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77章?沒有畢業證的來福

  老板在說啥,該不會是自己聽錯了吧。

  我錯了,我不該在老板開會的時候走神的。

  可是,看看其他人的表情,明顯不是自己一個人聽到類似于要把冠名權給短視頻的言論。

  尤其是喵牙的陳銀輝,一張大餅砸在他的腦袋上,而他渾然沒有欣喜的感覺,只想問一句為什么不是我的喵牙直播。

  你沒看到它嗷嗷待哺嗎?

  “林總,我……”陳銀輝不知道該怎么幫自己的親兒子爭取。

  親兒子是喵牙直播,短視頻是撿來的。

  最早的短視頻應該可以追溯到2005年,它的前身是微電影或者叫網絡短片。

  那一年,時長20分鐘的網絡短片《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爆紅,下載量擊敗電影《無極》,被認為是微電影的雛形。

  于是,各大視頻網站平臺開始引導力推。

  智能手機、4G的普及,叩響了短視頻的大門。

  2013年,注定是移動短視頻元年。

  這一年,微視爆紅,而它的競爭對手也都在這一年誕生:微博推出了秒拍,剛轉型短視頻的快手迎來了新的CEO。

  此外,還有微拍、啪啪奇、微錄客等一大批短視頻應用競逐,小影等工具類短視頻應用悄然壯大,以微電影為代表的微視頻應用也在搶奪用戶時間。

  2014年5月,美拍上線并連續24天蟬聯AppStore免費總榜冠軍。

  2015年5月,一下科技旗下另一款短視頻應用小咖秀上線。

  而同年6月,克萊斯特才因為收購音悅臺,導致一些短視頻和MV作品無處安放而成立了喵牙短視頻。

  哪怕克萊斯特從上到下,根本沒人想過把這一塊的業務做大做強。

  可是,憑借著強大的MV資源,還有依托喵耳音樂,喵牙直播,M站等兄弟部門的資源接濟,喵牙短視頻竟然也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目前,按照日活來算,微博秒拍的日活用戶大約是2600萬,美拍的大概是2200萬,慢手是1800萬,而喵牙短視頻大概是980萬。

  年中的時候,喵牙短視頻曾經有1200萬日活,隨著其他幾家不斷加大力度,所以流失了不少。

  陳銀輝也挺無奈的,好在喵牙直播做的光鮮亮麗,也不擔心再被降職到副總經理。

  對比之下,最先吹響號角的微視,IOS版從今年4月就已停止更新了。

  以明星撬動普通用戶的運營思路,讓微視不得不在明星身上持續耗費重金,再加上對用戶缺乏引導,造成微視短視頻內容質量參差不齊,粘性不強。

  同時,內嵌入小視頻功能,也分流了微視的流量。

  嗯,這大概就是典型的我殺我自己。

  戰略放棄是早晚的事情。

  “我覺得……”裴潛龍啃完嘴里的排骨,用紙巾擦了擦油光發亮的嘴,說道:“游戲現在已經步入正軌,我現在也沒必要跟進那邊了,不如把短視頻分出來交給我做吧。”

  其他人都覺得這主意挺不錯,陳銀輝很明顯不太想玩短視頻,如果沒有短視頻,他今年的凈利潤妥妥的過四億。

  都是被短視頻給拖累的。

  丟掉短視頻,輕裝上陣,他做夢可能都要笑醒。

  大家已經不止一次聽他說起過,想把短視頻交給別人去做了。

  而且,裴潛龍接手,沒有人會覺得他是想從陳銀輝手里奪權,畢竟人家裴公公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是手握實權的戰略副總裁。

  然而。

  林冬卻感覺脊梁骨發冷,有種被毒蛇盯上的感覺。

  如果他有毛的話,現在應該是炸毛了吧。

  “這個不行,需要你做的事情太多了,也太重要了。”他先給裴公公帶了一頂高帽,裴公公唯一的弱點大概就是屁股有點癢。

  大家求他做事的時候,都會拍一拍。

  雖然他還是會一副不耐煩的樣子,似乎覺得這種小事都處理不好,你干脆死了算了。

  可只要你拍的好,他就一定會幫你。

  果然,林冬這么一說,裴潛龍立刻就想到了共享單車,想到了還需要他去把握大方向的其他各部門。

  親自下場掌控一個部門,這也確實太……累了。

  “游戲部門從八月份開始籌備,九月份成形,到現在不過四個月的時間,就成功的運營一款盈利的游戲,還預售了一款情懷游戲,游戲部可謂是勞苦功高,我代表公司向游戲部門祝賀。”

