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49章 你們這是要架空老板啊

  這也是2015年企鵝的重頭項目。

  他們邀請了一眾電競大咖,一起打出“手機開黑,隨時叫隨到,此時你就是選手”的宣傳口號,發布“百萬微電競計劃”用于游戲推廣,并邀請了當時當紅的亞洲人氣天團BIGBANG為游戲代言。

  克萊斯特的喵牙直播這邊也被砸了四千萬,組織了幾十個電競類主播直播了這款手游。

  電競選手和直播,讓這款游戲快速的鋪開了市場。

  BIGBANG應該算是最火的亞洲男團。

  企鵝這筆錢同樣沒有白花,BIGBANG數以百萬計的女粉蜂擁而至。

  有了妹子,就不愁沒宅男。

  這游戲直接就爆了。

  AppleStore統計資料顯示,其iOS版上線后迅速火爆,短短數小時就登上了AppStore商店榜首。

  成為手游MOBA品類中當之無愧的第一。

  在iOSAndroid雙平臺擁有了超過2500萬的注冊用戶。

  其注冊用戶數與活躍度使業界對MOBA品類產品與用戶的認知都為之顛覆。

  數據表現甚至超過了企鵝之前發布的休閑類及卡牌類移動游戲產品。

  企鵝在其給各大媒體通稿中,一度將《全民超神》譽為“2015年力挽重度游戲在行業內的希望與寄托”。

  然后咱們在回過頭看看《全民超神》的雙生子《英雄戰跡》。

  這大概是企鵝的一貫做法——總是讓同一家公司的同類產品互相競爭。

  就在2015年8月18日《全民超神》開啟測試的當天,企鵝旗下的同類手游《英雄戰跡》同時也開啟了不刪檔測試。

  企鵝游戲并沒有厚此薄彼,《英雄戰跡》同樣得到了大力的推廣,反正鵝廠有的是錢。

  然而英雄戰跡還是全民超神吊打了。

  全面吊打的那種。

  無論是用戶的反饋,還是游戲關鍵的數據,如留存等,相比于《全民超神》都是遠遠落后的。

  既生瑜何生亮,如果沒有《全民超神》,《英雄戰跡》最起碼也算是一款合格的游戲。

  “我們可以收購《英雄戰績》來做,這款游戲質量還可以,只是很多地方都不怎么考慮用戶體驗,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們這些玩家想玩什么。”楊寶福努力的想要說服真正能夠做主的李常威和裴潛龍。

  “有點荒唐,從來都只有企鵝從別人手里買東西,你聽說過誰能從企鵝手里買到什么嗎?”李常威不敢相信自己發小的腦洞。

  你是打游戲把腦子打秀逗了嗎?

  真敢想啊!

  “也不是沒有,”裴潛龍慢悠悠的吹著茶盞里浮浮沉沉的葉子,說道:“電商,去年三月,企鵝入股某東,成為第一大股東,而某東并購了企鵝的電商業務。”

  “那某東不是也姓馬了?”職場菜鳥的楊寶福目瞪口呆。

  “也不是,某東采取的一種模式叫‘AB股’,大意就是股票多少要看是A還是B,專業術語叫做‘同股不同權’,B股一股頂二十股用,而B全都在姓劉的手里,不管企鵝拿到多少股份,他都是弟弟。”裴潛龍給他科普了一下。

