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83章?支付閃電戰

  克萊斯特得到了批準,閃電般的收購了快聯支付。

  快聯支付成立于2013年,其經營范圍包括電子支付、支付結算和清算系統的技術開發與技術咨詢服務;互聯網支付、移動電話支付、數字電視支付業務;計算器技術服務,計算器軟、硬件設計、技術開發、銷售;數據庫及計算器網絡服務;在線數據處理與交易業務、信息服務業務。

  簡單的來講,這就是一個第三方支付平臺。

  中星在2014年以鵬城快聯支付網絡有限公司為主體,成功申請到了“互聯網支付、移動電話支付、數字電視支付”的支付業務許可。

  快聯支付2015年營收為401.8萬元,凈虧損1121.7萬元。

  打算精簡自身業務的中星集團沒怎么猶豫就答應了這項收購。

  克萊斯特出價4.2億,獲得快聯支付網絡有限公司100的股權,并且快速的解散了這家公司的團隊。

  快聯支付也改名為支付喵。

  自此,克萊斯特通過這項收購案,成功的擁有第三方支付業務中的互聯網支付、移動電話支付業務,以及一個數字電視支付業務。

  其實,從業務類型看,最值錢的是互聯網支付、移動電話支付、銀行卡收單。

  受致富寶、微信等移動支付的影響,最不值錢的是固定電話支付,此外,預付卡也正處于被移動支付逐步蠶食和替代的尷尬境地,售價也受到影響。

  如果要求互聯網支付、移動電話支付、銀行卡收單三項全有的,價格沒有十億八億根本拿不下來。

  裴潛龍這一次經過比較,放棄了銀行卡收單業務。

  這個業務就是pos機,終端刷卡。

  克萊斯特的業務處于終端的只有喵尾巴院線,不過一般很少有人看電影刷銀行卡信用卡,幾十塊錢的東西,掃碼支付就完事了。

  反倒是數字電視支付業務,這玩意對別家可能用處不大,不過克萊斯特不一樣,咱家有數字電視業務。

  畢竟M站已經和各大電視機品牌開展合作。

  到時候電視購物也能算得上是一種優勢。

  誰知道未來會怎么發展呢。

  擁有支付牌照的企業說多不多,說少不少。

  自2011年到2015年,央行一共發放270張第三方支付牌照。

  這其中,大部分都無法滿足克萊斯特的業務需求,能滿足的也就幾十個。

  幾十個里面有的有意出售,但絕大部分要么不想賣,要么打算待價而沽,愿意出售的就只剩下七八個。

  業務要能滿足克萊斯特,還要足夠的快,快聯支付就成了不二之選。

  同樣在為了牌照努力的大米科技,同樣考慮過快聯支付,但是因為沒有銀行卡收單業務,所以只能忍痛放棄。

  畢竟,他們家是賣手機的。

  除了線上銷售,線下也是不能放棄的基本盤。

  所以他們轉頭選擇了捷付睿通。

  不幸的是,2015年上半年就在搞的事情,弄到了現在也沒見成功,還讓大米陷入經濟糾紛當中。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都有可能對簿公堂。

