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44章?陛下何事憂慮

  他這個老板離開公司太久了,也不知道公司給折騰成了啥樣。

  順便的,也可以回到久違的食堂吃一頓好的。

  橫店那邊,回去也是吃盒飯。

  被《終極挑戰》折磨半死的林冬,迫不及待的想要吃一頓豐盛一些的好飯好菜。

  等他下了飛機被接回公司。

  公司一眾高層已經就位,等著跟他開圓桌會議。

  當然,豐盛的一大桌子菜也熱氣騰騰的擺在了桌子上,二話不說直接開吃。

  高層們在匯報著自己的工作。

  而林冬大部分都沒怎么聽清楚,他只想把這幾天沒吃到的給吃回來。

  從三亞離開時候張三胖請他吃的海鮮,總是讓他想起那只背包里的小魚,然后就是鋪天蓋地的饑餓。

  其實公司里也沒有太多的大事。

  基本上都是日常的工作。

  喵牙直播和短視頻穩步發展,盡管億達太子創建了一個黑白直播,并且從整個行業瘋狂挖人,給出的待遇非常好,甚至從喵牙直播都出走了幾個能排上號的。

  億達太子就像一個攪屎棍。

  但是這并不足以讓喵牙傷筋動骨。

  甚至連影響都沒有。

  受到沖擊的是喵牙的競爭對手們。

  然后是喵耳音樂,《我要出唱片》已經播放到第四期,反響大好,收視率已經飆到了2.7,在本年度度綜藝收視率排行上排名第五。

  排在它前面的是《華夏好聲音》第四季,《跑跑》第一季和第二季,還有《我是歌手》的第三季。

  不過,《我要出唱片》的收視率和《我是歌手》相差不多,不出意外的話,以現在的勢頭,播放完了之后一定可以超越《我是歌手》。

  申城衛視這一次算是撿了個大便宜。

  “他們現在應該后悔沒有多簽幾季。”裴擒虎最后做出了結論,這是綜藝部的成績,但張三胖沒回來,所以他幫忙匯報了一下。

  “也不要太過分了,以后畢竟還是要合作的。”林冬看向施珊珊。

  “我明白。”施珊珊連忙點頭。

  放長線釣大魚嘛。

  林總一直都倡導現在少賺一點,等時機成熟了再狠賺一筆。

  實際上,自從《我要出唱片》以2.1的收視率開局,然后穩步上升,到了第四期就達到2.7,已經有不少廣告代理商找過來了。

  就連申江衛視也有些心動。

  這可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啊。

  加幾個品牌進來,最起碼也有三五億的進賬,申江衛視甚至愿意和克萊斯特四六分。

  但是施珊珊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

  她不能砸克萊斯特的招牌。

  在品牌商的心目中,克萊斯特從不半途增加廣告位,所以他們才愿意花更多的錢投入進來。

  “我們M站已經談下了FGO的獨家代理,八月份正式上線,這是M站‘想玩榜’排第一的游戲,我們費了好大勁才談下來。”秦寶兒提了一下M站游戲的事情。

  “代理游戲啊……”林冬覺得很頭疼。

  這玩意他了解的不多,但是回頭看看曾經的互聯網首富陳先生的發展軌跡,怎么能不讓他心驚肉跳。

  2001年陳先生花費30萬美元拿到韓國Actoz公司的《傳奇》代理權,并聯合華夏電信和成千上萬的網吧向玩家兜售。

  這款游戲改變了陳先生,也改變了華夏網游、甚至改變了互聯網的進程。

  一款游戲的代理,就能造就一個互聯網首富。

  林冬有種小松許被大腦斧給盯上的感覺。

  “林總,您放心吧,這款游戲我們經過了多方面的評估,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秦寶兒連忙解釋。

  林冬心里苦哇。

  可是他沒辦法解釋。

  “林總對游戲有什么想法?”裴潛龍在一邊適時的問。

  這就是眼力勁。

  當皇上嘆息的時候,就必須有個人提問:

  陛下何事憂慮?

