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31章?再給你一次機會

  “行,我回頭找他問問,嘿嘿,我可是加了他好友了呢。”杜啟喜剛栽了個跟頭,還是那么交游廣闊的子。

  林冬對此毫不意外。

  不然的話,家境還算可以,又是導演專業的杜啟喜,和他這個表演系的窮小子,哪里來的交集。

  “行就行,不行就算,你也別為難人家。”林冬強調了一句。

  他和杜啟喜都是娛樂圈的野路子。

  不太講究按規矩出牌。

  范尾老師妥妥的藝術家,一級演員,可是在資本面前,依舊是弱勢的存在。

  很簡單的一個道理,你可以不給我面子,但是你的戲我也可以不投。

  我自己的錢,我自己總能當家做主吧。

  “林總你放心,我不會強人鎖男的。”杜啟喜笑著說道“我爸特喜歡范尾老師,我投資他演的這部電影,要求只是讓他去我家吃個便飯。”

  “行,你沒事就多關注一下圈子里的項目,兩個不夠,多多益善。”林冬沒什么不放心的了。

  始終沒有因為劉主任的事責怪杜啟喜。

  人無完人,他這個天地共主,咳咳,巫師之王,都不可能說自己從不行差踏錯,憑什么要求杜啟喜這種沙雕做事天衣無縫。

  等他打完電話回來,就看到徐怪在新弄來的躺椅上躺著了。

  而姜小軍坐在監視器后面。

  “咔,下一條,吳鋒老師要不要補個妝”

  “補一下吧。”吳鋒此時白發白須白眉白袍,只有臉是黑的,造型特別的仙人風骨。

  “那就休息一會,喲,冬子你回來了啊。”姜小軍轉頭看到了吃飯甜點,打完電話回來的林冬。

  他喜歡吃甜點,但是吃不多,三兩口就飽了。

  哪像林冬那樣吃吃吃吃吃喝喝,然后還打了個電話,等到林冬回到片場,他都已經拍了好幾條了。

  “你怎么”

  你怎么可以這樣,我特喵的才是導演好不好。

  你們一個個的。

  你拍幾條,他拍幾條,你們兩個老東西比我拍的都多。

  “冬子,你來看看這幾條怎么樣,有沒有什么需要改動一點的地方。”姜小軍趕緊一把拉過林冬,將他接下來的話都堵了回去。

  林冬走過去,在監視器里看剛拍出來的影像。

  一幀幀的看過去,自然不會有什么問題,倒也沒有林冬擔心的姜小軍拍就是姜小軍的風格,徐怪拍就是徐怪的風格那么夸張。

  徐怪選的部分都偏重于特效場面。

  姜小軍選的部分則基本上都是文戲據說。

  這兩個人各有所長。

  所以,沒問題。

  有問題的是,你們倆配合的這么好,置我這個正牌導演于何地。

  “安茜等你好大一會了,趕緊的拍你們兩個的部分,然后讓安茜把假發拿掉吧,那玩意可不輕。”徐怪沒等林冬和他們講道理,就說了一件正事。

  “哦哦,對。”林冬連連點頭。

  本該一氣呵成拍完的部分,他又是吃甜點,又是跑去打電話,實在是太不專業了。

  “不好意思啊,甜點還有,你要不要吃”林冬轉頭還向安茜道了個歉。

  “啊”安茜想得到林冬會說句抱歉,但沒想到林冬還問她吃不吃東西。

  當然不可能吃的了。

  甜點啊。

  會胖的。

  到時候她會變成胖妞。

  但是拒絕一個吃貨是不是有些過分,尤其是這個吃貨現在是導演,是投資人的時候。

  別的導演可能會要你賠笑陪著夜里聊劇本,而這個導演僅僅只是讓你陪吃。

  夠良心的了。

  于是她就笑笑,說道“嗯,等拍完這一段我卸了妝再吃。”

  不就是一些甜點嗎,大不了跑步機上來三十分鐘。

  “唉,你們都吃東西了啊,這么隨意的嗎,拍戲的時候也吃,”徐怪看似責怪,但話鋒一轉就說道“我也有點餓了,我想吃鴨脖。”

