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69章?這樣賣我真的好嗎

  于是他就給大伙放了個假休息一下。

  三點多醒來,發現劇組的人一堆堆的圍在一起,而且有說有笑。

  “林導……”

  大家嚇了一跳紛紛站起來跟導演問好。

  “別跑啊,我馬上就把他殺掉了,哎你們,你們是狗吧,這樣賣我真的好嗎?”林冬憤憤,眼看著他就要殺到人了好不好。

  “導演來了。”隊友提醒了他一下。

  “唉!”林冬無語,隊友實在太坑了,導演來了怕什么,咱們打完這一把也不需要多少分鐘。

  下次再也不和這些坑貨一起玩耍了。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他在隊友們眼中,才是十足的坑貨。

  這貨動不動就無腦開團,節奏被帶的不要不要的。

  四個掛機的,他也只好同意了投降。

  回過神來之后,林冬發現收起手機的人挺多,今天片場百十號人,最起碼有幾十個在開黑打王者。

  導演來了大家才紛紛投降。

  而在準備拍戲的過程中,還有人沒有從游戲中徹底走出來,還在絮絮叨叨的說關于游戲的事情。

  “我的亞瑟實在是太強了,拿了四殺,差一點點就五殺了。”

  “感覺官方推薦的出裝有問題啊,我覺得沒必要出紅蓮斗篷。”

  “才一千八百多金幣,性價比不錯了,實在不行到中后期換成反甲或者復活甲都可以。”

  “哥幾個別這樣啊,我下次不選韓信了還不行嗎,我打輔助,打輔助總沒問題了吧,我46的人頭,也不算太差了吧,輸出傷害百分之二十三呢。”

  聽著這些討論,林冬才意識到……

  剛才自己似乎出錯裝備了吧。

  當然,他也不會再傻乎乎的認為這款游戲比不上全民超神了。

  他可是親眼看到好幾個全民超神的玩家改投到了《王者》的陣營,其中有個據說被《英雄戰跡》惡心到了,發誓再也不玩這款游戲。

  事情到底怎么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的呢?

  難道就因為一個用戶調研,然后一群“失敗者”再隨便開發一下,母雞就變成鳳凰了?

  還好還好,這款游戲是免費游戲,不需要購買就能玩。

  不花錢也能玩的很痛快。

  即便是花錢,也不會變的很強,這樣大家應該就不會花錢了吧。

  林冬自我安慰著,繼續投入了緊張的拍攝當中。

  但是,每當拍完戲,或者中場休息的時候,總有“不務正業”的人吆喝著開黑虐菜,甚至連一位副導演都參與進去了。

  林冬一開始是抗拒的,可是架不住心里癢癢啊。

  玩之前有點糾結,玩的時候各種嗨,只有玩完了才有點后悔。

  這種心理很奇怪,大概和自我安慰類似吧。

  就在林冬第一天打王者的時候,臥龍工作室這邊就出現了一點小小的紛亂。

  “老大,有一位特殊ID入場。”監控程序出現了警報,檢查一看才發現有一位喵號非常靠前的ID接入了游戲,打了幾把匹配。

  “別大驚小怪的,整個圓桌會議的人都進來過了。”蘇勛揉揉惺忪的眼睛。

  自從王者重新開發上線,他這個總監就基本上駐扎在了辦公室,即便是給他分配的宿舍只需要步行十分鐘,他也好幾天都沒回去了。

  他們游戲占據的這一層樓擺了密密麻麻的行軍床。

  誰要是挺不住,就去邊上打開床睡一覺。

  衛生間那邊就有沐浴間,飯菜食堂那邊會給送過來……

  蘇勛來到克萊斯特之后就知道了圓桌會議的存在,那是屬于克萊斯特的傳奇,能夠坐在那個桌子上的都是公司的高層。

  任何一個拿出去都能威震一方。

  他雖然也有幸坐過兩次,可惜名不正言不順。

  所以,為了能夠名正言順的成為圓桌會議的一員,他必須要拼一把才行。

  說著不要大驚小怪,可當蘇勛看清楚這個喵號的時候,他也嚇了一大跳,因為他認出了這個ID背后是誰在使用。

  “快點看看他的戰績!”蘇勛屏住了呼吸。

  千萬不要讓他看到老板被虐成狗的情況啊,到時候他真的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一個彩筆。

