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26章 太委屈

  然后才開始逐個的提問。

  第一個被提問的不是林冬,不是徐怪,也不是姜小軍,而是安茜。

  是的,安茜人家坐在這里已經很久了,一直不被提問多不正常,她雖然不怎么高調,可是只要有點事都是熱搜,有時候別人蹭她一點熱度都可以上熱搜。

  “我是風行的記者,我想問問安茜小姐,前不久還傳聞您將會與宋承憲合作一部都市電影,為什么今天突然簽約了這部劇呢?”

  “呃……因為林導對我提出了邀請,而我們是朋友,再加上劇本非常的好,我也非常想要參與一部特效成分很多的作品,所以就臨時改變了主意。”

  “那宋承憲的那一部呢?”

  “希望下一次有合作機會吧。”

  “下一位,左邊第三排的那位,來自亞洲電視的媒體朋友。”林冬臨時客串主持人,一切從簡的前提下,他們并沒有安排一個主持人。

  “安茜小姐,我想問你是怎么認識林冬,又如何成為朋友的呢?”

  話題太過于集中,還是向安茜提問的,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大家接觸這個人的機會太少了,好不容易出現在眾多媒體面前,而且擺出一副隨便提問的架勢。

  “我們共同參與了一個StarVC,偶爾會進行一些朋友方面的聚會。”安茜很流利的回答。

  記者們在想方設法的想話題造新聞,而明星同樣也沒閑著,他們會猜測記者提問的東西,然后進行事先準備。

  《第三種愛情》那部劇已經開始了前期造勢。

  宋承憲是已經確定好的男一號。

  女一號有好幾個備選,她也是其中之一。

  按照娛樂圈的套路,這幾個備選都會和項目進行炒作,彼此提高自己的商業價值。

  放棄《第三種愛情》而出演《新蜀山》本身就劇本一定的話題沖突。

  當然,沒節操的小報可能會寫,安茜拋棄了宋承憲,轉投林冬懷抱,兩人疑似同行,一方去了另一方家里待了兩個小時才離開。

  “我是慢手星聞的記者,我們慢手的小伙伴們想了解一下安茜小姐的擇偶標準。”

  “喜歡有默契的人吧,相處的時候會感覺很舒服,有一定的神秘感,有吸引力的人,當然,應該是一個三觀很正的人。”

  “能舉個例子嗎?”

  “暫時還沒有,非常抱歉。”

  這就有些強人所難了。

  接下來又來了幾個問題,也全都沖著安茜來的。

  這就讓有些不太喜歡安茜的記者不爽了,于是終于有一個得到了提問的機會。

  “安茜小姐,縱觀你出演過的影片,基本上票房成績都比較一般,你覺得是因為演得不好呢,還是劇本身有問題。”

  “我盡到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而劇也沒問題,只是沒有得到市場的認可。”

  神仙姐姐久經沙場,怎么會被這種小打小鬧擊敗。

  “你會不會擔心《新蜀山》也會票房失利呢?”

  “有徐老師、姜老師,還有林導在,我覺得沒必要擔心票房的問題,不信你可以問問他們的看法。”

  話題結束,林冬這一次仔細的察言觀色,挑了一個老成一些的記者,終于把問題指向了徐怪。

  除了電影本身,還有安茜,徐怪無疑是最有話題性的了。

  姜小軍雖然也有話題,但他個性強烈,經常不給媒體面子,如果是他不想說的事情,你就算問了也是白問,說不定還會嗆你幾句。

  當著這么多記者同仁的面被姜小軍懟,那多沒面子。

  “徐導,您這一次擔任《新蜀山》監制,是因為對《蜀山傳》還有很多遺憾的地方嗎?”

  原作導演擔任監制,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話題性的事情,正常的記者都應該問這樣的問題,而不是去追問一個妹子你的擇偶標準是什么,反正不是你那樣的。

  “談不上遺憾,我一直都說《蜀山傳》是一部好片,只是沒有太多的人喜歡,那是01年的片子,距離現在已經快十五年了,這十五年,我又有了很多的想法,而電影工業這十五年也得到了迅猛的發展,有更多更高端的視覺效果技術被開發出來,所以決定加盟這部《新蜀山》。”

  好家伙,你進來就是準備死磕特效的對吧。

  你說你都這么大年紀了,怎么還這么多的想法。

  喵眼特效總經理胡海浪捂住了臉,說多了都是眼淚。

  他這些天快被徐怪老爺子給折磨死了,他覺得自己要是再和徐怪合作幾次,他可能活不過三十歲——他今年都快二十九了。

  “為什么不是你來做導演呢,林冬是一位優秀的演員,但是做導演還是第一次,會不會有些力不從心?”記者繼續問徐怪。

  徐怪心里想,我也想導演啊,可是林冬他不讓。

  敢拿出來幾個億翻拍一部商業元素并沒有多少的老片,整個娛樂圈都找不出來第二個。

  沒人給我錢讓我當導演。

  林冬他自己是老板,他說要當導演,任誰也攔不住。

  徐怪滿心的委屈,只能說道:“早在我拍《智取座山雕》的時候,林冬其實就擔負起了我副導演的職責,他完全有能力駕馭一部完整的影片。”

  “那你會擔負起一部分導演的職責嗎?”

  眾多周知,徐怪就是片場暴君,霸王,任何人都不能違逆他的想法。

  就連動作指導劉家良不按照他的想法來,都說趕走就趕走。

  所以,很多徐怪監制的作品,和他導演的都沒太大區別,觀眾一眼就能看到其中濃濃的徐怪風。

  “會的,只要導演讓我上。”徐怪無語。

  他堂堂香江能夠拍進前五的大導,怎么就混到了這樣等人賞飯吃的境界。

  蒼天啊,大地啊,怎么就沒有個財主拿三點五個億投資我翻拍這部電影呢。

  “好了,接下來左邊第一排第二位媒體的朋友。”林冬趕緊的讓他憋問了,再問就要把徐怪委屈哭了,這么大年紀的人了,怎么還這樣呢,大不了等我比較忙的時候,我就把劇組交給你和姜小軍就是。

  作為主演之一的吳鋒,也被問了問題。

  “吳鋒老師,您的《特種戰狼1》好評如潮,聽說已經拿到了第二部的投資,請問第二部打算什么時候拍攝和上映呢?”

  這個問題有點和今天的電影無關,但是林冬也懶得管了。

  他的傷疤被解開,血淋淋的好難受。

  這下子不僅徐怪覺得委屈,他也很委屈好不好,同是被傷了心的人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