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75章?為了讓大家站起來

  林晁閑非常的感慨。

  不管是香江那邊的,還是內地的,總有人覺得外面的世界更美好。

  見到外面的人總是卑躬屈膝,恨不得把老婆閨女都送給人家,從來沒想到咱們幾代人的努力都是為了什么。

  “砰!”

  林老板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林導,這部戲你放心的拍吧,不就是六個億嗎,我們克萊斯特拿了。”

  “這……這怎么好意思。”林晁閑大吃一驚。

  本以為克萊斯特能拿個一兩億就不錯了,沒想到直接愿意承擔六個億。

  “唉,希望你能好好拍,讓大家覺得咱們大國崛起,而不是單純的爆破,別拍成單純看熱鬧的電影了。”林冬拍完桌子之后就后悔了。

  我特么控制不住我寄幾啊!

  他很想立刻反悔,說手頭有點緊,可不可以不投了。

  但是他丟不起那個人。

  誰還不要點臉啊。

  “放心吧,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這杯酒,我先干了!”

  咕咚咕咚。

  這就更沒辦法反悔了啊。

  林冬很好奇那些談好生意,甚至連合約都簽了還能反悔的人,究竟是個什么心理。

  不過,如果再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

  他可能還是一樣的會投資。

  還是一樣的會后悔。

  人家一個香江導演,都知道去倡導一下大國情懷,他又怎么能置身事外。

  誠然,有的人會說吳鋒、林晁閑,他們都是利用這種大國情懷去賺大家的錢,都是忽悠,有些人甚至可能還要拿吳鋒的民族說事。

  可是比起大時代什么的,他們這樣的賺錢方式難道不應該更加值得提倡嗎?

  兩人聊了一會,林冬終于把桌子上的菜都吃的干干凈凈,差點連菜湯都端起來喝掉了,絕對不用糾結打包不打包的問題。

  “行吧,先希望林導新戲大獲全勝。”林冬和對方約定好了簽新片合同的日期,就決定散伙了。

  這人太會忽悠,再聊一會還不知道會鬧出什么幺蛾子呢。

  “聽說你的新片也是明年上,也恭喜你新片大賣,創造新的票房紀錄。”林晁閑非常感激林冬,覺得這世上再也沒有比林冬更好的投資人了。

  這怎么還詛咒上了呢。

  林冬非常的不開心,他覺得林晁閑實在是壞透了。

  你說點啥不好。

  你就算祝福我長命百歲,我也可以接受。

  你詛咒我新片大賣,這不是要我的命嗎?

