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96章 失敗的托

  先《終極挑戰》,后《我要出唱片》。

  這樣就能確保《我要出唱片》的競價絕對不會低,而《終極挑戰》的一主兩次廣告位,為什么要先開始次的呢。

  這里面也有說頭。

  主要的作用是讓大家拼了命的去競標主廣告位。

  一次競標分三輪。

  類似于拍賣時候喊三次,然后一錘定音。

  會有兩次的機會去挑戰第一輪競標得主。

  第一輪競標是7000萬,出價的是一家旅游服務公司,近些年旅游服務和網絡結合的很順利,這類公司舍得燒錢。

  然后第二輪被一家服裝品牌給超過,給了8000萬的價格。

  第三輪終于被一家手機品牌給打破億元天花板,達到了1.1億元。

  僅僅只是一個次級廣告位就破了億元。

  這還只是開場,施珊珊對這個結果已經非常滿意了。

  第二個次級廣告位,上來就已經破億,最后達到了1.6億之多,現場氛圍越來越熱烈。

  有些人甚至原本以為1.6億可以拿走冠名權的。

  現在,沒有誰還有類似的奢望。

  最貴的當然冠名權了。

  就目前來說,最貴的冠名權當屬江南衛視的王牌相親綜藝《沒錢別找我》,被一家化妝品品牌出資5.8億拿下。

  你問為什么一個賣化妝品的破公司有這么多錢做廣告。

  還不是因為愛美的人太多了。

  其次是《爸爸不見了》,被一家奶制品企業以5億摘走。

  其他兩三億的比比皆是。

  “恭喜,《終極挑戰》的冠名權是你們的了。”毫無業績壓力的施女王也終于松了口氣。

  四點六億!

  比她預想的兩到三億高了一倍之多。

  《終極挑戰》廣告招標成功的攬下7.3億的巨款,雖然這只是未分成之前的數據,但是施珊珊非常有信心從這里拿走一半。

  7.3億的一半是3.65億,加上制作費的1.2億,一共是4.85億。

  去掉三個億的制作成本,還有1.85億的營收。

  再去掉各種稅收費用,到手的其實并不算多,遠遠比不上《吐槽秀》。

  但這只是開始,這才是第一季還沒播出,有這樣的成績就已經非常不錯了。

  等到第二季,電視臺想要再用一期一千萬當制作費那就純屬白日做夢了,一期最起碼也得三五千萬。

  而且廣告分成的比例還要進一步加大。

  “現在開始《我要出唱片》的競標,在此之前,我必須說明一點,那就是克萊斯特的一個事業部喵牙短視頻將會參與到廣告的角逐當中。”

  施女王又開始發話了。

  不要臉!

  臺下的品牌商們沒等腦子想明白什么事,就已經開始在心里破口大罵。

  人家就算找個托。

  也不用親自上陣吧。

  也不像你們這樣公開的說出來吧。

  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大家好,我叫陳銀輝,負責克萊斯特的喵牙短視頻,我們雖然和綜藝部同公司,但是業務分離,因此也參與今天的競標,大家公平競爭。”陳銀輝在臺下站起來,向四周抱拳問好。

  按照裴潛龍的說法,目前4G網絡已經基本實現了全國覆蓋,而且信號穩定,再加上手機配置的更新換代,短視頻業務擁有更加無限的可能。

  作為競品存在的幾家短視頻愛屁屁,最大的對手應該就是慢手。

  慢手此時總用戶數已經破億。

  而喵牙短視頻只有三千萬左右。

  當然,慢手從11年就開始布局推廣,而喵牙短視頻成立才不到一年的時間。

  給你一年之內擊敗它!

  這就是裴潛龍給陳銀輝的任務。

  如果你做不到,那你就繼續管你的喵牙直播,把短視頻業務獨立出來交給能做到的人。

  我艸,這么無情。

  陳銀輝不敢怠慢。

  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廣告投入。

  必須推廣開來,才能爭取到更多的用戶。

  錢的問題倒是不用發愁,裴潛龍表示他可以把喵牙直播的收入全部挪用,一年內不需要向公司繳納一分錢。

  相比較短視頻的薄弱,喵牙的直播業務業內第一。

  大量的金牌直播入駐,引來了巨大的流量,而主播帶貨,甚至明星帶貨業務的誕生,更是讓平臺直接跨越投入期進入了收獲階段。

  喵牙短視頻已經和幾家購物分別簽署了協議。

  共同薅用戶的羊毛。

  2014年,喵牙直播的盈利是4.3億,全靠公司養活。

  而2015年一季度,喵牙直播的盈利就高達6000萬,這才只是開始,增長速度非常驚人,不出意外的話,喵牙直播15年度至少能盈利三到五個億。

  這些盈利,一部分用來鞏固喵牙直播的業務,剩下來的拿來支撐短視頻的瘋狂擴張。

  陳銀輝還真的有信心把競爭對手給踩在腳底下。

  “我們公司不會暗箱操作,綜藝部也有自己KPI,所以大家可以放心。”施珊珊接下來就沒有再多說廢話了。

  她又不是請求這些人的同意。

  只是光明磊落的通知大家一聲罷了。

不服氣的你可以走啊  果然,沒有任何一個人抬起屁.股,盡管大家心里不舒服,可喵牙短視頻又不可能仨廣告位全都給搶了。

  “第一個次級廣告位,現在可以開始了。”

  第一輪,3000萬。

  畢竟《我要出唱片》投入才1.5個億,僅僅只是《終極挑戰》的一半,不少品牌商都不想出太高的價格。

  “OK,開始第二輪。”

  幾分鐘之后,第二輪也出來了。

  “挺尷尬的,”施珊珊嘴上說尷尬,可是臉上已經保持禮貌的微笑:“第二輪中標的是喵牙短視頻,6000萬。”

  大家心里都在罵人,可是人家喵牙短視頻的出價也是有效的。

  第三輪開始。

  很不幸的是,這一輪竟然沒人加價了。

  大家心里都清楚,喵牙短視頻鐵定會拿走一個廣告位,誰也不想和它競價。

  給你一個就是,你愛咋咋地。

  “多謝各位!”陳銀輝大喜,站起來團團抱拳。

  這表現一點也不像個失敗的托。

  好吧,他其實真的不是托,他是實打實的想要拿下一個廣告位。

  一季度的營收全都拿出來了。

  但凡其他人再加點錢,他可能都要打欠條。

  媽賣批,得了便宜還賣乖,滾蛋去吧。

  其他人可不覺得他不是托,都恨不得將他直接丟出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