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06章?想拍啥就拍啥

  幸福來得太突然,就像龍卷風。

  王英俊都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么,他的腦子里嗡嗡作響,就像是有人在開演唱會。

  “你的意思是……”

  得確定一下,如果林冬哈哈大笑說逗你玩的,他今天就和財主拼命。

  “你沒聽錯,我的意思是說,你拍自己想拍的,不要去迎合市場,不管你拍多少部,我都一定會給你錢讓你拍個夠,你接下來打算拍什么?”林冬問。

  王英俊這人現在很穩,只要不總想著去走商業路線,這就是一顆搖錢樹。

  一搖動就往下掉金加隆。

  “我打算監制一部乒乓球題材的電影,導演讓年輕人試試,國內的體育電影實在太少了……”王英俊機械的回答。

  他還沉浸在被包養的不現實當中。

  為什么?

  為什么如此的看好自己。

  這待遇,五代目都享受不到吧。

  這是不是意味著自己將來都不用為找錢而發愁了。

  是不是意味著自己不用擔心票房太差而對不起投資人了。

  是不是意味著老子想拍啥就拍啥,再沒有人對自己指手畫腳。

  “預算多少?”林冬問。

  “兩千萬。”王英俊屬于那種要錢的時候特別不要臉,甚至不擇手段,但是他不會多要,更不會亂花,而且賠了投資人的錢還會有些愧疚感的那種。

  “立項了沒?”想要投資首先得項目過審,不然不允許你拍啊。

  “早就過了,這一次特別的干脆。”王英俊拿出隨身攜帶的項目書好吧,他必須得承認自己是有備而來。

  這個新項目是講乒乓球的,國粹,非常的正能量,自然過審容易。

  “行,我讓人給你擬訂合同,今天就給你辦妥了。”

  林冬手上目前只有一千一百萬,不夠。

  不夠怎么辦呢?

  找施珊珊把獎勵要回來?

  那是純屬搞笑,公司賬戶上還有好幾個億的資金呢。

  電影院線,八個億不是轉到田大壯的戶頭上,而是放在公司的賬戶里,隨用隨取,要走正規的資金使用流程。

  其他如綜藝成本,甚至連各個事業部的營收費用,也都是歸入公司賬戶。

  林冬從公司賬戶拿了一點,湊夠兩千萬。

  王英俊迷迷糊糊的就去簽了合約,然后拿到了錢,而且還給了他10的分成。

  這是拿了酬勞之后的額外分成。

  掐自己,疼!

  再掐,還是疼!

  這絕對不是做夢,原來一切都是真的。

  而林冬則正在看王英俊草擬的項目書,

  結算中……

項目名稱:電影《激戰》,制作成本2000萬,總票房710萬元,按照投入比例,您一共虧損了1700萬,恭喜你虧錢成功  項目評級一星半,獲得金加隆17500,當前余額為97500

結算結束,由于系統賬戶資金不為零,不予下發新一輪起始資金,您的系統賬戶當前資金余額為300萬元  才一星半的評分啊。

  林冬略微有點失望,不過他很快就扇了自己一巴掌。

  “WC煞筆,居然敢嫌棄,也不算算多久沒賺到金加隆,有得賺就不錯了。”

  賬上只有三百萬。

  虧掉就能得到八百萬的起始資金,但是林冬一時半會不敢出手了。

  畢竟像王英俊這么靠譜的人不多。

  其實,他感覺體育電影比較穩。

  實在是太穩當了,所以系統才給了個一星半的低評分。

  不是說質量不夠好,也不是說卡司太差,就是因為它是體育電影。

  連乒乓球這種國人認同度爆表的項目都能虧。

  更何況籃球、足球、摔跤、舉重這些。

  對了,完全可以找人拍一部足球片啊,太有故事性了。

  簡直魔幻大片。

  可以請國足真人出演,他們一個個演技都挺棒的。

  “手續辦完了,謝謝你,林總,我都不知道該怎么感謝。”王英俊簽完合同又回來了一趟。

  不可能拿到錢就跑,那樣太無情了。

  “不用謝,王老師,這一部你只是監制對吧,你自己就不拍點啥嗎?”林冬絕不會輕易的放過如此優質的勞動力。

  “心力憔悴,我想休息休息。”王英俊有種被監工拿著皮鞭盯住的感覺。

  我電影還沒下映呢,你就催我干活?

  好幸福啊!

  被包養的感覺真尼瑪好。

  “沒事就考慮考慮,考慮好了直接來找我拿錢就行。”林冬也不好逼的太甚,人家又不是自己家的工人。

  “我可能要仔細的想一想。”王英俊點點頭。

  拿到錢之后,他聊了一會就要告辭了,電影還在冷淡的上映,他還有很多要做的事情。

  盡管林冬承諾了,他可以拍自己想拍的東西。

  可是一部電影,不僅僅是導演一個人的事情,也不是投資人的事情,而是由許許多多的人,一起努力出來的結果。

  票房和獎項就是驗證結果的方式。

  該做的努力他必須得做。

  臨走的時候,他又很鄭重的向林冬道謝:“我替《激戰》的導演嚴序升謝謝你,有機會的話,我帶他來當面道謝。”

  “沒問題,他以后如果拍片缺錢,也可以來找我。”林冬覺得這是個好現象。

  俗話說拔出蘿卜帶出泥,當你找到一個能賠錢的導演,你仔細的找一找,一定能夠在這個人周圍找到很多同款的。

  兩千萬投資,七百萬票房,這位嚴序升也蠻厲害的了。

  最重要的是他拍的電影還挺有質量,最起碼系統沒有說不能投。

  “……”王英俊暈暈乎乎的走了。

  他甚至憂心的想,難不成林總看上了自己。

  不然不可能支持完自己,還去支持自己推薦的人,這待遇前所未有。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自己愿不愿意為了藝術獻身呢。

  “七喜哥來一下。”

  林冬一邊開心的數著金加隆,一邊喊來了杜啟喜。

  “林總。”杜啟喜來了。

  “七喜哥,有沒有興趣拍一部關于國足的電影?”他打算拍《新蜀山》,不然就自己上了。

  現在,林冬依舊稱呼杜啟喜和張錦程是七喜哥、三胖哥。

  反倒是隨著事業越做越大,而進入職場的時間越來越久,杜啟喜和張三胖有點拘謹。

  大部分的時間,他們都是喊林總。

  只有非常不正式的場合,才會親昵的喊冬子。

  其實,一個人的權威,不是喊兩句昵稱就被破壞掉的,而是你管理公司帶著大家一起做事業的能力。

  否則的話,就算你逼著員工全部喊冬哥冬爺,也照樣沒人鳥你。

  “林總……”杜啟喜死命的搖頭:“我對國足真的沒啥好感,拍這種片子我覺得惡心,我寧愿拍一群死刑犯去踢球。”

拍國足  怎么拍,不可能拍他們多么沒用。

  你必須要替他們洗地,不然人家上頭也不可能同意你拍。

  但是讓杜啟喜去幫這群人洗地,他是寧死都不干的,他寧愿去拍動物世界……

  林冬想了一下,覺得有點冒險。

  以現在大眾對國足恨鐵不成鋼的情緒,你如果真的拍一群死刑犯踢爆世界杯拿了冠軍,這種無限YY的爽片說不定能大爆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