  他的新片已經剪輯的差不多了之所以還差一些,都怪游戲部的那群人,他們把《王者》做的太好玩了,他整天沉迷游戲,占用了不少的剪輯時間。

  而且他畢竟是第一次剪輯電影,有太多不會的東西了。

  大部分人做事都是這樣,在沒做之前,看別人做都覺得特別簡單,真的輪到自己上手的時候,才知道各種不容易。

  林晁閑這期間幫了林冬不少忙,教會了他不少的剪輯手法。

  這位來自香江的經費片導演,特色就是干凈利索,一點兒也不拖泥帶水。

  十二月十號,是林冬的生日。

  他是沒可能回首都讓朋友們參加他的生日會了。

  實際上,他也不怎么在乎這個。

  演員這個職業很不穩定,哪有那么多的時間過生日。

  你真要是火,就連不相干的人都能惦記著你,把你今天過生日的事情刷上熱搜。

  會有非常多的人發微博祝賀你生日。

  看看給林冬祝賀生日的那些人吧,其中既有當紅的超一線明星,也有各種年齡段的實力明星,甚至還有不是娛樂圈的一些大佬。

  只要有點兒交集,就跟著湊個熱鬧。

  當然,也有蹭熱度的,為數還不少呢。

  也沒和林冬合作過,不是校友不是朋友,八竿子打不著的關系,也林冬發表一下生日祝福。

  林冬當然不會直接正面懟,你誰啊,我不認識你。

  不過,這種人的關注和問候,他也不會去回應。

  大不了就是找公眾號炒一下他耍大牌,目中無人什么的,你不回應他才是對他最大的反擊。

  林冬的生日是在劇組過得。

  當天還拍著戲呢。

  下午三點鐘的時候,導演突然宣布今天到此為止了。

  劇組請大家吃飯,給林冬過生日。

  由于張寒書的生日是12月19號,也就相差九天,所以給他們倆一起過算了。

  當時拍戲的地點已經回到了西雙版納。

  訂了兩個超大號的蛋糕,花了將近一萬塊。

  劇組幾百號人都分到了。

  吃飽是不可能吃飽的,就算大家都吃飽了,你也沒辦法讓林老板吃飽。

  除非再多訂兩個。

  林冬覺得挺可惜的,如果這邊完事快一點。

  就可以回到公司訂蛋糕。

  公司出錢,當然要多做幾個,弄的全公司的人都吃的夠夠的。

  十二月中旬,林冬離開了《湄公河》劇組,他的戲份殺青,劇組還為他舉辦了歡送聚餐,又結結實實的吃了一頓。

  大家相處的都比較愉快。

  只要能經常吃一頓,林冬就覺得很愉快,這邊的美食都被他吃一遍了。

  林晁閑更愉快,他不僅讓克萊斯特投資他拍《湄公河》,還讓克萊斯特出了拍《紅海》的錢。

  他的新戲取材夜悶撤橋,起名叫做《紅海》。

  總投資六個億,妥妥的超級大片。

  一般的導演接戲,都是一部一部的接,這個一部一部,不是拍完一部就拍另一部,而是這一部上映了,才開始找人投資下一部。

  上映之后,如果撲街了,投資的人就少了。

  上映之后,如果票房爆了,投資的人就多,而且能夠爭取到的條件也更好。

  而林晁閑抱上了林老板的大腿,《湄公河》沒拍完呢,就把《紅海》需要的錢拿到手了。

  林冬回去之后,正好趕上《我要出唱片》的首都場演唱會。

  他很少參加這樣的演唱會,因為實在太吵了,會讓他忍不住拿出小魔杖給所有人來個禁言套餐。

  不過,他的位置卻非常的好。

  原本售價1988的位置,據說已經被黃牛炒到了五千塊。

  他都想把票給賣了。

  不過,當歌手們登臺,深情的演唱后,林冬倒也沒覺得這票價不值了。

  畢竟他這票是公司送的,也沒花什么錢。

  他尤其喜歡王不易的一首《城市獵場》,即便他兩世為人,經歷過許許多多的大風大浪,也能聽得潸然淚下。

游歷在大街和樓房心中是駿馬和獵場最了不起的脆弱迷惘不過就這樣天外有天有無常山外有山有他鄉跌了撞了心還是回老地方  作為一個異鄉之客,他的老地方又是哪里呢。

  巫師世界嗎?

  可是等他真的到了巫師世界,他能夠把這邊的種種都當成黃粱一夢嗎?