  “戰績都還好,今天一共打了十來把,只輸了三把,都是打的五排匹配,帶他玩的人都還挺有實力。”相比較來說,這個戰績確實挺不錯的了。

  “什么?輸了三把,怎么輸的?”蘇勛有點緊張。

  “一把是五個人都投降了,他們占據著優勢呢,我想可能是突然出了什么事,沒時間玩的,還有一把是他沖的太靠前,隊友們為了救他,死在了敵方的塔下,還有一把純粹就是對手太強了,我們目前的匹配機制,是五排的,會優先匹配同樣五排的。”工作人員很詳細的解釋了一下。

  “這個ID玩的什么英雄?”蘇勛心里想的是,如果大老板單玩某一個英雄,那么這個英雄就必須的不能削弱了,必須要加強一些才行。

  “玩了好幾個英雄呢,有亞瑟,有項羽,還玩了甄姬和安其拉,亞瑟最多。”

  這就比較難辦了啊。

  目前只玩了第一天,就出現了四個英雄,說不定以后還會解鎖更多的姿勢,游戲開發部不可能整天追著老板玩的英雄去加強。

  英雄的強弱,終究還是要為了玩家的游戲體驗服務。

  而且與其讓老板游戲玩的爽,還不如把游戲做到極致,多多的替老板賺錢呢。

  蘇勛不相信,如果他一年幫老板賺十幾個億,老板還不把他請上圓桌會議。

  “這樣吧,我給你們一份名單,你安排幾個人研究一下算法,讓這幾個人不要匹配到太騷的對手,再不濟也別讓他們單排的時候匹配到垃圾隊友,這個可以做到嗎?”

