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55章?藥神

  徐朗和寧海結伴而來,林冬和他們一一擁抱,然后介紹了一下文木葉。

  “聽說過,上個月上映的《戀愛城市》不就是他參與執導的嘛。”徐朗和文木葉握手,一點也沒有架子。

  《戀愛城市》講述了五對情侶在全球五大“戀愛圣地”,分別上演風格迥異的愛情故事。

  這部電影由五個故事組成,交給五個導演,文木葉就是其中一個。

  所以,文木葉能那么快適應《新蜀山》。

  也正是因為《戀愛城市》慘淡的票房,林冬才對《新蜀山》那么的有信心。

  《戀愛城市》五個故事內容不一,就因為氣質過于相近,都讓觀眾看的無比厭煩,《新蜀山》一個故事拍五個版本,更加的嚴重。

  “票房很慘,唉,真的是不知道該怎么拍電影了。”戀愛城市上映后的撲街,也讓文木葉情緒低迷。

  “這根本都不算什么事,誰還沒失敗過啊,”徐朗很自來熟的安慰。

  “我石頭之前也導過好幾部片子,就算是現在,也不敢說新片就一定能火,很多片子思來想去都不敢拍。”寧海也是如此說。

  “他怕砸自己的招牌,其實他哪有啥招牌好砸的。”徐朗吐槽。

  “就是,怕什么怕。”林冬特別想砸自己的招牌,雖然他才開始導演自己的第一部電影,根本沒有什么招牌可言。

  砸招牌多好。

  拍一部賠一部。

  不過,這么想似乎有點不對。

  如果拍一部賠一部的話,那他就是一個賠錢導演,他的招牌就應該是賠錢了。

  賠錢的招牌倒是不能賠。

  “《港不容易》馬上就要上了,我就不信你不做噩夢。”寧海反擊的也很有力度。

  “做啊,各種焦灼,做夢都發現電影最后撲街了,上部戲積攢的人望全都一掃而空,票房口碑雙撲街,我頭發都掉光了。”徐朗摸了摸他的光頭。

  如果最后一句話,大家應該會集中安慰他一波的。

  “電影剪得怎么樣,有信心嗎?”林冬趕忙問,他從來沒有如此緊張過一部電影,之前投資五六十電影了,但那都是系統資金,根本不希望它們賺錢。

  而上一次的《敢問路在何方》雖然也投了錢,但投的實在太少了。

  這一次的《港不容易》他投了一千萬,希望能夠多賺回來一點吧。

  他最怕的情況就是,他想虧錢的電影紛紛賺錢了,而他想賺錢的電影,卻一個個的虧了個底朝天。

  真要是那樣的話,那就絕對不是什么眼光的問題。

  而是老天爺想要玩死他。

  沒得商量。

  “信心是有,但是票房究竟能夠到什么地步,這是很難說的事,我是想讓它上一百億,但是只能是想想。”徐朗搖頭。

  這年頭,不管做什么都不容易啊。

  從來沒有大風刮來的錢。

  “聽說和光劍那邊有點不愉快,現在怎么樣了?”林冬問。

  “還能怎么樣,他們等著收錢就是了,下一部戲鐵定是不合作了。”徐朗哼了一聲。

  光劍那邊想要安排旗下一個叫艾貝兒的藝人頂掉王順溜的位置,說是比王順溜更有喜劇天賦,可以零片酬出演。

  王順溜其實是無所謂的,他前段時間忙著拍什么《唐人街大偵探》,還忙乎自己新開的公司,還參與了《跑跑》這個綜藝。

  但是徐朗沒同意。

  劇本就按照王順溜的形象寫的,量身打造。

  王順溜才是最適合的。

  那什么艾貝兒試了一段戲,同樣是演傻子,王順溜演出來的就像是個傻子,而艾貝兒演出來的就是煞筆。

  于是,徐朗就跟光劍產生了爭執。

  如果這個系列的版權在光劍手上,他們有的是手段壓著徐朗低頭,徐朗再怎么牛皮,在資本的面前也必須妥協。

  即便是他知道效果會差很多也不行。