  然而他還是想要回去。

  他是一個巫師,離開了巫師的世界,就像是離開了水的魚。

  這邊有親人,有朋友,還有一群小伙伴。

  不管是娛樂圈的成就,還是克萊斯特現在的輝煌,都算得上眾星捧月了。

  可他還是覺得孤獨。

  行走的路上,就他一個人。

  演唱會回去之后,林冬又好些天都提不起勁做什么事。

  他慢悠悠的剪輯著《新蜀山》,然后還去杜啟喜的新電影里客串了一個學生。

  杜啟喜的電影《天才槍手》,說的是考試作弊的那些事。

  屬于小成本的電影,前前后后加起來也不過三千萬而已,這部電影杜啟喜拍的特別快,一共也就三十四天的周期。

  沒辦法,周冬瑤的檔期只能給他勻出來這么長時間。

  換做是其他導演拿這樣的本子來請,周冬瑤可能直接就拒絕了。

  但這是影視事業部的總經理杜啟喜,現在還拿到了公司影視投資大權,他開了口,誰都會給面子,周冬瑤12月12號開機的《安生與七月》還是杜啟喜主導投資的呢。

  時間來到十二月底,第三十屆電視劇“飛天獎”頒獎典禮在杭城舉行。

  電視劇界的獎項真正有含金量的屈指可數。

  如果從權威性和影響力兩項指標來盤點,相對而言能拿上臺面的可能也只有這三個:飛天獎、白玉蘭獎、金鷹獎。

  飛天獎毫無疑問是三大獎項里最具權威性的。

  創辦于1980年,由總局主辦,為電視類的“政府獎”。不過也正是因為他的權威性,而且所設獎項較少,所以出席的大牌演員并不算多。

  上一屆的飛天獎竟然連紅毯都不走。

  飛天獎在話題度和影響力方面似乎稍欠一籌,不過這并不影響它作為華夏最具含金量電視劇頒獎禮的權威性。

  林冬收到了邀請,可惜他啥提名都沒有。

  飛天獎的獎項設置實在太少了。

  而唯一能夠和他沾上邊的大概就只有最佳男演員了。

  看看提名的都是哪幾位吧。

  第一個是武修波,人家練的是《馬向陽下鄉記》和《趙氏孤兒案》,兩部作品都極具藝術價值。

  第二個是陳景琦,他在這一屆飛天獎的評選時間范圍內,有五部作品入選,而且都有非常出彩的表現,既敬業又給力。

  第三個是胡哲,他兩部作品分別是《玲瓏榜》和《偽裝者》。

  他和武修波基本上就是陪跑,視帝毫無疑問又將會是陳景琦,比質比量都沒得比。

  飛天獎挺嚴肅的,林冬走紅毯的時候沒折騰。

  因為根本不放粉絲進去。

  只有記者允許旁觀拍照,嘰嘰喳喳的粉絲一律被擋在了外面。

  人家上一次甚至都沒弄紅毯,這一次能把紅毯鋪起來已經非常不錯了。

  本屆“飛天獎”的參評劇目為2013年3月1日到2015年9月30日播出的電視劇,參評劇目共200部,7534集,進入終評的劇目是106部。

  林冬參演的《北方和平》和《玲瓏榜》雙雙入選。

  這兩部,他前一部是男一號,后一部是男二號,都是孔笛李云兩位導演負責指導的。

  走紅毯的時候,他跟著《北方和平》劇組走的,也沒走兩次。

  其實林冬比較熟的大部分都是電影圈的人,克萊斯特在電視圈動作不多,前前后后也就投資了《北方和平》《天局》這兩部電視劇。

  主要因為電視劇太容易回本了,只要能正常被衛視買走,基本上都很難虧錢。

  不賠錢的買賣,林老板根本不屑為止。

  他本人出演的電視劇也就這么兩部,合作過的演員也比較少,合作過的導演兩部都是孔笛和李云。

  他全程低調,按照要求和胡哲坐在一起。

  一邊是胡哲,一邊是過道。

  人長得帥,想低調都難,攝像機總是對著他,連帶著旁邊的胡哲都跟著沾了光。

  咳咳,林老板堅持這么認為。

  今天沒有得到提名。

  不過,也不是沒有登臺。

  他代表北方和平,上臺領了“優秀電視劇獎”。

  這個獎項其實頒發給的作品很多,還分成了三個板塊,有優秀歷史題材板塊,有現實題材板塊,有重大題材板塊。

  每個版塊都有多部作品獲獎。

  至于胡哲,他代表的是《玲瓏榜》,他也上臺領獎了。

  林冬沒有說和自己有關的事情,他發表的是整個劇組的獲獎感言,說的中規中矩,但是鏡頭總是有意無意的停留在他身上,甚至有一臺攝像機專門對準他。

  幾乎沒有人會懷疑,這位今天沒有得到任何提名、任何獎項的年輕人,將來一定會是飛天獎的常客。

  他這一次沒得獎實在太正常了。

  人家才二十四歲,人家還是個孩子。

  這種比較偏傳統的頒獎禮,是不會把視帝的榮譽輕易頒發給一個年輕人的。

  大部分的電視類頒獎禮都是如此。

  除非,你加錢。

  等到林冬過了三十歲,形象更加成熟,演技也更加精湛,只要挑好劇本,打磨出一個視帝對他來說完全沒有難度。

  再不濟,自己花錢投資買好劇本請大導,照著獎項量身定做一個就是。

  胡哲果然沒能拿到視帝。

  這是他第一次提名三大電視劇獎項的視帝,沒拿到也很正常。

  不過,飛天沒拿到,不代表其他兩個獎項也會如此執拗的要把獎杯頒給老派演員。

  胡哲82年人,比林冬大了將近十歲。

  他33歲的時候第一次提名視帝,而林冬則是24歲的時候第一次提名視帝,今年六月份的白玉蘭獎,林冬就已經憑借《北方和平》獲得提名了。

  當然,擊敗他的依舊是陳景琦。

  這老頭就是壓在林冬和胡哲身上的一座大山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