  不然的話,陛下心里的話怎么說得出口。

  “唉,我就是想著,怎么好游戲都是別人家做出來的,咱們華夏,為什么就不能有自己的經典游戲呢?”

  這個什么FGO不知道收益咋樣,但是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打消這些家伙繼續代理游戲的算盤。

  你們有本事自己做游戲啊!

  從無到有的,沒有個三年五年,估計做不出來什么名堂。

  等到做出來了,還不一定有市場,更不一定能夠賺到錢。

  在場的眾人的沉默了。

  男默女淚。

  他們低下了高傲的頭顱,對林總的話沒有任何力氣辯駁。

  對啊,有本事的話,為什么不自己做游戲呢。

  可能這就是差距吧。

  他們為了代理一款游戲沾沾自喜,而林總想的卻是自己開發做游戲,振興國產游戲。

  “林總,我們今后會減少代理游戲的數量,但是自己做游戲,需要的資金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啊。”裴潛龍又出來打圓場了。

  “發行部今年的利潤大概會在多少啊?”林冬問。

  他這次回來,最不放心的其實就是發行部,自從《猴子回來了》打開局面,秦貝兒這小丫頭接了一部又一部電影發行的活。

  克萊斯特發行部一般會從總票房分走百分之八左右的收益。

  如果是聯合發行,這個比例會少一些,但也基本上能保持在3左右,如果你給不到這個標準,也不給你發行啊。

  “今年預計能夠創收四到五個億。”秦貝兒連忙說道。

  腰桿挺的筆直,老驕傲了。

  發行部在王闊手里的時候,就已經實現了盈利,但那時候也就小幾千萬的盤子,發發工資福利,基本上所剩無幾。

  現在四五個億的收入,可都是她一造出來的。

  果然,這一刀夠狠!

  “這筆收益,扣除發行部自留發展的,入賬之后就劃出去研發游戲吧。”林冬毫不猶豫的把這個包袱甩出去。

  進來容易出去難,千萬別再進他的系統賬戶了。

  “這么多資金,確確實實可以研發出一款精良的游戲了,林總您確定咱們要插足游戲產業嗎?”裴潛龍自己都不確定。

  咱們步子是不是太大了一些,這樣容易扯到蛋蛋啊。

  “時間就是生命,該做的事情,能提早一天,都能增加一天的競爭力。”林總又開始了忽悠模式,為了讓發行部的錢別進他的系統賬戶,他也是拼了。

  裴潛龍若有所思,終于還是點了頭。

  實際上,他也認為克萊斯特可以在游戲產業里分一杯羹。

  只是他還沒有林冬這么激進。

  這兩年,克萊斯特從一個單純的影視投資公司,發展成為一家大型的互聯網企業,目前進入一個壘實基礎的階段。

  不過,游戲行業一本萬利,想成為頂級的互聯網公司,這一塊確實早晚都會涉及。

  既然林總要搞,那他這個戰略部老大,自然要配合。

  “我們直播平臺也可能會有三個億的盈利。”看到別人都不說話,陳銀輝知道自己表現的機會來了,他現在負責喵牙短視頻和直播。

  “你們的那點錢,就留著擴張吧!”林冬趕緊的堵住他的嘴。

  “還擴張?”陳銀輝覺得自己已經很大了。

  短視頻這一塊,沒有誰能比得上克萊斯特,直播也一樣,都是行業里的龍頭。

  雖然短視頻在盈利方面非常弱,目前就只有少量的廣告收入,但是自給自足還是可以的。而直播帶貨的興起,讓陳銀輝也能在圓桌會議上揚眉吐氣了。

  “市場遠遠比你們想象的要大,不要太容易自我滿足。”林冬憋出一句他覺得很有道理的話。

  高層們陷入了沉思。

  “林總說的非常有道理,隨著手機的普及,網絡的升級,每個人都應該成為咱們潛在的用戶,而關鍵之處在于,咱們能不能滿足所有人的需求?”裴潛龍覺得自己一直迷茫的地方,被林總一句話就穿透了。