  但是這個系列的版權在徐朗這幾個人手里,人家聯合起來份額比光劍多,從林冬拒絕光劍的招攬,把決定權交給徐朗之后,徐朗就是這個系列的當家人。

  光劍在這部新片里才占了10的份額。

  各種不爽之下,矛盾徹底爆發,很明顯以后是沒辦法繼續合作了。

  應該說,徐朗、周勃、王順溜、寧海,他們這個小團隊都不會在和光劍合作,也不知道艾貝兒哪來的這么大能量,使得光劍這么賣力的推他。

  光劍目前算是國內最大的娛樂公司之一了。

  投資了不少的電影電視劇,雖然旗下藝人少,但也不容小覷。

  然而不管是徐朗,還是寧海,還是林冬,在得知彼此關系徹底惡化之后,竟然都不覺得有什么好擔心的,讓邊上的文木葉驚嘆而又羨慕。

  實際上,以文木葉現在的段位,想跟光劍那邊搭個話都難。

  就算拿著劇本去找投資,可能也只是一般的業務人員接待一下,不看好的話,劇本就直接進碎紙機了。

  “請了幾天假?”徐朗問林冬。

  “三天!”林冬本來是想多請幾天的,最起碼確認爸媽身體沒問題之后再走,檢查也分階段,報告也不是當天就能出來。

  可是劇組實在不給假期。

  那邊天熱的夸張,讓其他人等著他他也過意不去。

  “那你后天晚上幫我們站個臺吧,首映式,勃子沒空,去參加什么終極挑戰了,我們劇組也打算參加一次,宣傳一下電影。”

  “行,給我時間地址就行。”

  賺的錢都屬于自己的,林冬自然義不容辭。

  不僅是《終極挑戰》幫著這部電影宣傳,克萊斯特的發行部也參與了這部電影的發行,雖然不是主發行,但是目前網絡發行這么好,起到的作用比傳統發行還要給力。

  《終極挑戰》已經播了兩期,第一期收視率2.6,第二期收視率3.1。

  這種飛躍式的跨度,自然來自于第一期的玩命挑戰。

  荒島,大海,甚至還有驚鴻一瞥的鯊魚什么的,噱頭玩的飛起,讓人忍不住想去看下一期會遇到什么。

  張三胖的策略是對的。

  明星們被折騰的越厲害,觀眾們越是興奮。

  不過,《終極挑戰》還是沒能超越《我要出唱片》的記錄。

  我要出唱片已經出道了第十期,還有兩期就要結束了,目前收視率3.9,即將突破4的大關。

  企鵝視頻現在也在大力的推廣這個綜藝。

  電視臺和網絡雙線宣傳,其得到作用確實立竿見影,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最后兩期妥妥的收視率破4.

  就今年來說,應該僅次于《跑跑1》和《跑跑2》,還有華夏好聲音。

  《跑跑1》的平均收視率是3.7,《我要出唱片》后勁十足,但是前期發力不夠,算平均數值會很吃虧,但是毫無疑問,下一季的《我要出唱片》鐵定會大爆。

  《終極挑戰》這個節目現在壓力非常大。

  所以,節目內容一期比一期變態,徐朗是咬牙硬著頭皮上這個節目。

  沒辦法,為了票房嘛。

  林冬對此只能表示同情,但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聊了一會《太不容易》,飯菜陸續的上來,該喝酒的喝酒,氣氛頓時就熱烈起來了。

  文木葉也很快就融入了進來。

  寧海是他非常佩服的導演,和別人喜歡寧海的《石頭》不一樣,文木葉更喜歡寧海的《無人之地》,并且稱這部電影是最具藝術野心的作品。

  寧海都被他夸得不好意思了。

  嘴上連連說不敢不敢,根本沒有那么好,心里卻樂開了花,奪過酒瓶子親自給文木葉滿上。

  這人啊,沒有不喜歡聽好話的。

  酒過三巡,文木葉擦擦嘴,放下筷子,端起酒杯摟著文木葉的肩膀,有點微醺的說道:“我其實一直想拍一個題材,但是一直不敢動手,就問你想不想試試。”