  “放心吧,老大,這種算法很簡單。”工作人員非常爽快。

  公司給的足夠多,實在沒有理由不好好干活。

  他們這些人從企鵝被收購到喵喵游戲之后,工資不僅沒有降低,還全都漲了大約20,不僅如此,他們在企鵝的時候是十六薪,到了這邊立刻跟隨公司其他部門的腳步變成了二十薪。

  如果這還足以讓他們玩命干活的話,那只要加班就有工資的死規定就再也無可挑剔了。

  別看是企鵝,如果是你該做而沒做完的事情,節假日加班做都不一定能拿全部的三倍工資,更別說是下了班晚走一會這種。

  可是克萊斯特不一樣。

  這里有嚴格的上班制度,從上班的那一刻起開始算,去掉中午的兩小時吃飯和午休,一天八小時只要超出時間,全都可以拿錢。

  平時是按時薪加,周末是雙倍,節假日是三倍。

  他們喵喵游戲最近加班加點弄《王者》,拿到的加班費比工資還要多。

  而林冬這邊根本不知道游戲部為他改算法重新修訂個人的匹配機制。

  他一邊拍戲一邊吃飯玩游戲,段位很快就上到了鉆石。

  這天拍完戲正在酒店里和小伙伴開黑,他猶豫再三之后,充錢給自己玩的最順手的項羽買了個皮膚。

  唉,就充三十塊錢,總不至于影響游戲收入吧。

  “哎喲,林冬老師終于買皮膚了啊,我都全英雄全皮膚全符文了啊,哈哈”劇組的那位副導演,笑的十分囂張。

  “我的天哪,董導你太夸張了吧,這得多少錢啊!”導演助理很震驚。

  不過,他也不是買不起,這種震驚更像是奉承副導演,人家副導演比他這種導演助理的含金量可高多了,馬屁拍的好,下回說不定還帶著自己一起進組。

  “我抽武則天和韓信的時候,運氣不太好,一共大概沖了六萬多塊錢吧。”副導演雖然嘴上說運氣不太好,可心里卻一個勁的得意。

  他在喵喵社區看過別人的記錄,人家花了八萬多才全英雄全皮膚全符文。

  “林冬老師,你要不要也來一個大滿貫啊?”導演助理轉頭問林冬。

  “為什么要全英雄全皮膚啊,沒這個必要吧,你也就玩那幾個英雄,每個英雄都只能穿一個皮膚,不管是什么皮膚,加的屬性都是一樣的……”林冬面色有些發白。

  其他人也不好說什么,但心里都覺得林冬太小氣了。

  林冬收入高,出演這部湄公河據說是稅后四百五十萬片酬,實在想不明白為什么他只愿意花三十塊錢給項羽買個最便宜的皮膚,符文什么的都還在慢慢的攢。

  “沒必要啊……”林冬還有一些難以接受。

  一個人就充了六萬塊,如果有一萬個用戶弄這玩意,那就是六個億的流水啊。

  如果是一百萬玩家呢……

  六百億!

  他的自信,他的“幸好”,全都在這種土豪玩家面前土崩瓦解了。

  這世上就是有一些人,他總是做一些看起來很不可理喻的事情,這個副導演,他是打中單的,不是安其拉就是王昭君,玩了好些天就反反復復這倆英雄。

  你有錢沒地方花,你把這倆英雄的幾個皮膚全買不就行了。

  為啥非要全英雄全皮膚啊,你有了這個就比別人牛叉了三分了嗎?

  “我全英雄只差武則天,皮膚也就買了十來個,慢慢來吧,這游戲我感覺我玩個四五年都不會膩。”另外一個萬游戲的也來了一句。

  四五年都不覺得膩?

  這怎么可能啊,華夏游戲的生命周期,不都是按照月算的嗎?

  林冬看過一篇報道,說“迄今為止,能火上幾年的手游,半只手都能數出來。而大多數手游都活不過618個月。”

  還說,最開始的仨月屬于沖量階段,在這個階段,游戲公司往往會盡量迎合玩家需求,通常會給玩家“良心手游”的形象,氪金點適量,活動較為良心。

  林冬覺得《王者》就處于這個階段。

  而此階段由于玩家人數最多,收入通常能占游戲總收入的50以上,當玩家不再增長,則進入游戲的下一階段。

  這種說法很對林冬的胃口。

  讓他覺得再堅持一兩個月,王者就要迎來新階段了。

  48個月的時候,為穩定發展階段,這個時期人數還會增長一些,但是沒有前三個月那么快,而且也會有不少老玩家開始脫坑了。

  此階段氪金點更新會逐漸增多,不過更新往往還是以游戲體驗改善為主。

  接下來就進入壓榨期,視游戲質量而定,一般在512各月的時候,只要更新必定的氪金的內容,游戲公司已經不管玩家的死活,反正是撈最后一筆。

  如果還有的話,那就是最后的放棄階段了。

  游戲公司會想辦法把玩家給騙到新開發的游戲里去,開始從新的第一階段開始重復。

  《全民超神》之所以做的那么復雜,據說就是為了改變國產手游的這一現狀,把游戲生命周期的目標拉長到五年期。

  林冬不記得現在的《王者》有沒有生命周期的目標。

  可這款游戲如此的簡潔,隨隨便便就玩到沒啥可玩了,生命周期怎么也不會樂觀吧。

  就比如這個副導演,他全英雄全皮膚全符文,金幣、鉆石、點券,對他來說都沒有任何價值了。

  他根本不需要再去努力了啊。

  那這個游戲對他來說還有什么吸引力。

  “聽說了沒,那個王者大佬在劇組找到女朋友了,是個玩王者的服裝師,家里條件也好,真是走了狗屎運了。”

  “你說的是那個群演嗎?”

  “對啊,長得也不咋滴,怎么就被看上了呢,那個服裝師還蠻漂亮的。”

  “你消息可能還不夠靈通,第一,那個群演拿到了小配角,不算是群演了,我當時就在場;第二,不是他追的服裝師,是服裝師追的他,聽說還有個美術指導助理,二女爭一夫呢。”

  林老板聽在耳朵里,感覺無比的荒唐。

  不就是一個游戲嗎?

  怎么還牽扯到了生活呢。

  游戲打得好,難道還能給自己增加戲份,還能泡到白富美當老婆?

  我游戲打得也挺不錯啊,輸少勝多,拿過五殺,拿過MVP,怎么就沒有妹子喜歡上我呢,一個也沒有。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