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50章?沒人玩,不氪金

  同根相煎何太急,《英雄戰跡》不敵《全民超神》。

  企鵝游戲又出騷操作,問《英雄戰跡》何時涼涼。

  試玩《英雄戰跡》的結果:我又回到了《全民超神》。

  全都是類似的帖子。

  大部分都是在吐槽這款同是企鵝旗下的游戲,從畫面、可玩性、匹配機制等各種角度去噴。

  人們總是喜歡戰隊。

  兩款同樣是一家公司做出來賺玩家錢的游戲,玩家們居然也能各占山頭對噴。

  這一次的區別只在于《英雄戰跡》這邊的聲音太微弱了。

  說什么《英雄戰跡》不氪金。

  搞笑的吧,你都沒人玩,誰會給你氪金。

  沒人玩,不氪金……

  閱讀理解滿分的巫師之王大人,很快就抓住了兩個重點。

  這游戲聽起來……很沒前途呀。

  “珊姐……”

  “林總覺得這游戲合適嗎?”

  “合適,挺合適的,盡量談下來吧,順便把那個什么臥龍工作室也買過來,都是人才啊。”

  “好的。”

  施珊珊這邊啥也沒說就掛掉了電話。

  盡管她了解之后,并不覺得這個《英雄戰跡》有多合適,也不覺得做出這樣一款游戲的臥龍工作室有什么人才。

  但老板說的都對。

  她就是一個努力去完成老板意志的工具人。

  談判注定是痛苦的。

  畢竟我想要的你不想給,那就沒啥好說的了。

  不過,施珊珊和企鵝視頻那邊的人熟啊。

  從2011年開始,施珊珊就代表克萊斯特和企鵝視頻多次往來,一個拿到了綜藝賺流量,一個賣到了合適的價錢,都覺得自己占了便宜。

  企鵝雖然各個事業部都獨立經營,但終究還是一家公司。

  別說只是事業部獨立經營了,就算是分公司之前,也照樣有能夠制住你的人。

  游戲業務,視頻業務,各自都在高層中有大哥大。

  大哥大之間也有利益交換。

  于是,在視頻主管上級的推動下,游戲業務這邊終于松口同意出售《英雄戰跡》和臥龍工作室。

  克萊斯特這邊也不僅僅是付出金錢代價。

  和企鵝那邊談錢,這就不是傷感情的事情了,那是相當的傷自尊才對。

  那種財大氣粗,一把零錢砸在企鵝面前,說要買他們家圈圈或者微信的行為,你當是寫呢。

  企鵝那邊要的很簡單。

  他們一開始要《我要出唱片》,還有九月一開播《終極挑戰》,兩個綜藝的網絡獨播權。

  意思就是說,已經開播大半的《我要出唱片》,要挪到我們那邊去播。

  還沒開始播的《終極挑戰》也要給我們播。

  此外,還索求了不少克萊斯特獨家的電影網絡播放權,這個倒沒有要求獨播,但是必須得和他們共享。

  真是風水輪流轉。

  之前音樂共享的時候,他們為了遏制喵耳音樂的發展,停止了樂庫的共享。

  現在為了讓企鵝視頻突破瓶頸躋身成為一線視頻網站,不得不重啟了共享這個概念,要求克萊斯特給他們共享電影版權,尤其是《特種戰狼》、《捉妖怪》和《猴子回來了》這樣剛剛下映的好片。

  不止是企鵝眼饞,奇異果和油桶也是眼饞的不得了。

  M站和他們比起來就是一個小弟弟,可這個小弟弟有的它們沒有,就問你氣不氣。

  關鍵是,你就算財大氣粗的想要收購M站,人家也可以不賣。

  如果綜藝和電影這兩個條件克萊斯特都能滿足,那么《英雄戰跡》和臥龍工作室的四十二個人,打包一起只需要三個億就賣給他們了。

  施珊珊也不是吃素的,各種扯皮。

  最終,雙方在以下幾點達成了共識,算是基本上確定了合作方案。

  《我要出唱片》和《終極挑戰》可以給企鵝視頻播,但都不是獨家,M站和企鵝視頻將會同步播出前一天晚上在申江衛視播出的這兩個綜藝。

  然后是克萊斯特旗下出品的電影,也可以免費的讓企鵝視頻播出。

  但是,圈圈音樂的樂庫必須對喵耳音樂開放。

  當然,為了達成以上的幾點,克萊斯特將多拿出兩個億,也就是五個億來作為購買《英雄戰跡》和臥龍工作室的代價。

  企鵝那邊基本上同意了施珊珊給出的最終方案。

  雙方最終扯皮的地方非常神奇。

  竟然是臥龍工作室應該有多少人,應該有哪些人。

  施珊珊去了一趟臥龍工作室所在的蓉城,帶回了一份名單,和企鵝提供的臥龍工作室名單有不少出入的地方。

  至少有二十多位不在企鵝給的名單上面。

  然后,雙方就此展開了唇槍舌戰。

  不過,最終勝利的還是施珊珊,不是她特別能說啊,她雖然離了老板的面,就不在偽裝成大專生,但擅長的領域也不在言辭論辯。

  她干的事很簡單。

  就是釜底抽薪,跑去蓉城的那一趟,先發展一個內賊,然后挨個的找人談。

  臥龍工作室有水平的都被她談了一遍。

  也不用特別許諾好處,你做出來的游戲被人吊打了,現在有個讓你翻身的機會。

  你們鵝廠待遇好,我們貓廠絲毫不差。

  我們老板動不動就把項目賺的錢分一部分給大伙,我們公司成立五年不到,第一批的“老”員工全都成了高管,個個都是千萬身家。

  兩個前臺小姑娘,一個負責M站,一個負責發行部。

  連最開始沒車開的司機,現在都掌控著一個二十多億的項目。

  第二批表現出色的老員工,也水漲船高的成了各部門總監,隨著公司的盤子越做越大,職權待遇也越來越好。

  就問你怎么選。

  是繼續以一個失敗者的身份留在企鵝,還是去克萊斯特打一個翻身仗。

  家都被人給偷了,還打什么野啊。

  企鵝這邊無奈,只要按照施珊珊的名單全部放人。

  九月之前,所有的手續都辦完了。

  沒辦法,《終極挑戰》九月五號開播,如果不把這事搞定,人家克萊斯特的M站就先播為敬了。

  企鵝之所以賣掉《英雄戰跡》這個“不良資產”,為的不是那五個億,為的是企鵝視頻這個總投入已經好幾百億的大盤子。

  孰輕孰重,不言而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