  其實,裴潛龍科普的還不夠。

  不止是電商業務被企鵝賣了。

  企鵝還賣了搜索業務。

  先是和谷歌合作,接著又成立了自家的搜索引擎,從谷歌挖來了許多高管和技術人才,投入的研發經費高達三十億。

  然而到了2013年,企鵝終于還是放棄了搜索業務,將它打包賣給了搜狗。

  就連視頻業務,目前也有消息說可能會出售,因為這一塊從2011年到現在已經連續四年,每年虧損約30億左右。

  同樣是虧損三十億左右,奇異果和油桶比企鵝的市場占有率可大多了。

  因此,從年中六月份開始,就有消息說企鵝有可能會將旗下視頻業務打包出售。

  空穴來風未必無因,至少說明企鵝內部確實有放棄視頻業務的聲音。

  “也就是說,咱們有機會收購這個游戲對吧?”楊寶福心里像是有個貓在抓撓一般,《英雄戰跡》對他來說就像是白紙一樣,而他可以在這張白紙上勾畫出自己心目中游戲的樣子。

  “機會不大,但是可以試試。”裴潛龍也覺得頭疼。

  首先,企鵝就算是賣,也只會賣實在做不好的業務,砸再多錢進去都沒用了。

  而游戲這一塊是企鵝最擅長最核心的業務。

  其次,《英雄戰跡》和《全民超神》是同一類型的游戲,直接構成競爭關系,企鵝就算是把《英雄戰跡》攥在手里讓它死掉,也沒必要賣給別人為自己增加一個競爭對手。

  最后,這兩款游戲分屬兩家工作室。

  為了內部的和諧,也不太可能賣掉其中一個。

  將這幾點解釋給兩個人聽了之后,李常威和楊寶福也陷入了迷茫,這哥倆才意識到他們竟然想從游戲界的藍波灣手里搶食吃。

  哪怕搶的是被市場證明不合格的次品。

  “好了,這事交給施總去苦惱吧,她和企鵝那邊關系非常好,如果她都談不來,那咱們再物色其他的目標就是。”裴潛龍很快就把這事拋之腦后。

  林冬在拍《新蜀山》的時候,接到施珊珊的電話。

  “什么事?”

  “林總,是這樣的,咱們不是在搞喵喵游戲嘛……”

  “怎么,錢不夠了啊?”

  林冬心里開始樂呵了,這樣他是不是就有理由賣掉喵牙直播了。

  “不是錢的問題,是企鵝那邊同意售出《英雄戰跡》了,作價3億之外,還想要占據咱們喵喵游戲的45份額,作為合作的回報,他們可以讓把開發出這款游戲的臥龍工作室送給咱們。”

  在施珊珊的周旋之下,企鵝終于松口。

  畢竟《全民超神》實在太火了,而且游戲定位重度氪金,明顯要比畸形同胞兄弟《英雄戰跡》更有前途。

  而且,企鵝游戲的下一階段目標是《天刀》,打算明年中旬就上線,時間短任務重,放棄掉《英雄戰跡》有利于集合優勢資源集中開發。

  至于發配臥龍工作室到克萊斯特,占據喵喵游戲35的份額,這里面就有高層意圖了。

  企鵝高層其實最想要的是喵牙直播,目前直播行業的藍波灣,但他們不問也知道克萊斯特是不可能把最賺錢的業務部門賣給他們的。

  甚至連參股都不太可能。

  聽說億達太子都被拒絕了。

  所以,幾位高層希望通過游戲這一塊進行滲透,只要撕開了一個口子,后面再談就合作多了。

  這就相當于說只蓋著被子睡覺,什么也不會做一樣。

  至于送過來的臥龍工作室,本來在企鵝游戲就是墊底的存在,干啥啥不行。

  并入天美之前,臥龍工作室被戲稱為“醬油工作室”。

  “立項三年,內測三年,修修改改又三年”是他們做游戲過程的真實寫照,一直到2014年1月,已經研發了近兩年的MOBA端游《霸三國》仍在做革新內測。

  上面終于看不下去了,讓他們放下《霸三國》,干脆去開發重點項目《全民超神》的內部競品《英雄戰跡》吧。

  可以理解為一個武俠主角成長道路上的磨刀石。

  果然只是戰績,不是奇跡。

  同時公測后的結果,《英雄戰跡》敗得一塌涂地。

  即便如此,企鵝游戲送出臥龍工作室之前也會把技術骨干全部調走,塞到其他工作室里面去。

  他們有二十個工作室,送出來一個也不心疼。

  “我現在有點忙啊,你把這款游戲的資料發給我看看先,還有啊,條件讓他們另外開,份額是絕對不行的,想都別想。”林冬打算先研究一下這款游戲。

  這群家伙動作怎么這么快。

  自家這邊電影還沒拍完呢,他們居然就開始收購游戲了。

  而且還是收購企鵝家的游戲。

  膽兒可真肥。

  林老板必須研究一下這款游戲才行,如果沒啥前途,純粹買回來練練手,那還行,幾個億就算是虧掉了。

  但如果是前途無量的游戲,那必須阻止他們。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真的是前途無亮,以企鵝的尿性,他們也絕對不可能賣吧。

  還有就是參股的事情,林冬不會同意,他不會向任何人公布自己的公司財務明細,系統也不會允許別人參股進來。

  公司內部所了解的財務情況,都是系統包裝過的合理合法數據。

  但是別人參股進來就不一樣了。

  當然,林冬原則上是同意賣掉一部分“劣質”資產的,比如喵牙直播,只要對方不出太高的價錢,賣掉這個心腹大患妥妥的開心。

  施珊珊這才知道喵喵游戲那邊居然沒和林總商量就對《英雄戰跡》下手了。

  她不好質疑裴潛龍這種天馬行空的工作風格,也正如裴潛龍從不指責她這個執行總裁常常謹慎過頭一樣。

  不過,她還是覺得游戲部門過分了。

  你們這是要架空老板的節奏啊,還是打算把事情談成之后給老板一個驚喜。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