  2015年7月6日,盛銀和睿將其持有的65捷付睿通股權轉讓給大米科技有限責任公司,轉讓結束后盛銀和睿仍擁有捷付睿通32的股權。

  然后,盛銀和睿表示,賣掉股權之后,他們對捷付睿通的經營狀況就一無所知了。

  多次提出召開股東會、董事會,人家都不理會。

  32雖然不是絕對控股,最起碼也還有權查閱公司章程、監事會議決議、財務會計報告,對公司的經營提出建議或者質詢,但其查閱相關資料的要求被捷付睿通拒絕。

  最后,盛銀和睿請求依法行使股東對公司的知情權,并提起訴訟。

  直到現在,大米都沒能把這玩意兒買下來。

  其實,他們就是耍無賴。

  想要100控股,人家不同意,既然如此,他們就故意惡心人家,非要逼的別人把剩下來的32也交出來才行。

  資本,任何資本都是貪婪而且無恥的。

  相比較來說,裴潛龍的手段就讓人嘆為觀止了。

  人脈廣闊,拿到上頭批準,前前后后不過一周多的時間。

  當然,這也和克萊斯特納稅的干脆利索和好口碑有關,尤其是人家做慈善,從來沒想到拿慈善的錢去抵稅。

  然后和中星的談判只經歷了一輪,半天時間就達成了合作協議。

  4.2億是中星計劃賣給大米的價格。

  裴潛龍沒有斤斤計較,直接吃了下來。

  收購沒有了阻礙不說,還達成了不少其他方面的戰略合作。

  比如手機預裝軟件,比較綜藝廣告競標等等。

  其實,克萊斯特如果自己申請牌照,應該也不難拿下,哪怕是在上面已經逐漸減少牌照發放的情況下。

  由于前期發放了大量支付牌照,行業進入優勝劣汰的狀態,一些行業問題也逐步涌現出來,如挪用客戶備付金、偽造變造交易和財務資料、超范圍經營支付業務等,央行收緊了牌照發放,并對于一些違規企業進行了注銷處理,從2015年8月到2016年1月,央行先后注銷了三家企業的支付牌照,均為預付卡類牌照。

  克萊斯特的優勢在于,它并不尋求支付業務的利潤。

  而他本身所經營的業務都算得上優質資產這不是廢話嗎,都還沒上市融資呢,而且各個業務部門一個比一個乖寶寶。

  別人家的直播在走擦邊,別人家的視頻網站各種惡俗,別人家的網購平臺假貨爭議不斷。

  而克萊斯特從來沒有這方面的問題。

  就連電影投資方面,克萊斯特也有非常大的比例傾斜到了文藝片。

  在大佬們的眼中,這是一家有良心有情懷的企業。

  不過,自己申請實在太慢了,沒有個一年半載根本申請不下來,遠遠沒有并購來的干凈利索。

  毫無疑問,隨著上頭牌照越發越少,通過并購的方式獲得牌照也會成為常態。

  后面還有團美、唯品會、美的等一大批有互聯網業務的公司需要這種牌照,牌照的價格只會越炒越高。

  買下來,只要不被吊銷,基本上就是穩賺不賠的買賣。

  此外,裴潛龍還需要支付一筆遣散費,讓原本快聯支付的人離開這家公司。

  克萊斯特不挑人,可是也沒必要養著他們。

  這件事林冬給了十個億,現在還剩下五億多,什么都算上,也可以發五個億的紅包,裴潛龍覺得這樣足夠了。

  當然,如果林總繼續砸錢,十億他也不嫌多。

  紅包的形式很多,紅包雨啦,轉發得紅包啦什么的,都是常規操作。

  還有翻牌子搜集一只喵。

  只要玩家下載克萊斯特任何一家的產品,都能隨機獲得一個“喵頭”、“喵尾巴”、“喵腿”、“喵身子”、“喵喵”的卡牌。

  其中喵喵可以當做其他四個部件中的任何一個。

  湊齊四個卡牌,就可以在大年初一打開一個大紅包,里面會隨機出現現金獎勵、喵系列會員、消費卡等等。

  如果你下載完所有的喵系列愛屁屁,都沒能得到完整的四張卡牌,這也不算啥難解決的問題,你可以和你的朋友換,互相交換自己沒有的。

  什么,你朋友沒下載?

  那你快點慫恿他們去下載吧,貓廠啥都有,總有一款你能用到的。

  這種風云變幻沒辦法影響到林冬,他已經學會不去干涉公司具體的經營。

  因為他發現就算他去瞎折騰,也未必能夠把不該黃的折騰完蛋,反而會陰差陽錯的大賺特賺。

  所以,只要把握虧錢的重點,其他的不聞不問就行了。

  從車庫里開出陳小蠻的車他自己的車太掉份。

  反正陳小蠻駕照還沒拿到手,他先幫忙開上路磨合一下也沒什么不對。

  轟轟隆隆一頓折騰,林冬將車停下了約定的餐廳門口。

  迎上來的泊車小哥哥很殷勤,畢竟見過世面,一眼就看出這是兩千萬的跑車。

  能開這種車來吃飯的,要么大富大貴,要么是二奶,要么是微商。

  “謝了。”林冬點點頭,豎起領子往里面走。

  再往里面走一些就又有人迎上來,問了情況之后就把他給帶進去,這家店是任振全名下的,走高端路線,StarVC的這些人今天就約在這里。

  “不好意思,有點堵車。”林冬將大衣脫下來,掛在衣架上。

  “嚯”李雪雪見狀吹了個流氓哨,贊道:“幾個月不見,你這身材真是越來越好了,我決定成為你的顏粉。”