  是的,市場遠遠比大家想的要大。

  總覺得日活已經到了瓶頸,已經超越了所有的競爭對手,于是就想當然的認為摸到了市場的邊緣。

  “其實,一個項目最艱難的時刻,不是從零開始的起步,也不是遭遇重重困難的中途,”裴潛龍繼續補充說道:“而是站到巔峰位置之后的未知,這個時候的你,不知道該往什么方向走,不知道還能走多遠,就像是咱們現在的喵爪網、喵牙直播一樣。”

  “咳咳,對對對。”林冬非常的佩服裴潛龍。

  他就一句胡說八道的話,自己都沒想這么多,這貨愣是有本事給解讀成八百字的作文。

  比自己還能胡扯。

  這樣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拍老板的馬屁,不怕大家笑話嗎?

  “就比如咱們的直播,目前所覆蓋的僅僅只是電競娛樂,為什么不能覆蓋更多的生活工作學習方方面面呢,比如培訓講課,比如會議安排,比如才藝展示等等。”

  “而短視頻,目前基本上都還局限于分享生活,為什么不能分享知識呢?”

  “林總曾經說過,作為一家公司,我們不能只著眼于盈利,不能光想著賺錢,我們要反復起自己的社會責任,可能不少人都發現了,網民低幼化和老齡化的比例越來越重,針對這一發展趨勢,我們應該看到機遇和責任……”

  眾人鼓掌。

  贊嘆林總提的好,贊嘆裴總總結的到位。

  “影院開業十家,四家裝修,九月份全部上線。”田大壯言簡意賅的把喵尾巴院線的工作交代了一下。

  一家影院,從選址購買到裝修上線,運氣好的話,正好遇到合適的商鋪,隨便弄弄就能達到預期效果,運氣不好的話,一切從頭到尾,沒幾個月時間根本不行。

  “那家拆遷的……”林冬被勾起了傷心事。

  在喵尾巴院線上,他前前后后一共投入了十五個億,這一塊雖然有的影院實現了盈利,但總體來說還是賠錢的。

  原本一片大好的局面。

  就因為一個拆遷,搞出來5.5億的暴利出來。

  “款項會在八月中旬就位,目前我們在選新址。”田大壯頓了頓,補充了一句。

  “這樣啊,那就選吧,不要總想著拆遷,做事業不能靠撞大運,”林冬之前承諾過這5.5億全部投入到喵尾巴院線上面,暫時沒有其他花錢的地方,自然不會反悔。

  “我選不拆遷的地方。”田大壯點點頭。

  他的好處就是聽話,沒有那么強烈的進取心,換做是陳銀輝那種,如果能在一個坑里撿到五個億,他估計會搬個小馬扎一天到晚的蹲守。

  “其實,關于院線這邊,我有個想法。”杜啟喜這時候開口了。

  林冬示意他說。

  “我最近碰到了一個導演,他花50萬拍了一部電影,我看了成片,拍的非常牛叉,但是現在沒錢發行。”杜啟喜娓娓道來。

  “我們有發行基金,可以免費幫他發行。”秦貝兒接口說道。

  一開始的時候,發行基金的設立是為了扶持文藝片,順帶著鍛煉發行團隊,到了現在,克萊斯特隔三差五的就幫文藝片免費發行。

  目前上映的文藝片,幾乎都能在發行或者聯合發行一欄看到克萊斯特的名字。

  “不是這個意思,”杜啟喜搖搖頭:“畢乾這電影啊,實在難懂,即便是免費發行,其實也不會有太多的票房。”

