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05章?進入忽悠狀態

  王征會不好意思,王英俊會不好意思嗎?

  絕無可能!

  林冬憑著腦子里對王英俊的印象,毫不猶豫的搖頭否決了這個可能。

  “王老師,最近做什么呢,怎么都沒消息了啊?”林冬本來想發信息的,但是最后還是打了電話。

  雖然現在朋友間用發信息來聯系的越來越多,但比較正經的事情還是打電話更方便一些。

  “啥意思啊?”王英俊那邊不解了。

  “我的意思是,你最近有沒有什么拍片的打算啊?”林冬也不解。

  怎么有種雞同鴨講的感覺。

  “拍片?我的電影正在上映啊!”王英俊很震驚。

  “啊,不是去年九月上的嗎?”林冬趕緊打開辦公桌上的電腦,搜了一下《奔跑者》的上映時間。

  映入眼簾的是2015年四月30號,上個月月底上映的?

  糟糕,烏龍了。

  果然,王英俊的悲憤隔著手機都能聽得到,他幾乎用一種控訴的語氣在問:“去年九月,去年九月是威尼斯評獎,今年才上映的啊,4月底上的,五一檔,你都不去看看的嗎,啊?”

  “呃,抱歉啊,最近有點忙。”林冬很心虛。

  雖然他是金主,是出錢的人,可是這么不關心也確實過分了一些。

  自己投資的電影,自己居然不知道上映時間。

  都是系統的鍋!

  對,怪系統。

  這都結算過了,我還關注項目做什么。

  “……”王英俊還能說啥,人家林冬給他錢了,而且是大老板,自己要當演員,還要管理那么大一個公司,忽略他這個小透明多正常的事。

  唉,小透明。

  “咳咳,上個月月底上的,票房怎么樣啊?”林冬趕緊補救,關心了一句。

  話一出口,他立刻就后悔了。

  艾瑪,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嘛,傷口撒鹽有木有。

  制作成本3200萬,總票房1150萬,比相親相愛都差了一丟丟,居然還問人家票房怎么樣了。

  “唉,這一部,又……”王英俊硬著頭皮,承認自己不行,但是他不服氣,立刻就開始控訴道:“檔期撞上《何以笙簫默》,我也提前預料到排片不會太高,我覺得有5就知足了,但是首日排片只有1,你敢信,只有1啊。”

  真是男默女淚,聞者傷心,林冬都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他。

  “林總,我知道您的院線也是要賺錢的,但是我請求您能多給我排點片,我不服輸啊,我覺得我的電影還是有質量有觀眾的。”如果當著面講話,王英俊可能已經撲倒在地抱著林冬的大腿說話了。

  “行行,我讓人給你多排點,喵爪網上也搞個活動。”林冬沒理由拒絕。

  反正已經結算過的項目,就算后面票房出現了變動,也不影響他賬戶里的系統資金,多出來或者少出來的,系統都會多吃少補。

  人家是系統,所以一切都歸于合理。

  “我就想不明白了,我的電影究竟差在什么地方,怎么就沒有個爆發點呢?”王英俊越說越郁悶,電影上映這幾天壓力可想而知。

  “王老師,要不你過來一趟吧,咱們兩個聊聊。”林冬決定開導開導對方。

  這么沒“錢途”的一個導演,得好好愛護,不能讓他老是糾結票房的問題,不然的話,將來就是下一個王洲——導演《靈山王》的那個。

  從王洲那里,林冬得出了一個結論。

  一個導演很穩,一直穩,但是并不代表他會穩到最后。

  王英俊很快就來了。

  “來,喝茶,新手泡的,但是水平已經非常不錯了。”林冬示意王英俊先平復一下心情。

  這是剛子泡的茶,林冬為了讓他穩重一些,給了他這個任務。

  “真的已經盡力了,但還是這樣。”王英俊非常的挫敗。

  年輕時,他是不愿被束縛的桀驁少年,用作品表態,佳作頻出,口碑爆棚。

  然而20年后,雖然依舊拍出優秀的作品,也有大獎傍身。但跟同期的華炎、賈科長相比,卻少了些曾經的味道。

  早前積累下的口碑,在一次次的追求商業性中越崩越狠。

  文藝氣息,也在越來越重的商業味中,漸漸不見了。

  而且關鍵還在于,他的商業味越來越濃,可該不賺錢依舊不賺錢,這才是他最痛苦的地方。

  如果能夠恰到錢,讓他食屎他也認了。

  現在是屎也食了,但錢還是沒賺到。

  “這么說吧,”林冬抿了一口茶,清洗一下腦子,進入忽悠狀態,接下來的話,他絕對自己都不相信,他信口開河說道:“我真的不認為你的電影能有什么票房。”

  打臉,當面打臉啊。

  王英俊都有些憤怒了,你這是什么意思。

  把我叫過來羞辱我的嗎?

  “但是我很欣賞你的電影。”林冬趕緊接上,免得王英俊撲上來咬自己。

  王英俊沒感動。

  這不是廢話嗎?

  信你個錘子喲,你如果真的欣賞我的電影,你會連我電影啥時候上映都不知道?

  “你別不信啊,我其實更喜歡你的早期電影,你現在的電影真的沒法看了,”林冬繼續采取崩潰療法,非要把王英俊給打擊徹底了。

  “早期的……”王英俊愣住了。

  他聽到過不少人說過類似的話,說他早期的電影更有靈性更有才華,他是不屬于華炎、賈科長的天才導演。

  現在開始向市場低頭。

  這樣不好。

  但是說這些話的人,絕對不可能是投資人。

  投資人的目的是賺錢,不是灌心靈雞湯,畢竟他早期的電影票房那叫一個一塌糊涂。

  “是啊,我希望你能多拍出一些類似于你早期的那些片子,充滿靈性,有強烈的表達欲望,讓人看了可以思考人生。”林冬此時就像是一個腦癱粉。

  “可是這樣的電影賺不了錢啊。”王英俊苦悶。

  “王老師,不管你多么想要去迎合市場,但你其實始終無法放棄自己的底線,所以想賺錢的話,沒有人愿意投你的電影。”林冬說道。

  “那你怎么?”王英俊臉色灰敗。

  “我投你的電影,本身就不是為了賺錢,我喜歡電影,投資電影,自己也演電影,還打算自己當導演拍電影,所以,你大可不用想著去迎合市場。”林冬給了打了一劑強心劑。

  “唉,人活一世,終究是要有所舍棄的。”王英俊感激。

  “這樣吧,只要你不去迎合市場,不管你拍什么電影,我都會投資,你的下一部,下下部,我全包了。”林冬又給他來了一劑。

  至于會不會把王英俊慣壞。

  將來林冬走了之后,王英俊還是要痛苦的去迎合市場。。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林冬覺得自己三觀已經很正了,偶爾自私一下也無傷大雅。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