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19章?我真的沒有咄咄逼人

  大家都知道公司有一處影院要被拆遷了。

  雖然正式的文件還沒下來,可事情確實已經是鐵釘板板的事情。

  “七喜哥,你最近怎么了?”林冬驚訝的睜大了眼睛。

  “什么怎么了,我好好地啊。”杜啟喜不解。

  “才幾天不見,你最起碼又老了十歲。”林冬很認真地說道。

  “不可能!”嘴上說不可能,杜啟喜卻拿出手機,點開鏡子功能,仔細的看自己那張老臉。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還真的像是老了十歲一樣。

  麻蛋,我都開始用SK2往臉上涂了,怎么一點效果都沒有。

  騙子公司,還我血汗錢。

  “唉,還是趕緊找個老婆吧,再過幾天,可能就不用找了。”林冬拍拍杜啟喜的肩膀,心情愉悅的鉆進了車子里。

  “我媽跟我說,如果我三十歲之前找不到媳婦,我這名導也不用做了,還不如進電子廠呢,隨隨便便都能找得到。”

  隨后跟上來的杜啟喜根本不知道這是林冬故意報復他。

  “大哥,你今年才25歲,距離三十還早著呢。”

  你讓我心情抑郁,我也不會讓你好過。

  誰要是再恭喜他賺到了錢,他就懟誰。

  懟杜啟喜,可以懟他長得老。

  懟張三胖,可以懟他曾經女裝。

  不過,看到杜啟喜沮喪的樣子,林冬又覺得于心不忍。

  “五年過的很快的,你說我的要求是不是高了,要不要降低一點?”杜啟喜和林冬并排坐在后座,然后小王就發動了車子。

  “怎么降低?女的?活的?”

  “那也太低了,怎么也得顏值過九十,身材九十五,性格85……”杜啟喜也不知道聯想到了哪個女的活的,連連搖頭。

  “瞧瞧人家三胖哥,現在都在準備婚禮了。”林冬并不羨慕,就是有些感慨。

  “傻人有傻福。”

  “哈哈哈”

  兩個單身狗快樂的哈哈大笑。

  快樂,其實就是這么簡單。

  杜啟喜的這次紅毯,走的是他的電影《窮途》,入圍了主競賽單元。

  而林冬則是為《破軍劫2》做最后的宣傳。

  托尼賈、吳鋒都將會出席。

  走紅毯林冬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一個女人也沒有和這么多男人一起走,而且是特別能打的男人,這還是第一次。

  林冬這會沒表演魔術。

  因為走得不是露天紅毯,打了個棚子,畢竟是魔都雨季,誰也不知道暴雨和黑夜哪一個先到來。

  主持人在采訪劇組的時候,刻意避開了林冬。

  因為她可能也沒把握問什么比較合適。

  而前幾天向林冬提問的主持人,已經調去主持幼兒頻道了。

  這里是申城啊。

  取代企鵝和克萊斯特合作綜藝的就是申城衛視。

  這不是大水沖了龍王廟嗎?

  如果問,林冬老師你今天吃了嗎,那就太隨意了,而且如果林冬說沒吃,她是不是就得掏腰包請林冬吃一頓。

  要不拍馬屁?

  林冬老師你演技這么棒,將來一定又是一個陳燾揚陳景琦。

  那萬一林冬接過來說,我現在就不比他們兩個差。

  豈不又是一場話題災難。

  自己會被調去主持什么,農業頻道?