  “你直說吧。”即便是免費發行都不會有太多票房,那林冬還怕個屁啊。

  “我想,咱們是不是能夠直接把這部電影給買過來,然后在喵尾巴放,咱們沒事可以反復的放,細水長流,既能豐富院線排片,又可以讓更多的人看到這部影片。”杜啟喜說道。

  裴潛龍聽罷就開始搖頭:“首先,放映許可的問題,一是版權方的許可,這個咱們買下來就沒問題,二是文化主管部門的許可,這東西可不是那么好跑的,而且,一部電影,上映期滿之后,就可以網絡播放了,影院上不上其實意義不大。”

  “我的意思是,咱們不把這部電影放網絡上,就只放在貓尾巴,想看就只能來貓尾巴。”杜啟喜文藝小資調調十足,根本不考慮成本收益的問題。

  “先不說能有多大收益,這個對導演和演員也不友好,傳播量不高的話,他們的作品只能被埋沒。”裴潛龍不是有意懟杜啟喜,實際上他很尊敬七喜哥,只是覺得這人太不靠譜了。

  但是有人喜歡啊。

  林冬立刻就被杜啟喜這不靠譜的主意給打動了。

  “咱們就當是扶持小眾文藝片了,有的片子放網上也沒什么人看的,就算院線和網絡一起上也沒事,總有人喜歡電影院的感覺。”

  裴潛龍皺皺眉頭,就不說話了。

  沒法講道理啊。

  你和他講商業,他和你講情懷,說扶持,這還怎么講理。

  總不能說扶持文藝片是錯的吧。

  林總最經常強調的就是企業的社會責任感,要正能量,不能為了錢啥都不管。

  裴潛龍耳濡目染,也接受了這套理論。

  “他這部《路邊野炊》,我計劃五百萬拿下來,林總您覺得怎么樣?”杜啟喜開心的問道。

  這事如果成了,必然能夠成為他在圈子里吹比的素材,能夠一吹好幾年的那種。

  “五百萬有點少了,兩千萬吧。”林冬恬不知恥的來了一句。

  其實,這種模式有點類似保底發行了。

  雖然兩千萬對他來說是一筆小錢,可是對于畢乾這樣的新人導演來說,絕對是一筆大錢了。

  不管是拿著這筆錢改善生活,還是去拍新電影,都妥妥的改變了命運。

  “林總你放心,這事我給你辦的妥妥的,我絕對不從里面拿一毛錢的好處。”杜啟喜拍著胸口保證,他這人對金錢的追求比較寡淡,就是想活的有面子。

  “你辦事我放心,對了,如果有類似的,咱們能拉一把的也拉一把。”林冬補充了一句。

  “這個很簡單,交給公關部就行了,這事只要稍微翻炒一下,整個行業就都知道了,到時候咱們克萊斯特的地位一定有個很大的提升。”裴潛龍腦子特別好使。

  這么一筆賠錢的買賣,也能被他“廢物利用”。

  他其實也認同林冬的社會責任感一說,從利益的角度來說,如果真的能夠把這個打造成招牌,這就是一張免死金牌啊。

  就算以后不小心犯點錯誤,換做別人家,可能直接敲幾棍子,讓你損失幾個項目也不是沒可能。

  但如果是一家印象特別好的企業,說不定也就是摸摸頭的事。

  林冬沒反對,他能看到的僅僅只是翻炒之后,帶來了更多的經典文藝片來坑他的錢。

  其他的一概無視。

  當然,并不是所有的文藝片都會主動跑過來接受這種安排。

  更多的電影,還是會選擇正常上映,讓市場來驗證它們究竟值多少錢,說不定就能創造奇跡呢。

  畢竟當年的《石頭》僅只三百萬的投資,就拿到了六千萬的票房,而《泰不容易》三千萬的投資,收獲了十二億的票房。

  杜啟喜這種買過來只在自家影院播出的模式,可能也就《路邊野炊》這類小成本,零卡司,根本就沒打算讓人看懂的片子才會選擇。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