  林冬又抓起了他的奶瓶。

  游戲部今天只來了李常威,被老板這樣點名表揚,這位前影院經理、三代榨汁機非常的激動,站起來的時候還差點碰倒了椅子。

  “坐著,坐著,不用站起來。”林冬稍微安撫了一下。

  雖然表面上是夸獎,但內心其實并不怎么待見這貨,明明是個影院經理,把你丟去搞游戲,為的就是讓你人生地不熟把項目搞砸了。

  沒想到不僅沒搞砸,還搞得風生水起。

  “謝謝林總,謝謝裴總,謝謝大家對游戲事業部的支持,游戲部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其實我出力最少,除了各位的支持,主要還是蘇經理和他的團隊專業刻苦,從項目開始到現在,基本上都吃睡在公司,還有楊寶福副總對游戲這一塊豐富的經驗和敏銳的洞察力……”

  “所以,有功必須獎勵,這樣吧。”林冬自覺抓住了關鍵詞,又開始瞎忽悠了:“李總你們今年去掉其他費用,上交公司的凈利潤是多少?”

  “大概兩個億。”李常威有點羞愧。

  游戲事業部燒錢實在是太厲害了,雖然整個部門已經盡可能的省錢,可是為了市場,為了爭奪用戶,還是花的只剩這么點。

  三個月,你給我弄出來兩個億?

  不是說日活總量才兩千萬嗎?

  你特么到底賣了多少皮膚啊。

  林冬咽下涌到嗓子眼的一口老血,強撐著笑臉:“這兩個億,拿出來五千萬獎勵你們游戲部,蘇勛經理提任副總經理,至于原副總經理楊寶福……”

  五千萬是系統允許的最大額度,還綜合考慮了實際營收才同意的。

  五千萬啊!

  林總果然夠大氣。

  他一直聽說克萊斯特的獎勵機制非常的驚人,也沒想到有這么驚人。

  畢竟利潤一共才兩個億,這是拿了四分之一出來啊。

  但是還沒等常威高興幾秒鐘,林冬又提到了來福,他的好機油,這讓他的心立刻提了起來。

  為什么緊張呢?

  原因很多。

  第一,楊寶福據說大學上了五年才修完學分。

  他這個明顯撒謊了。

  他上了五年沒錯,但是學分并沒有修夠,所以他根本就沒有畢業證和學位證。

  離開學校之后,為了面子,他謊稱畢業,只是大學沒好好學習所以找不到工作,撒謊撒多了,連他自己都信了。

  在社會上游蕩了幾年,干了不下于十幾份底層工作。

  后來開始代練,再后來搞電競。

  第二,楊寶福一個死宅,根本沒有什么情商可言。

  表達能力完全是個大問題,非常的容易得罪人。

  領導同事,他都得罪了個遍。

  第三,前不久他回老家,在酒吧里為了鐵子跟人打架,被關了好幾天。

  人生經歷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這種事情,公司這邊當然也知道了。

  李常威一聽到林冬把楊寶福單獨拎出來說,還以為要開除掉他這個發小呢。

  其實,楊寶福這人非常的有能力。

  尤其是有一股鉆研勁。

  不然,你以為傻子能成為游戲高手。

  那個靠的可不僅僅是單身練就的手速,還有頭腦的好不好。

  他習慣把事情當成游戲去分析,去攻略。

  做事非常忘我,走路都神游天外,別人和他說話他都不耐煩,所以顯得特別沒情商。

  而那次打架,也是對方實在太過分了。

  為朋友兩肋插刀,沒想到酒瓶底子太硬,就把對手給砸翻了。

  “楊寶福不錯,懂得很多。”裴潛龍替楊寶福說了句好話,楊寶福不僅僅是懂游戲懂得多,他全國各地都跑過,各行各業都干過。

  而且心思活躍,非常有見地。

  “呃……”林冬納悶了,自己有說要怎么著楊寶福嗎?

  他奇怪的看了一下李常威和裴潛龍,繼續說道:“原副總經理楊寶福,升任短視頻事業部總經理,裴總你覺得怎么樣?”