  所以,干脆裝作沒看到,對于《破軍劫2》劇組的提問,也是三言兩語完結掉。

  最后祝福幾位以后事業大爆,多多賺錢,票房大豐收。

  明明是美好的祝愿。

  怎么越聽越抑郁了呢。

  本屆電影節可謂是大牌云集,比前不久的首都電影節都更顯得上檔次。

  林冬他們這一組其實并不太惹眼。

  托尼賈在國內小有人氣,但終究是個打星。

  吳鋒雖然《特種戰狼1》小爆,可是在票房膨脹的今天,他的成就真的不算什么。

  任正華這些年一直很穩,但也就是很穩。

  甚至還不如新路的主創走紅毯的時候來的勁爆,畢竟楊秋帥,柳笑眉漂亮,而杜啟喜這個胖子一臉慈祥。

  孟超帶來的電影《太陽黑子》,是本屆電影節的大熱門。

  不過他本人深陷出軌新聞,傳得有鼻子有眼,大家都等著他和娘娘離婚呢。

  王順溜還出來幫他辟謠。

  說孟超不可能出軌。

  而林冬啥也沒說,他沒親眼看到,或者當事人沒有被抓個現行,他不會插刀落井下石。

  但是他又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時監控,所以他也不會幫忙作證。

  到了后臺,林冬就看到杜啟喜在裝比。

  他此時正站在趙曉鳳導演的面前,身邊陪著他的正是雖然努力平靜,但始終無法掩飾緊張的楊秋。

  趙曉鳳就是拍《紅樓》的那位。

  楊秋曾經是她帶出來的。

  后來,克萊斯特從趙曉鳳手上賠付足額的違約金——打官司都用不了的數目——從她手中撿走了楊秋。

  依照楊秋現在的形象和定位,現在的克萊斯特可能都不要他。

  現在的克萊斯特只招收老演員。

  趙曉鳳是五代導演的團寵小妹妹,從來不受任何委屈,小伙伴們多,而自身也是導演協會會長,不說一手遮天,至少跺一腳也能讓娛樂圈震三下。

  杜啟喜是個什么鬼。

  25歲。

  北電差點沒畢業成功的差生。

  他得了不少獎項,可再多也比不上人家趙曉鳳吧。

  不過趙曉鳳導演卻沒有對杜啟喜甩臉色,對站在杜啟喜旁邊的楊秋也客客氣氣的應了一聲。

  畢竟現在的七喜哥也足夠能唬住人了。

  俗話說,拳怕少壯,棍怕老郎。

  俗話還說了,亂拳打死老師傅。

  杜啟喜這賤人實在太年輕了。

  這么年輕就能拿到國際大獎的不是沒有,杜啟喜也就是威尼斯的最佳導演而已。

  但是能多次拿獎的真心少見。

  這么算下來,等到杜啟喜到了趙曉鳳這個年紀,也就是再過三十五年,他不得上天啊。

  所以,不管地位是不是比杜啟喜高,都不敢輕視他。

  老派的江湖人物,處事手段比較周全,你要對付一個人,如果能一棒子砸死,那你盡可出手,但是如果你沒把握,那你還是以德服人的好。

  畢竟,你已經老了,而別人還有無限可能。

  等你力衰氣弱的時候,人家可能回頭給你一棒子,不僅把你打趴下,你的門人弟子,親朋后代,都可能成為人家踩踏的對象。

  按照杜啟喜的想法,娛樂圈就這么大一點,早晚碰見,今天擇日不如撞日。

  大家握手言和。

  以后互相商業互吹就行了。

  卻沒想過自己現在的舉動,其實很有以勢壓人的姿態。

  你連個中間人都不找,就這么帶著人過去了。

  人家是原諒呢,還是不原諒呢。

  杜啟喜這人一般情況下沒這么低情商,只有在吹牛吹暈頭的時候,才會不顧一切。

  “趙老師,聽說您來了,我找了半天才找到。”林冬走過來,向趙曉鳳導演伸手問號,姿態放的很低,給足了面子。

  不要覺得林冬這是打圓場。

  其實,你把他的行為歸納為以勢壓人同樣合情合理。

  這屬于加碼行為,我這個克萊斯特的老板,支持我公司員工的舉動。

  對于我家公司的藝人,你以后不能再口無遮攔的詆毀。

  這事,今天到此為止。

  “原來是林冬,上次回學校,還聽校長提起過你,聽說你最近要當導演了,真是恭喜恭喜啊。”趙曉鳳是導演協會會長啊,她當然知道林冬是干嘛的。

  杜啟喜,她可以不放在眼里。

  但是林冬不行。

  娛樂圈有太多的導演和克萊斯特有千絲萬縷的關系。

  就算沒拿到他投資的導演,也對他大有好感,畢竟現在沒拿到,不代表以后拿不到,只要克萊斯特一直這么瘋狂的投資,早晚會輪到自己。

  而且,導演們也有小圈子,也有死黨朋友。

  一個人拿到了克萊斯特的投資,還是別人都不愿意投的情況下拿到的,那么,這個人一定不會吝于在自己的朋友圈好好感謝克萊斯特。

  就比如那個攝影系的系主任王征,還有電腦動畫專業系主任劉寬,還有編劇系的曹寶光,還有文學系副教授薛依瑕,還有當過導演系老師的徐浩然……

  弄得現在北電老師聊天都這個風格。

  某老師心癢難耐,想拍一部電影來驗證所學,于是就詢問同事。

  同事立刻來了一句,找克萊斯特啊。

  他們會給錢的。

  拍的只要有水平,票房不高也沒關系,不信你看王征導演。

  “哈哈,我也就嘗試一下,有機會的話,趙老師你可得多教教我,“林老板學著中友傳媒老總王華森的調調,豪爽的說道:“楊秋在威尼斯國際電影節說獲獎感言的時候,還特意感謝了趙老師,說是你啟蒙他演戲,教會了他很多東西。”