  “呃,你都不敢動手,我哪行啊。”文木葉沒有被酒精沖昏頭腦,連連的搖頭。

  “別這么慫啊,冬子介紹咱們認識,我就找來你的作品看了,覺得你真的很合適,我有故事你有酒,這邊上還坐著一個財神爺,你怕什么啊。”寧海指著林冬笑起來。

  寧海都不敢動手的題材……

  交給一個新手,這得多不靠譜啊。

  寧海說他看過文木葉以前的作品,其實林冬也看過啊。

  縱觀文木葉學生時代早期的短片,無不透露著現實主義和人文關懷,影片帶給你的是一種純粹的感動,那種源于生活的真實感,讓你的心靈為之一振。

  林冬最喜歡文木葉那部《金蘭桂芹》,這部短片投資才1000元,但卻極為真實動人。

  影片的故事很簡單,就是講兩個老太太結伴去交電視費的故事。

  兩個老太太一個急躁倔強,一個慢條斯理,差異化的性格再加上獨有的地域特色,營造出強烈的喜劇感,文木葉對兩位老人日常生活和心理活動的把握極為細膩,通過一些看似隨意的對話和動作細節傳達出生活的真實。

  喜劇外殼下其實包裹著空巢老人渴望陪伴的孤獨感,短片結尾金蘭拉住桂芹,讓桂芹留下來陪自己嘮會兒嗑的畫面,讓人瞬間淚目,心里盡是抑制不住的酸楚。

  這讓林冬決定,臨走之前一定要抽出幾個月甚至一年的時間好好的陪一下東北的兩位老人。

  言歸正傳,感人是挺感人,但是這種手法和商業片相去甚遠。

  文木葉讓林冬介紹寧海給他認識,但林冬覺得他其實更應該去結識一下賈科長。

  尤其是文木葉那部《安魂曲》,可能和賈科長更有共同話題,短片描寫了民間的“”現象,孟小軍為了籌錢救女,把死去的妻子賣給別人結成“”,其中盡是無奈。

  所以,林冬才這么放心的承諾給文木葉投資。

  才這么放心的介紹寧海和徐朗給他認識。

  正如賈科長和王英俊即便是認識了寧海,也不可能變成商業片導演一樣,林冬相信文木葉也沒辦法改變。

  而就在林冬沉浸在自己的如意算盤中的時候,寧海已經跟文木葉講述了自己想要讓他拍的戲。

  《藥神》。

  一個有著現實原型的故事。

  很能反映現實問題。

  這就更靠譜了。

  “這部電影應該不會超過一個億的成本,如果冬子你吃不下,我們幾個可以幫著湊點。”寧海很快就和文木葉、徐朗達成了共識。

  文木葉監制,徐朗主演,文木葉導演……

  現在,就差錢了。

  “不用,我這邊可以全拿。”林冬趕緊說道。

  放開那部虧錢電影,讓我來!

  這樣虧錢的機會,怎么可以讓給別人。

  “夠意思!”顯然,寧海也不覺得這樣一部電影能賺什么錢,他最近資金有點緊張,又要籌備自己的新片,如果林冬能全部吃下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咱好好弄,別讓林老板賠錢。”徐朗也敬了林冬一杯。

  有這樣的后臺在這里,還怕個球的光劍啊。

  整個娛樂圈的資本都得罪了咱也不怕。

  “呵呵。”嘴上笑呵呵,林冬心里mmp,徐朗你丫的應該感謝老子不殺之恩。

  不然就你這樣的,早就被拖進小樹林了。

  不過,文木葉目前還要忙乎林冬的《新蜀山》,只能一邊剪輯,一邊研究劇本,然后慢慢的把劇組拉起來。

  又聊了一會天。

  寧海和徐朗就把文木葉給忽悠進了歡趣影業,也就是幾個人聯合成立的皮包公司。

  這公司其實就是用來投資大伙自個兒電影用的,里面一個人都沒有。

  文木葉是第一個簽約導演。

  也算是變相的融入了他們的圈子,將來可以報團取暖。

  因為臨時起意弄這個項目,寧海的新電影可能也要往后推遲,很可能明年都開不了工,這讓打算用自己個人賬戶的錢投資的林冬松了口氣。

  不過,如果他跑得快,這部電影可能就投不上了。

瑯琊榜開播幫文木葉介紹新電影閃光少女,摔跤吧共享經濟,第二輪融資9.30上映幾部電影,港囧解救吾先生,夏洛特10.8黃曉明結婚10.18.王者榮耀改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