  “男未娶女未嫁,什么粉不粉的,直接推倒他。”黃達岸一臉鄙視。

  “姐,求放過!”林冬拉開一張椅子坐下來,離李雪雪遠遠地。

  這些明星啊,在公眾面前一個個矜持著呢,完全不食人間煙火,其實背地里和正常人沒啥兩樣,關鍵只在于場合而已。tarVC這些人開了幾次會,又形成了利益共同體。

  連黃段子他們都敢講了。

  “再等一會,周勃和章采薇還沒來。”林冬進來,任振全也就抬頭看了一眼,很快就繼續低著頭打游戲。

  “任哥,游戲有這么好玩嗎?”林冬湊過去一看,心里就是一嘆。

  連這樣日理萬機的風投掌舵人都開始玩《王者》,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

  “好不好玩,你不清楚啊。”任振全快速的反掉了對家的紅爸爸,風騷的一個位移,和大龍擦肩而過,讓對面抓他的五個人撲了個空。

  “屌啊,這韓信玩的666.”林冬只有羨慕的份。

  他是巫師,反應能力超人一等,可玩游戲不行就是不行,就算他是巫師之王也沒用。

  “你玩什么的,回頭我帶你兩把。”任振全覺得自己確實屌的飛起。

  “你們倆別聊游戲了行不行,咱能聊點正事嗎?”黃達岸非常的不滿,這么嚴肅的場合。

  “你不就菜嗎,比你老婆都菜。”任振全和黃達岸是好友,自然也認識云寶兒,實際上,他當初還是親友團的一員。

  “我一個明星……”

  “我聽說楊曦是王者,冬子,你讓人看看她多少星,我現在王者12星。”任振全踢了踢林冬的皮鞋。

  “別逗了,咱怎么能私自查看用戶信息呢。”林冬不買賬。

  “你們這游戲真的挺火的,身邊很多人都在玩,我也玩了一下,就是段位比較低,現在也還是鉑金。”安茜弱弱的開口。

  “你別跟她玩,帶不動。”任振全警告。

  “閉上你的嘴,好好打你的游戲吧。”李雪雪撈起果盤里一顆提子,準確命中了任振全的額頭。

  這會兒,周勃和章采薇也過來了。tarVC幾個人全部到齊。

  任振全快速的解決了游戲,開始說生意上的事情。

  為了給自己賺零花錢,不至于擁有幾百億價值的公司卻要為了幾萬塊錢發愁,林冬額外搞了兩攤子生意。

  一攤子是StarVC,一攤子是和徐朗他們合作的歡趣影業。

  歡趣影業就是投資電影,而且只投資哥幾個自己的電影,算是互助互惠的群體。

  而且,他們不接納外來的資本。

  畢竟不管是徐朗還是寧海,其實都有票房保障。

  大家一起吃獨食也很美滋滋。

  最多就是被那些看不順眼的人黑一黑。tarVC不一樣,這是風投,一切都按照正常的商業行為進行操作,考驗眼光和運氣。

  目前,入伙的也就任振全、李雪雪、黃達岸、林冬、周勃、章采薇、安茜,一共才七個人。

  除了任振全25、李雪雪20,黃達岸15,其他幾個都是10。

  如果需要錢了,大家就一起湊。

  后面分賬也是按照這個比例。

  任振全全權操控這個風投,其他人雖然都有一票否決權,但是迄今為止還沒有人使用過。

  他帶著大家一起玩,大家起到的作用僅僅只是為他分擔一點風險罷了。

  “前年我們投資了九個項目,去年投完了十一個項目,一共有六個項目退出,其中兩個是上市退場,三個是經歷了兩輪融資后退場,最后一個明星衣櫥,涼了,嗯,算是黯然離場。”任振全一五一十的將這些投資都說了一遍。

  “牛皮!”黃達岸給老友點了個贊。

  其他人也舉起酒杯,大家一起碰杯,慶祝今兒賺錢了。

  賺錢是毫無疑問的,即便是再怎么不懂投資的人,也能夠……從任振全的表情上看到喜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