  林冬這邊眼睛頓時就是一亮。

  口水快速的分泌。

  鴨脖好吃啊。

  味道可好了,香香辣辣。

  “導演給報銷不”徐怪問。

  “報啊,多點點,我等會拍完這一段也吃一點。”林冬早就忘了自己要說的話,說什么自己才是導演,你們不能這么喧賓奪主。

  “之前甜點我自己付的錢啊,也給報了唄。”姜小軍瞎摻合。

  “報,都報,拿筆錢出來專門用以加餐。”林冬毫不猶豫的說道,他已經可以想象的到劇組的美好生活。

  想吃就點外賣,吃啥點啥。

  只要別忘了給導演帶一份就行了。

  “徐導你休息一會吧,等著吃鴨脖。”看到徐怪還要往監視器后面坐,林冬有些著急,你們不能這樣坑我啊。

  你們一個是監制,一個是編劇,你們不是導演哇。

  “那讓小文試試吧。”徐怪又坐了回去,招呼劇組的副導演文木葉去掌控全局。

  這才對嘛。

  林冬既要演戲又要導演,不可能一分為二,所以就要有個人在監視器后面。

  那些自演自導的電影,基本上都是這種路。

  正牌導演頂多就是演完了一段跑過來檢查一下,不足的地方再改進,可以的話就過。

  如果能火的話,掌鏡的副導演功不可沒。

  “好的。”文木葉小伙一聽,立刻就來勁了。

  他是片場唯一的副導演,林冬自導自演,他本來是非常有機會掌鏡的。

  可惜監制和編劇來頭太大了。

  一個徐怪,香江怪才導演,一個姜小軍,內地鬼才導演。

  妖魔鬼怪橫行霸道。

  哪有他這個小透明出頭的機會啊。

  不過,心里不爽歸不爽,他對于姜小軍和徐怪的導演能力還是非常服氣的。

  就今天這半天功夫,他站在一邊都學到了不少東西。

  林冬和安茜演師徒。

  只不過呢,昆侖派的特色就是徒弟會喜歡師傅。

而師傅  對不起,師傅會喜歡她以前的師傅。

  總感覺非常悲劇的設定,感這昆侖派的人是世世代代注定單相思了對吧。

  林冬以前也演過特效鏡頭。

  所以對于裝作什么都在發生的中二表演形式已經免疫了。

  就比如他伸手一招,本來應該是月金輪立刻飛過來,但實際上啥都沒有。

  而他飛起來的鏡頭,也僅僅是原地跳大概五六厘米的樣子。

  “咔,林導,剛才你們倆的站位有點問題,你來看一下拍出來的效果吧。”文木葉喊了一聲。

  林冬只好停下來過去看。

  “確實有點不對,茜茜你站這個位置,臉轉到這個程度,哎對,就是這樣。”林冬又跑來跑去,又是看監視器,又是示范。

  “ok,過”

  這一次,文木葉終于滿意了。

  林冬再跑回來看,發現確實達到了預想的想過。

  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啊,他這個副導演似乎也有兩把刷子。

  演著演著,他轉過頭,就發現徐怪、姜小軍、文木葉,三個人圍在監視器,一邊小聲的討論,一邊看著林冬演戲。

  這小子沒法過了。

  下午的時候,趕過來的財務組已經核算完了采購單。

  涉事的幾個人被喊到了一起,誰拿了多少,都得有個數,先算好賬,再決定怎么處理。

  幾個人如喪考妣,但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應對。

  都說自己很無辜,是被的。

  只有劉主任垂著頭,一個勁的抽煙,他是這件事的老大牽頭人,總不至于說自己也是被的。

  賬目算下來,還有二十萬的缺口對不上。

  倒不是誰死鴨子嘴硬,到了這個地步還不愿意吐出來。

  這伙人想要吞下這么大一筆巨款,怎么也得到處打點一下,不然發票不給你開那么多啊。

  “林導,您打算怎么處理,賬目已經清楚了,是報警呢,還是私下里了結這件事。”克萊斯特的財務總監這邊完事之后,立刻就呈給了林冬。

  施珊珊直接跟財務總監說,如果這件事林冬還要追究,你這個總監就辭職吧。

  劉主任也好,采購也罷,都是劇組臨時聘請進去的人,只有派過去的財務是自己人,是你這個財務總監選出來的。

  拿著行業內幾乎最高標準的薪水待遇,肩負著公司賦予的重任。

  居然還聯合外人一起坑害公司,這樣的人比劉主任更加可惡。

  所以財務總監才親自帶隊過來處理這件事。

  “二十萬的差額,讓他們自己商量著補上來,然后咱們公司的這個財務回去寫離職,劉主任解除聘請合約,把已經拿到的訂金全部退回來,采購也一樣,如果他們沒意見,那就算私了了,如果他們不同意,就讓法務部處理吧。”林冬拿過來單子一看,和系統給的數目幾乎絲毫不差。

