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33章 吾夢中好殺人

  杜啟喜果然不去深究為什么有情懷就不投喜劇。

  難道不投喜劇就有情懷?

  “《不成問題的問題》這種可以多投。”林冬還想再說點啥,但是很快就不敢說了。

  自己似乎是烏鴉嘴啊!

  算了,還是別瞎指揮了。

  免得又來一個五十億。

  還是專心的搞《新蜀山》吧,必須要加把勁,不能讓那倆老頭厚著臉皮把活都給攬走了。

  不是林冬不想把他們拍出來的戲給否定了,然后改的特別垃圾。

  一方面是系統不允許,哪有往差里改的,明顯不是正常的商業行為。

  另一方面是林冬的內心不允許,他是一個演員,是一個新導演,在電影方面早就不是毫無審美的白丁,他也不可能為了虧錢就把電影往爛里拍。

  做人不能沒有一點底線。

  吃屎這種事,林冬干不出來。

  他的計劃其實很簡單。

  原版的《蜀山傳》耗資8000萬,制作期前后達3年,聘請了好萊塢4家電腦特技公司助陣,使用超過100臺計算機連接成的圖像。

  可是,內地票房才2000萬。

  林冬賭《新蜀山》票房兩個億。

  兩千萬到兩個億,夠有牌面吧,還想怎么樣。

  如果票房兩個億,他把成本給堆到三五億,不也能陪個底朝天嗎?

  好吧,就算兩億票房有些天真,現在電影市場膨脹的不成樣子,那算十億票房又如何。

  如果電影成本五個億,票房得十五個億才能回本。

  十億票房依舊是虧。

  林老板除了給自己開一千萬的片酬,導演費、制片費他一點也不會少算。

  虧錢,賺錢,一箭雙雕!

  再說了,徐怪賠錢電影拍了一大堆,虧錢的不計其數,就算是賺錢電影,也僅僅只是小賺,比如《龍門花甲》雖然有6.5億票房,但是成本2.3億。

  勉強保本,靠著其他的收益才有臉說一聲小賺。

  而姜小軍就更不必說了。

  前不久的《一步距離》成本三億多,九個億才能保本的投資,但是票房只有五億,虧損超過一億多。

  兩個導演都不是啥能賺錢的導演。

  風格又相差極大,他們攙和進來對電影是好是壞很難說。

  這也是林冬不一怒之下把他們干出片場的原因——說不定比他自己拍的更容易虧錢。

  和杜啟喜討論了一會,林冬就掛斷電話睡覺了。

  夢里,他提著刀追了杜啟喜三條街,最后追上了杜啟喜,砍掉了他幾條腿。

  原來,嘴上說原諒,內心還是放不下。

  六個億啊,原本系統賬戶都沒幾個錢了的,突然賺回來六個億。

  吾夢中好殺人!

  第二天醒來,林冬美美的吃了頓酒店自助早餐,然后就跑去片場了。

  酒店是包早餐的,有的人吃有的人不吃,所以他就算吃的多了些也沒啥。

  “昨天拍的部分,我們幾個給剪出來了,還加了簡略的特效,你來看看效果。”

  可能是林冬吃早餐吃的太久,他到地方的時候,人家仨都已經全部到場了。

  剪輯好了?

  不過林冬也并不是多么驚訝。

  他都拍了這么多戲了,自然知道電影制作的流程。

  正常的電影,就是先拍,再后期,然后上映。

  但是也有電影將后期工作前置,電影的后期從拍攝第一天就開始了,邊拍邊剪。

  有的甚至好幾個棚子一起開工。

  每天拍完了以后把當天剪完,第二天把前一天的鏡頭修一下,殺青時,電影已經是成片了,之后再進行精剪。

  《新蜀山》的特效鏡頭更是在拍攝之前就籌劃好了。

  不牽涉人跟景的鏡頭開機前就做了,開機后先拍它們,剩下的就是牽涉人跟景的特效鏡頭,這樣留給特效足夠多的時間。

  喵眼特效目前只有兩個單子。

  一個是《小哪吒》,一個就是《新蜀山》。

  小哪吒是動畫電影,目前還處于制作的最前期,特效需求沒那么大,幾個人就能搞定。

  而《新蜀山》是老板的項目。

  老板的項目啊。

  這年頭,只要和老板扯上關系,有機會拍老板的馬屁,任誰都會打了雞血一樣。

  瞄眼特效雖然僅僅成立一年,但是實力非常的強悍。

  畢竟招人的時候,全世界范圍找高手,又配上國內的特效經營,又不缺錢不缺練手資源,不強悍才有問題呢。

  所以,林冬看到的成片,不僅是剪好的,而且還是加好了特效的作品,看起來非常的不錯。

  “你們……忙到了幾點?”林冬懷疑自己是個廢物。

  “十二點多吧,年紀大了,總是睡不著覺,于是就跑過來弄了一下剪輯。”徐怪用手搓搓臉,又變得神采奕奕。

  林冬能說啥呢。

  他八點多就跑去吃飯睡覺了。

  “這個地方會不會顯得太俗?”林冬看了一下成片,也就幾分鐘的鏡頭,背景色渲染成了大紅色。

  “就是吧,我就說這個地方不符合大眾審美。”姜小軍一拍大腿。

  “你也這么覺得?”徐克有點動搖。

  前面有姜小軍,美術指導菜菜——就是慕雪飛的女朋友,現在連林冬也覺得色彩媚俗。

  “感覺不太舒服,我也就說說。”林冬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不是說好的拍爛片虧錢的嗎?

  我特么嘴賤個啥勁喲。

  “什么色彩比較不錯呢?能夠襯托出血魔的煞氣。”徐怪也沒那么堅持了。

  按理來說,如果是他參與的電影,他必然是決定一切的那個。

  不然他這么溫和可親的老頭怎么才能被稱為片場暴君。

  但他在這部戲只是監制。

  身為導演的林冬人家是出錢的人,是老板,徐怪誰都敢懟,就是不敢懟金主爸爸。

  “我覺得就陽光明媚的淡藍色就行,做出一種強烈的對比,你們覺得呢?”姜小軍有自己的看法。

  “我偏向于暗無天日,無邊無際,鏡頭快速拉進拉遠的那種。”林冬想象了一下,這才是自己心目中末日蜀山的場景。

  “我……我能不能看看做出來的效果?”菜菜弱弱的問了一句。

  “當然不行,做出來這一版,是幾十個特效人員,花了半夜功夫才完成的,你做出來三版,成本實在太高了。”徐怪當即提出了反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