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00章?你這不是罵我瞎嗎?

  網紅妹子不清楚,但心里非常的好奇。

  “人有點多啊,要不幾位美女下次再聚,這一次就咱們三個吃一頓算了?”林冬開口了,卻是要把網紅們往外趕。

  網紅們很郁悶,但她們其實都是工具人,沒有發言權。

  “你們都先出去吧。”億達太子一句話,全員立場,撒嬌都不敢撒的。

  “人多口雜,說點啥都害怕被人傳出去,而且香水味太沖了。”林九夢撇撇嘴,他可以是九億少女的夢,但是這些人造的除外,那是噩夢。

  “是呀是呀。”林冬連連點頭。

  “剛才沒考慮到位,這個時期,確實不太好找人陪著吃飯喝酒。”億達太子還以為林冬是擔心自己被人偷拍什么的呢。

  就在幾天前,網絡上流傳了一段視頻。

  是關于華視著名主持人畢姥爺的,他和一群好友圍坐在飯桌前,唱起了經典樣板戲《智取座山雕》的選段,每唱一句,都要加一句戲謔性的評論,其中還涉及到對已故偉人的大不敬。

  如果是個普通人,或許大家罵他兩句也就算過去了。

  可他畢竟不是普通人。

  本色,一直是他最大的特點。在這個拼顏值的時代,這個渾身鄉土味的小眼睛老男人如此深受喜愛,靠的就是“接地氣”的親和與隨意。他的《星空大道》曾被評為觀眾滿意度最高的華視節目之一。

  他本人也曾一再強調自己是導演出身,沒那么多條條框框,想怎么說就怎么說,倒成了一種特色。

  然而這次的“視頻門”顯然嚴重得多,私人內容一旦被曝光在公眾面前,就無法再用一句“本色”或是“隨意調侃”搪塞過去了。

  很多話私底下說了也就說了,說者和聽者都心領神會,不足為外人道。

  那位上傳視頻的友人和老畢有什么深仇大恨?

那些在席間拍手叫好的人會不會受到牽連  這些我們都無從得知。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這次攤上了大事兒。

  不過兩三天的時間,他的節目就被宣布停播。

  這還不算完,就連華視臺長都因年紀太大的關系辭職,換了個新的上來。

  華視一眾名嘴從此人人自危,不敢再赴任何飯局,即使到場,也要正襟危坐、不茍言笑,要么就沒收在場的手機、相機、錄音筆等一切電子設備,嚴禁任何飯局內容外傳。

  這場風波甚至波及到了圈外。

  一群人吃飯,熱火朝天侃大山的時候,要是有人拿出個手機錄視頻,滿場立刻鴉雀無聲,還會用一種警惕的眼神看著你。

  拒絕美女陪吃陪喝的林冬,落在億達太子眼中,瞬間就成了一個城府謹慎的人。

  其實,他想多了。

  林冬更多的是認為這桌子菜太少,哪里夠這么多人吃的。

  這么大的包間,這么大的桌子,菜品挺多,就是分量太小,一個大盤子卻只裝一口菜。

  糊弄誰呢這是。

  “人家都說我年輕有為,但我知道都是看我爹的面子,還是林總真材實料,我比你大三歲,真是白活了。”億達太子很是感慨。

  這開場有些低姿態,和他一貫的人設有點不太一樣。

  可能是因為他很少接觸林冬這樣的人。

  哎,你能不能等會再吃。

  “我也就隨便玩玩。”林冬只能如此說。

  兄弟,這都不是本意啊,我本打算虧成狗,卻沒想到能有面子和你坐在一起吃飯。

  “隨便玩玩都這么厲害。”不痛不癢的幾句話之后,億達太子開始詢問林冬一些創業的經歷:“冬子你原本做電影的,怎么想起來搞喵爪網和喵牙網啊?”

  “呃……感覺這幾個行業還挺有前途的。”林冬繼續敷衍。

  他只是電影賺了太多的錢,然后就想著要把這些錢撒出去,從電影投資延伸出發行,從發行延伸出喵爪網,后來看到音樂沒啥前途,就收購兩家公司做喵耳,喵耳做出來發現還剩下了不少業務,就整合成了喵牙直播和短視頻。

  說者違心,聽者有意啊,億達太子一拍大腿,贊道:“好眼光啊,感覺你這幾個行業全都選對了呢。”

  怎么罵人呢!

  你這不是說我瞎嗎?

  林冬吃進嘴里的東西都開始苦澀起來。

  這人找林九夢做中間人,請他過來難不成就為了挖苦他?

  億達太子并不知道林冬心里有多難受,勉為其難的又夸了幾句,他情商不低,但位置處在那里,根本就沒多少機會去拍別人馬屁,即便是真心誠意,也很快就詞窮了。

  “整這些干啥呢,你就直說唄,想投資喵牙網不就得了。”林九夢在一邊看不下去了。

  他和林冬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一起在東北大山的雪窩窩里待了小半年,朝夕相處,林冬啥人他是一清二楚。

  “投資?”林冬很納悶。

  這還是第一個想要投資他的人呢。

  感覺挺新奇的,就是不知道他打算怎么投資。

  “咳咳,是這樣的,我最近不是跑出來創業嗎,考察了很久,對直播這個行業非常的感興趣,縱觀整個直播行業,也就冬子你的喵牙我覺得最有前途。”億達太子只好開門見山。

  但是林冬更郁悶了。

  億達太子這人他當然知道,人家是首富家的兒子,畢業于倫敦大學學院哲學系,絕對不是草包。

  實際上,這種家境出來的人,或許敗家,但草包的可能性真心不大。

  當你撒尿和泥的時候,人家出入博物館劇院畫展,在各種家庭教師的指導下接觸知識;當你為了高考在四點半的路燈下背單詞的時候,人家操著一口流利的英文,已經成了國際名校的學生。

  就連這樣的人都說喵牙直播有前途,林冬如果還認為喵牙會涼涼就太自欺欺人了。

  我可不可以把喵牙送給億達太子當見面禮啊?

  對,我不想要了。

  我要送人。

  華夏有句古話,說禮輕情意重,用在這個時候多恰當啊。

  我們一見傾心,啊呸,是一見如故,他請我吃飯,我送他一個項目,感動天感動地怎么感動不了你。

  系統回應他的只有呵呵。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