  “其實也沒教多少,是這孩子悟性好,以后可得好好演戲,別浪費了你這天賦。”趙曉鳳一臉慈愛的看著楊秋。

  這一茬,算是徹底揭過去了。

  惹不起,惹不起。

  老娘一大把年紀了,和這些年輕人置什么氣。

  這個林冬滿眼都是戰意,似乎就等著自己想辦法封殺他似得。

  可我都在走下坡路了,好久沒拍出什么有影響力的片子,而導演協會也是個松散組織,我拿什么去封殺你呀。

  對不住了您,我的休息室在哪,快點帶我躲躲去。

  “謝謝林總。”楊秋小聲的說道。

  “加油,你合約明年就要到期了,能不能續簽看你表現了。”林冬幽默了一把。

  但楊秋嚇了一跳,他怎么一直沒想起來呢。

  他和克萊斯特一開始的時候簽了八年合約,后來克萊斯特合約規范化,統統給改成了五年。

  這也就意味著,明年就是他簽約的第五年。

  要么續簽,要么另謀高就。

  關于是走是留的選擇,根本不需要考慮。

  他鐵定繼續留下來啊。

  以他現在的人氣和形象,確實不愁沒戲拍。

  但是想接到杜導的戲,他還真不一定夠格。

  自從跟杜導合作了《新路》《窮途》,他就覺得這才是拍戲。

  其他的像《從你家門口路過》《摸金筆記》,雖然能夠給他帶來更大的人氣,還有更高的片酬,可他總覺得這種不踏實。

  “逗你玩的,你可是我的御用男主角。”杜啟喜拍了他一下。

  這才讓楊秋七上八下的心安定下來。

  幸好有杜導當靠山,不然以現在的經紀約標準,他還真沒資格通過公司的考量。

  “好了,我還得去走另一場,你們自己玩吧,七喜哥,少到處去吹牛了,記得你自己的任務。”林冬急匆匆的離開。

  今天,林冬有三場紅毯要走。

  《破軍劫2》是第一場,然后還有和劉福榮一起主演的《最強對手》,由于劉福榮沒能趕過來,劉弈拍戲受傷了,現在還在醫院,更沒辦法出席,所以他必須代表演員參與。

  導演、編劇、制片,外加他這個演綁匪的。

  此外,還有制作成本高達4個億的《捉妖怪1》,林冬和白荷,還有導演徐成易,三個人走紅毯。

  第一場,托尼賈人家都來了,他這個在場的不跟著走有點不像話。

  第二場,仨演員,就他來了,不走的話,難道讓導演編劇制片三個人走,估計挺尷尬的,畢竟都沒人認識他們。

  他們連個名字也不配有。

  第三場,男一號女一號,安排的明明白白。

  女一號白荷也不是單純為《捉妖怪》來的,她還有一部《滾粗!腫瘤醬》。

  最近,有媒體炒作白荷和老公的感情出現了問題。

  各種猜測都有,林冬這個搭檔也偶爾中槍,說他們夜讀劇本啥的,說的有鼻子有眼,甚至還有模糊照片。

  糊成鬼了已經,說是誰都沒問題。

  這部劇不是克萊斯特發行的,可能也存在一點炒作的嫌疑。

  但克萊斯特的法務部毫不客氣的給媒體發了一封律師函。

  然后就沒人敢在說監夫是林冬了。

  然后他們又轉頭說是吳巖祖,可是照片上依稀可以看出嫌疑人發際線不怎么高,所以也很容易就洗脫了嫌疑。

  林冬曾經好奇的問過她,到底咋回事。

  結果白荷給出來的答案非常讓人震驚,原來這位已經和她老公離婚了。

  一般人可能覺得她老公沒什么人氣,已經過時了,但是身處這個圈子,林冬很容易就知道她老公其實并不簡單。

  不是她老公高攀她,而是她加入了豪門。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