林冬弄了個臺階,最起碼沒有指著他的鼻子罵他神經病。

  林冬無奈,只好閉上了嘴巴。

  如果以后還有機會的話這個假設的前提是他沒能在《小破球》找到錢之前就離開這里回了巫師世界那他就自己弄點錢把這邊給投了。

  “最近比較火的行業,花的錢都太多了。”周勃撓撓頭,一臉的無奈。

  他是真的沒啥投資天賦,除了自己演戲賺點錢,也就跟著任振全一起混點投資分紅了。

  如果非要他來說,他可能會說不如去青島投資海鮮餐廳。

  嗯,就是如此的接地氣。

  “比較火的,你們覺得共享單車怎么樣?”林冬突然又想到還有這一茬。

  于是,他就介紹了一下克萊斯特投資的這三家共享單車企業,說道:“去年年初的時候,這三家共享單車基本上估值都不超過一個億,但是現在,一個三億,一個三點五億,還有一個暫時還沒進行A輪融資,不過我估計不會低于兩三個億。”

  “共享單車這個啊。”任振全精神一震。

  開始詢問細節方面的東西,比如怎么和這些企業接觸,這些企業都比較在乎什么東西,比例還有資金等等。

  “我們家裴總選擇的這三個就比較不錯,現在已經是行業第三了,VC如果想投資的話,我覺得應該趁早,后面利潤空間可能就沒這么大了。”林冬提醒。

  他和裴潛龍討論過共享經濟的問題。

  現在由于剛剛興起,資本如同聞到了血腥的鯊魚蜂擁而至,可是這個行業畢竟沒啥盈利點可言,未來的發展充滿了崎嶇。

  等到資本逐漸冷卻,就應該沒有現在這么瘋狂了。

  任振全很明顯上了心,還央求林冬給了裴潛龍的聯系方式,打算親自去拜訪一下這位克萊斯特的軍師大人。

  投資圈的人,當然不可能不知道裴潛龍。

  施珊珊是克萊斯特的管理者,為人低調,可裴潛龍這個戰略副總裁卻完全不知道低調為何物。

  他執掌公關法務,動不動就和人打官司。

  小到網絡鍵盤俠,大到集團公司,真心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典型。

  更關鍵的是人家根本不是專門打官司的,打官司只是人家沒事時候的消遣,人家的正職是公司管理還有戰略投資。

  最近,他更是閃電般的拿到了一個支付牌照。

  就在大家搞不清楚克萊斯特究竟要干什么的時候,鋪天蓋地的宣傳已經出來了,說是要在春晚上向全國觀眾發五億紅包。

  就連企鵝和阿貍都坐不住了,開始針對性的制定一些狙擊策略。

  人家這才叫風云人物啊。

  不動則已,一動就咬人。

  可疼可疼了。

  林冬自然不會拒絕,如果任振全這邊真的能夠趕上這一趟財富列車,他也能跟著賺不少啊。

  至于裴潛龍用克萊斯特名義投資的那些錢,和林冬本人又沒有多大關系。

  那些錢,他既不能拿來買包子,也不能拿來買勞斯萊斯。

  林冬這邊收了3150萬,那邊歡趣影業也找他分錢了。

  《港不容易》總票房24.8億,僅次于今年票房26億的《捉妖怪》,差一點就成為年度票房冠軍,同時也是新的華語電影的票房新紀錄。

  這其中,王順溜的婚變發揮了不小的作用。

  這部電影票房是《泰不容易》的一倍,但是質量其實是比不上《泰不容易》的。

  當然,這種質量的說法是口碑上的。

  你如果從藝術上,從思想上來看,《港不容易》其實更上一籌。

  和三年前單純搞笑的《泰不容易》相比,《港不容易》做了一件注定得罪人的事,那就是一個中年男人有了更大的話語權,就會擁有更強烈的表達意愿,結果就是一個叫做“說教”的自我意識覺醒了。

  這部《港不容易》講述了太多不那么喜劇的東西。

  單純的喜劇片,是不太會得罪人的,因為它們不太涉及人生觀,最大的問題無非就是不好笑。

  徐朗沒打算只是拍一部喜劇片。

  這個中年禿頭第二次執導,已經不滿足于只是博君一笑。

  他有更高追求我要言志了!

  看了這么多年春晚小品,大家已經無師自通,知道了“說教”的套路。

  好比一個搞笑的小品,等到了后半段,笑料包袱差不多抖完了,就會忽然想起一個煽情的音樂。

  每到這個時候,大家就明白:主題來了,這是要進入升華的階段了。

  林老板也去支持了一張電影票。

  整場戲看下來,他就一個感覺,這就是中年男人的一次出軌未遂看膩了大奶的乏味,又不愿為小三真的犧牲,簡直就是一場硬不起來的萎縮約泡而已。

  也正是因為這些種種原因,《港不容易》如此的陣容,依舊沒能敵過《捉妖怪》的票房紀錄。

  幸好這部電影還有大家熟悉的徐朗,還有大家熟悉的王順溜,哪怕缺了一個周勃,依舊能夠讓大家笑得無比開懷。

  再加上王順溜婚變的新聞至今熱度未減,《港不容易》才沒有輸的太難看。

  徐朗的第二部戲不僅談不上撲街,甚至毫無疑問的讓他成為三十億大導,差一點點就是四十億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