  “林總覺得行,那他就行。”裴潛龍前腳還說楊寶福不錯呢,這會兒如果說不行,豈不是打自己的臉。

  雖然四個月前才被招進來,直接就成了副總經理,現在又一躍成了總經理。

  于情于理,這其實都不怎么合適。

  你讓公司里那些老員工怎么想。

  讓短視頻那邊的經理又如何心服。

  好在克萊斯特從來不講究那一套,向來都是破格提拔人。

  林總的用人標準天馬行空,往往有著大家當時想不到,事后卻覺得高瞻遠矚的厲害。

  就比如陳銀輝,比如李常威,還有負責發行部的秦貝兒。

  “既然裴總也覺得行,那就打電話讓他過來開會吧。”林冬舒了口氣,這次找個游戲死宅來做短視頻,總不會再出問題了吧。

  “我打電話。”李常威非常的高興。

  他這個發小沉迷游戲多年,畢業了之后才幡然醒悟,但是為時已晚,只能靠代練和電競生存。

  各行各業他都研究過,也學習了不少東西。

  如果短視頻那邊開局就是一個日活千萬的半成品,外加一個價值五個億的綜藝冠名,就算是個豬,他都能把對手們秒成渣渣好吧。

  一向沒啥自信的李常威覺得自己都行。

  “那得起個新名字!”秦寶兒興致勃勃的開始進行起名字游戲,男高管們沒辦法理解這些女人的關注點,但是也不會剝奪屬于她們的權力。

  很快,幾個女生就商量出了新部門的名字。

  本來打算叫喵喵叫,覺得和喵喵游戲有重合,于是簡化成喵叫。

  但是喵叫又不太文雅。

  總給人一種春天來了的感覺,于是就改成了喵音短視頻。

  “好,那就叫喵音短視頻,陳總你幫助著籌建班底吧。”林冬只想著把冠名權甩給沒什么盈利空間的項目,后面的他就懶得管了。

  他也不擔心短視頻做大。

  這玩意真的沒什么價值,那些日活兩三千萬的愛屁屁,一樣的是虧錢買賣。

  誰做的大,誰就虧得多。

  就是不知道裴潛龍今天是怎么了,裴公公的戰略眼光一向毒辣,林冬還以為他會反對自己加碼短視頻呢。

  其實,裴潛龍此時正在反省。

  在做游戲的過程中,裴潛龍敏銳的發現了克萊斯特的短板——用戶。

  用戶生態稀薄,造成游戲推廣非常的艱難。

  如果克萊斯特的喵號有圈圈、致富寶、微信、微博等等流量端口,完全可以用更少的錢做更大的事情。

  沒有人會懷疑,移動互聯網時代,流量就是力量,用戶就是“上帝”。

  掌握了流量,你就有了用戶。

  而有了用戶,你就有可能擁有一切。

  在遙遠的PC時代,千度的搜索引擎代表著流量的極致,而到了移動互聯網時代,各個互聯網公司都有了自己的獨立APP,流量不那么依靠千度入口了,千度自然也就漸漸式微了。

  隨后是微信和致富寶的流量之爭。

  企鵝的游戲那么瘋狂,依托的就是他們龐大的用戶量。

  克萊斯特的喵號比起他們差太多了。

  喵號以手機驗證登錄為主,以郵箱注冊為輔,同時也會綁定微信、圈圈、致富寶進行登錄。

  目前,克萊斯特和這幾方的合作都還算融洽。

  但是人無遠慮必有近憂,裴潛龍算是少部分能夠看到克萊斯特短板所在的人。

  他苦思冥想,始終沒辦法說服自己,要做一個類似微信或者致富寶的東西。

  這方面的市場已經被瓜分干凈了,就好像企鵝做不來搜索和網購一樣,克萊斯特也沒辦法再搞出一個微信微博致富寶。

  林總今天給了他答案。

  短視頻!

  直播不夠大眾化,擔負不起這個責任。

  M站更不行。

  其他的產品也不行。

  唯獨短視頻可以,因為短視頻的用戶覆蓋面是克萊斯特所有的產品最廣泛的。

  小到未成年小學僧,老到八十歲老爺爺,都可以拍個幾十秒的短視頻上傳到網上分享給大家看。

  不管你是工地搬磚的農民工,還是開著蘭博基尼的富二代,還是遠在異國他鄉的留學生,還是山溝溝里放羊的村花……

  只要你有個手機,手機有信號。

  就是這么的簡單。

  所以,林總才把短視頻從喵牙分割出來,才會直接把能夠賣五個億的綜藝冠名權直接押在這張牌上。

  這是楊寶福的幸運,他的開局無人可比。

  喵音短視頻目前排名第四,千萬級的用戶日活,已經算是非常不錯了。

  在其他家短視頻都以千萬級在融資的時候,他直接來了一個價值五個億的冠名權,而且林總很明顯不會讓那邊短缺資金。

  但是,正因為如此強大的開局,楊寶福的壓力也可想而知。

  他的對手不是秒拍,不是微拍這些,這些都是渣渣,在克萊斯特的強大沖擊之下,估計很難有還手之力,除非他們的金主爸爸,也敢幾個億幾個億的一起燒。

  他的對手是微信,是微博,是致富寶。

  林總要的是一個用戶流量載體,是一個能夠把喵號給做大做強的外殼。

  克萊斯特必須打造自己的用戶生態。

  這個生態一旦成型,收益的將會是公司所有的事業部門。

  裴潛龍決定回頭和楊寶福好好商量一下具體該怎么做,也做好了說服其他部門大力支持喵音短視頻的準備。

  楊寶福很快就來了。

  他的心情很忐忑。

  疑神疑鬼。

  會不會是自己其實沒有畢業證的事情被發現了?

  還是因為進了局子,影響到了公司的社會形象要被開除?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