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11章?還真有不靠譜的

  林冬輕車熟路的走到攝影系所在的地方。

  如果不是這里走出去的,大部分可能都分不清攝影系和攝影學院它其實是兩個不同的東西。

  簡單的來說,攝影學院主要在“攝”,而攝影系則是電影制作。

  林冬要找的是攝影系的人。

  “同學,問個事?”林冬拉住一個脖子上掛著單反的哥們,從這人的打扮和氣質,他料定這人屬于攝影系的。

  “什么事?”單反哥護住了自己的單反,警惕的問林冬。

  這個鏡頭老貴了。

  作為一個原本小有余財的青蔥騷年,自從入了攝影這一行,他就進入了赤貧階段。

  攝影窮三代,單反毀一生。

  一入佳能,欲罷不能,一入尼康,花出內傷,一入徠卡,只剩褲叉。

  作為一個佳能粉,他真的控制不止自己。

  “同學你是攝影系的吧?”林冬需要確定一下。

  “沒錯,我大二的,你什么事?”單反哥眼睛一亮,急切的問道:“大叔你是想拍片嗎,藝術的,還是潮流的,個性的也行啊。”

  “呃,我其實是想打聽點事。”林冬遞過去一包煙。

  單反哥眼睛一亮,黃鶴樓1916啊。

  名副其實的土豪煙,好抽到吸進去都不舍得吐出來——畢竟每口都是錢,一百多塊錢一包,還不怎么好買。

  這煙他以前不舍得抽,玩單反之后就更抽不起了,只有偶爾能從土豪室友那邊順一根。

  這大叔一出手就是一盒黃鶴樓,大氣啊。

  “大叔,你想問啥,我鐵定知無不言,不知道也幫你去打聽。”

  “我們到那邊椅子去坐一會吧,坐著聊。”林冬指了指樹蔭下的長椅,剛剛有一對情侶牽著手離開。

  “嘿嘿,大叔您太小氣了,吃個飯也行啊,難道就因為我不是妹子。”單反哥嬉皮笑臉的說道,看起來也是一個挺健談的人。

  “我得了厭食癥,吃不下飯。”林冬幽默了一把。

  兩人坐下來,單反哥摩挲了一下煙盒,終究還是沒打開,不知道是舍不得,還是顧忌公共場合顯得素質不好。

  “大叔你想打聽什么,該不會是有孩子想考攝影系吧,作為一個過來人,真的不建議,如果長得好,就去靠表演系,如果長得不好,就去考導演系,攝影系真的沒啥前途。”

  單反哥一上來就吐槽自己的專業。

  還過來人。

  林冬是他學長好不好。

  “我想打聽一下,你們攝影系有沒有那種,有一定水平,有過實操經驗,懂得怎么拍攝電影,但是又不怎么靠譜的人。”林冬直奔主題,他的復方湯劑是有時間限制的。

  他可不想再來一劑。

  “有水平的挺多,其實我的水平就不錯,我接過片場的活,干的還挺不錯……”單反哥立刻自賣自夸。

  麻蛋,這是大活啊。

  如果接到這個活,夢寐以求的鏡頭就可以買買買了。

  嗯,支架也可以換一個好一點的。

  “我要找的是攝影指導,能夠負責一部電影的,從頭做下來的那種。”林冬趕緊補充了一句。

  “這個我明白,可是為什么要不靠譜啊?”

  盡管首都這邊的人喜歡吹,能給自己編造腦補出無數精彩的人生經歷,有時候連他自己都相信,和值乎上的戲精有的一拼,但是單反哥終究還是沒敢夸下這個海口。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他一個只有短暫片場打雜經驗,平時也就給寂寞少付拍拍室內寫真的攝影系大二學生,他憑什么去當“指導”。

  隨隨便便就會原形畢露的好不好。

  “這個……原因比較復雜,不方便透露。”林冬裝深沉。

  “這樣的人,讓我想一想啊。”單反哥很努力的想了一下,但是對于這個很古怪的特色組合實在沒辦法,有能力不就等于靠譜嗎,而不靠譜的人,他又哪來的能力呢。

  “比如恃才傲物啊,比如紙上談兵啊……”林冬幫忙給他提示。

  這樣的人一定會有的,幾乎每個學校都會有。

  現在大家看到的那些所謂的大師,年輕的時候也經歷了很多,一點點的被打磨成現在的樣子。

  “哎呀!”單反哥腦子里靈光閃現,還真被他想到了一個人,當下很興奮的說道:“我們攝影系有一位大四的學姐,前不久和一個劇組鬧掰了,人家還放話要封殺她呢。”

  “為什么鬧掰?”林冬趕緊問。

  “因為她覺得自己什么都對,覺得別人都是沙雕,懟天懟地懟空氣,結果人家也不慣著她,然后就把她給趕出來了,如果不是我們系主任出面說和,真的就被告到電影家協會去了。”單反哥語氣挺復雜。

  有點佩服,又有點不屑。

  “那她的本事怎么樣?”林冬又問。

  “本事還是有一些的吧,我們學校的網站上還展示過她的作品,感覺挺意識流的,喜歡的人可能很喜歡,不喜歡的人大概率看不懂。”單反哥不得不承認,這姐們還真有些本事。

  “她有過攝影指導的經歷嗎?”林冬覺得這人也還行。

  有一定的本事,但是總體看起來更像是一個能力跟不上心氣的人。

  “當然有了,聽說她在沒進北電之前就已經混過不少劇組了,后來也擔任過幾部片子的攝影指導,只可惜片子質量太差,都撲街了。”單反哥實話實話。

  “大四的學生對吧,大概多大年紀?”林冬再次確認一下。

  免得找到一個社會上工作了好幾年,有了豐富的實操經驗,然后又進北電學透了理論知識的老手。

  這類人并不罕見。

  普通的大學,教室里坐的人基本上都不會相差太多。

  可是北電不管哪個專業,你經常能看到歲數相差十歲以上的人。

  “二十來歲吧,對了,她還有一個挺漂亮的女朋友,你說這人和人之間差距怎么就這么大呢,憑什么我長得這么帥……”單反哥感慨。

  “學姐?女朋友?”林冬問。

  “對啊,多浪費資源!”單反哥繼續感慨。

  “她叫什么名字?”林冬不想聽他廢話,如果不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他覺得眼前這個單反哥也挺不靠譜的,就只剩一張嘴。

  “慕雪飛。”

  “謝了,這一包你也拿去抽吧,我不抽煙。”林冬將另外一包煙也給了單反哥。。

  “哎,大叔,哥,有什么生意也照顧一下小弟唄,小弟都快窮的揭不開鍋了。”單反哥眼睜睜的看著林冬離開,隱隱地意識到慕雪飛學姐似乎要走大運了。

  “矜持一點,你是北電的人吶。”林冬擺擺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