  說明財務小組干活還是麻溜的。

  “好的。”財務總監自然不敢多言。

  他自己也是泥菩薩過江,自難保呢。

  雖然公司可能不會追究他的監管責任,但是后面升職什么就難了。

  捫心自問,他在這件事上也確實有失職之處,一來選的這個人,平時特別會做人,說話做事都很合他的意說白了就是會拍馬。

  很快,他就把這人當成了心腹。

  不然的話,三點五億的大項目,也不可能落到他的頭上。

  二來,平時對于部門員工的職業素養抓的太松懈了。

  財務的事,和金錢息息相關,一旦守不住底線,很容易出現今天這樣的事。

  他這個部門總監平時心存僥幸,忽略了這方面的問題。

  劉主任他們幾個商量了一下,雖然爆發了短暫的爭吵,但很快就商量出賠償的方案,七百六十五萬多,一分不少的吐了出來。

  已經付給他們的薪水訂金,也全部交了出來。

  不是幡然悔悟,終于知道自己做的事不好,是違反行為。

  他們當然不甘心。

  差一點就是幾十萬幾百萬的摟錢買賣,吐出來的時候,比割他們的還疼。

  但是他們沒辦法。

  等到人家報警,那就不是單純賠錢的事了。

  克萊斯特的法務部有多狠,圈內眾多周知,沒有任何人愿意去嘗試。

  而且,留了案底的話,以后連找個劇組干活都不一定還有機會,圈子雖然大,可是消息傳得飛快,不用多久就人皆盡知了。

  這年頭,人人都是吃瓜群眾。

  只要瓜不落到自己頭上,都可以吃的很開心。

  林冬沒有處理財務總監,那是施珊珊這個執行總裁的事,估摸著就是公司內部通報批評,然后年終獎的時候砍一大刀。

  足夠了。

  人無完人,有的時候,犯錯的人會更加用心的做事。

  林冬這邊的第一天拍攝很快就結束了。

  雖然發生了不少亂七八糟的事,但拍攝的進度快得嚇人。

  原計劃兩三天的量,第一天就給拍完了。

  沒辦法,劇組規模大,很多崗位上人手都很寬裕,所以才能頂得住三四個導演輪番上陣。

  從頭到尾,幾乎就沒怎么停過。

  到了晚上八點鐘的時候,林冬宣布今天的拍攝結束,包括群演都可以吃晚飯再散伙。

  橫店這邊玩的其實非常多,正經的不正經的都有。

  劇組有人趁著收工早,直接就跑去玩了。

  就連一天只拿到一兩百塊錢的群演,拿到錢之后也要去放松一下。

  有夸張一點的,攢了一個月的錢,一晚上就花光了。

  林冬沒湊鬧,吃飽喝足就回酒店了。

  當了藝人,就是公眾人物,就要擔負起一個藝人的職責。

  那些說藝人也是人,也有自己生活的,純屬扯淡。

  有句話叫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換到這里就是拿錢越多,你就必須承擔更多的義務。

  真的想要無所顧忌,就別賺這個錢啊。

  動不動就幾百萬,幾千萬的,真以為錢是大風刮來的啊。

  追星的基本上都是年輕人,三觀都沒成型,明星的很多行為都會對他們產生長遠的影響。

  林冬也有粉絲。

  有一次走紅毯,他甚至看到了穿著校服的學生,看起來也就十歲出頭的樣子。

  所以他覺得自己有責任正派一點。

  不抽煙不喝酒不蹦迪,連酒吧都很少去。

  回到酒店之后,他發現兩個項目竟然都可以結算了。

  一個是小拳拳,一個是不是問題的問題,看來都已經完成了合約流程。

  小拳拳是歡樂麻花的項目,他們已經拍完的夏洛特苦惱正處于宣傳期,月中的時候開了電影發布會,宣布影片將于8月27上映。

  林冬當時在忙活新蜀山就沒去。

  當然,也是眼不見心不煩的意思,1442億啊,他看到這伙人就會想到這個數字。

  本打算這輩子老死不相往來,沒想到又簽了一部。

沈多余,老子再給你一次機會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