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22章?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過,在弄開機儀式之前,林冬還是先參加了房龍的動作電影周。

  這個電影周是申城國際電影節的一部分。

  彼此之間互相增加影響力。

  官方的說法就是旨在借助房龍先生在世界動作影壇的影響力,為動作電影人發聲,彰顯動作電影家國情懷、文化追求,表彰為世界動作電影做出杰出貢獻的電影人;并集聚世界動作電影的優勢資源,為華夏電影、中華文化“走出去”助力。

  或許確實有類似的家國情懷,但實際上卻能夠實打實的增加房龍本人的影響力。

  房龍是香江娛樂圈大佬,排名前幾的那種,各方勢力和他都有千絲萬縷的關系,他只要放下架子去請人,那鐵定有人捧場。

  實際上,馬達、張國起、王華森、金鴻保、范雪雪、李雪雪、周化繭、吳鋒、姜帝圭、張東健……等等一大批國內外的明星藝人出席。

  由此可見房東在動作電影這一塊的影響力。

  而影響力這種東西,完全可以變現成金錢和權力。

  影響力到了,掛名擔任個監制,都可以賺不少錢,香江的導演游戲喜歡玩這個,徐怪、周龍星,他們都監制過不少的電影。

  有些確實做了事情,有些僅僅只是掛名。

  而權勢呢也不是不可能。

  房龍不僅要搞動作電影周,還要弄特技人協會,不是他多么想搞這些,而不是實在沒辦法了,但凡有一線可能,他都要去努力的試一試。

  前兩天,陳博林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被問及聽說他朋友,一個姓陳的一個姓柯的,說是要解禁復出了。

  此前,他就微博發文“孰能不過,希望大眾幫助他們如何不再犯錯”。

  而這一次,陳博林就回答說,“當然非常開心,我們是朋友,毫無疑問我希望他們的作品能跟大家見面,”借此來試探媒體的態度。

  可惜雷聲大雨點小,根本沒有太多媒體敢妄加評論。

  或許,這位苦命的老爹是想再累積一下人望,將來火候到了再動用人脈關系給兒子鋪路。

  林冬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給了他請帖,他就回復說可以來。

  嚴格意義上來說,林冬也算是動作片演員了。

  是武打動作片,和愛情無關。

  隨著的上映,西裝暴徒已經上線。

  看完這部電影,大家對吳鋒并沒有太大的印象,覺得他還是走以前的老路,這類片子他已經演了無數個。

  沒有失望,也沒有驚喜。

  而托尼賈也差不多,他在國內的知名度更低,大家最多就是覺得這個暹羅人很能打。

  但是林冬更能打。

  他一個人打吳鋒加托尼賈兩個,打的兩個人滿地找牙。

  最后,如果不是他的領帶質量太好,說不定能完成終極雙殺。

  不過那樣的結局就太黑暗了。

  國內估計沒法過審。

  另外,吳鋒和托尼賈在電影里太狼狽,兩個人差點就被打哭了。

  而林冬至始至終,西裝筆挺,儀態高貴典雅,氣質從容不迫,連發絲都沒有亂一根。

  這種典雅和狂暴的反差,讓林冬飾演的這個角色,立刻形成了話題性。

  西裝暴徒!

  這就是林冬給人留下來的印象。

  所以,當林冬一身正裝的出現在房龍動作電影周,立刻就遭到了大家的矚目。

  就連跟他一起出現的安茜,都沒辦法用爆表的顏值壓住這種“暴力”。

  房龍親自迎接林冬。

  “歡迎歡迎,歡迎兩位,林冬,你能來我真的很高興,聽說你新劇要拍,蜀山啊,超經典的故事,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直接給我發信息就可以。”

  “龍叔在為咱們動作演員發聲,怎么能不支持呢。”伸手不打笑臉人,而且他對于房龍的演員身份,那是無比尊重的。

  “可惜你的這幾天才上,不然絕對可以拿獎。”房龍哈哈大笑。

  “下次,下次也可以。”林冬知道他也就是客氣客氣,真要是那么頒獎,那也太沒臉沒皮了。

  “聽說你的新劇在招演員,陳博林怎么樣,他最近出演的有六億多的票房呢,年輕人形象不錯,演技也可以。”房龍突然來了這么一句。

  “呃……”林冬已經不是剛來那時候的小白巫師了。

  他雖然大部分的時間都懶得去把問題反復的琢磨,以至于還是會犯一些低級錯誤,可真要是用腦子的時候,他也會用事實證明他腦子里不全都是水。

  房龍這話,表面上看是推薦演員。

  一個前輩,推薦自己的后輩給朋友。

  別說娛樂圈了,任何圈子都是非常常見的事情。

  但是,林冬并不覺得房龍是單純的想要推薦演員,聯想到陳博林前幾天公開發表的言論,可以把這種推薦理解為是一種試探。

  你如果支持我兒子復出,那就應該不介意用一個幫我兒子說話的人。

  “適合他的只有丹辰子啊,可惜丹辰子已經簽了楊秋,所以,這次就只能說抱歉了。”林冬慢吞吞的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配角應該也行。”房龍的笑容都快掛不住了。

  雖然很多人吐槽他管教兒子不力,可事到如今,只能說可憐天下父母心,他只能盡可能的為兒子擦屁股。

  可恨也可憐。

  “龍叔應該知道我沒女朋友吧,其實我不是不找,而是覺得萬一哪天我死了,或者突然不見了,那我的女朋友豈不是很傷心,就像我最近讀到的一首詞說的那樣,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房龍張張嘴,卻不知道說什么好。

  這年輕人真是油鹽不進啊。

  林冬身邊的安茜聽得一頭霧水,她關心的事情不多,一時半會還沒聯想到那方面去。

  只覺得林冬這樣明里暗里的拒絕一位影視圈大前輩不太好。

  但是她懂得分寸,就算覺得不好,也絕對不會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到別人的頭上,更不會在什么都不了解的情況下打抱不平。

  所以,她全程都只是挽著林冬的胳膊默不作聲。

  只有在看到她的時候,才微微一笑,表示自己很給面子的在聽。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