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95章 雖然我只是個大專生

  當然,林老板已經吃過上次的虧,這一次在拜關二爺的時候,很認真的把新手辦的說明給看了一下。

  終極圓神。

  一個看起來比較萌萌噠的小蘿莉。

  雖然有點名不副實,畢竟不怎么圓。

  但是一千萬的投資額,這種級別的應該沒啥問題了吧。

結算中項目名稱電影呂得水,成本1000萬,總票房1.96億,按照投入比例,您收回投資成本,并且獲得盈利5000萬,很遺憾由于消耗的不是系統起始資金,不予結算金加隆結算結束,由于系統賬戶資金不為零,不予下發新一輪起始資金,您的系統賬戶當前資金余額為1.5億元不包括公司賬戶另有的其他資金  噗,氣煞我也!

  林冬差點對著關二哥噴血,他怎么也沒想到,一千萬的投資,會換來五千萬的回報。

  難不成二哥還在記恨上一次的事情。

  還是說二哥不喜歡東洋女人。

  二哥,你到底想咋樣。

  你托夢給我行不行,你列個單子,要啥我都滿足你。

  只求你高抬貴手。

  四月二十號,谷雨,黃歷上說,宜開市、交易,忌祭祀、入殮。

  克萊斯特的廣告招標會在申城電視臺的一間會議室舉辦。

  雖然地點安置在了電視臺,可是主持整個流程的卻是施珊珊本人,電視臺安排好的主持人都被趕一邊去了。

  “我們克萊斯特成立才四年時間,張錦程老師從大學校園里走出來,也就三年不到的時間,但是他一造了舌尖上的巫師吐槽秀兩個大熱的綜藝節目,我要出唱片是第三個,終極挑戰是四個。”

  臺下眾品牌正襟危坐,如同認真聽講的小學僧。

  “我要出唱片這個節目,我們投入了一點五個億,目前海選已經接近尾聲,綜藝競賽即將開始,目前網上熱度大家也都能看得到,而追逐這個節目的觀眾一般都是年輕人,大家針對自己的品牌受眾進行評估,我就不做自己不擅長的介紹了。”

  一點五個億,有點少啊,不過考慮這僅僅只是一個音樂節目也就都釋然了。

  而且很多成本其實都算在克萊斯特自家頭上的,比如站、喵耳音樂、甚至包括喵爪網等等,不可能按照太高的標準收取。

  所以懂行的人都明白一點五億是比較保守的說法。

  “他們會不會虛報預算啊?”一個穿藍西裝品牌商悄悄的問拉著自己過來的朋友。

  “這怎么可能,克萊斯特的綜藝,都是往少了說的,從來沒有虛高的,他們說是一點五個億,一般都能做到一點八億的水平。”已經和克萊斯特接觸過的小胡子品牌商毫不猶豫的反駁道。

  這就是口碑的效應了。

  不管是舌尖上的巫師,還是吐槽秀,該花的錢,克萊斯特一分都不會少花。

  比起那些賬目都算不清楚的所謂熱門綜藝,簡直良心的夸張。

  旁邊一位年紀較長的老哥聽到他們的討論,忍不住插話說道:“其實這些都不重要,你們關注的點太浮于表面,看那些代言產品的銷售曲線就行了,吐槽秀第二季我沒競標到,這一次無論如何都得拿下來。”

  “唉,看今天這情況,估計很難啊。”小胡子品牌商看似啥都懂,其實他也是從未競標到的。

  “這個就看決心了。”年長的老哥欲言又止,但最后還是閉上了嘴巴。

  今天出了這個門,大家都可以交給朋友,一起喝兩杯說不定還能碰撞點什么火花。

  但是在沒有出這個門之前,彼此都是競爭對手。

  年長的老哥有自己的算盤。

  很明顯,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投資額高達三個億的終極挑戰,有的品牌商甚至專門找來了韓國版的進行研究。

  結論當然是非常的不錯。

  如果僅僅只是站獨播,大家還不敢說的太滿,現在加上了申城衛視的光環,立刻就飛上枝頭變鳳凰。

  品牌商們咨詢了專業的人士,給出的評估結果基本上都在1.5以上,有不少樂觀的給了2.5的收視率預估。

  1.5的綜藝,全國范圍內都稱得上是熱門綜藝了。

  終極挑戰絕對是一片修羅場。

  年長的這哥們已經放棄角逐終極挑戰,他們的產品更年輕化一點,利潤率沒有沒有手機、牛奶之類的那么高,所以他把目標鎖定在了我要出唱片上。

  他對這個綜藝有更加直觀的感受。

  因為他的女兒也參加了比賽,雖然名次不高,但是那種瘋狂癡迷勁,讓他這個當父親的都膽戰心驚。

  更讓他覺得我要出唱片更有前途的,是參賽歌手的應援隊伍。

  女兒的同學、閨女、鄰居、親朋,全都參與進去了。

  為女兒拉選票,想方設法的進行宣傳。

  他這個老爸還幫女兒請了專業的人進行指導,甚至還打算花個百十萬找大能給寫首歌,咱實力不如人,那就站在更高的起跑線上。

  這種類似于全民狂歡的氛圍,讓他覺得這個綜藝非常有前途。

  看看去年的音樂類綜藝節目就知道,華夏好聲音收視率是4.1,排名第一,我是歌王收視率2.3排名第五。

  我要出唱片更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它不是單純的綜藝節目。

  它更偏重于比賽。

  給前十名請創作人,出唱片,拍,并且負責幫忙宣傳推廣。

  實在是太吸引人了。

  施珊珊在臺上沒有多說廢話。

  簡單兩句介紹了綜藝的投入特色,并且拿出了之前競標克萊斯特綜藝的品牌銷售變動數據,接下來就進入競拍環節了。

  克萊斯特的綜藝,沒有鋪天蓋地的廣告植入。

  冠名兩個廣告植入,一季節目只允許存在三個廣告品牌。

  比之前的舌尖和吐槽秀都要少。

  下面的廣告品牌商紛紛抗議,可他們也沒辦法,畢竟這里任何人都沒有施女王說的算。

  “現在,我們開始終極挑戰的廣告競標,先從兩個次級植入開始,第一個,開始競標。”

  這又是讓人不理解的一個決定。

  正常情況下,不是應該先開始不重要的,把壓軸的放到后面嗎?

  怎么一上來就先從終極挑戰開始。

  那位剛剛還智珠在握的年長老哥也是叫苦不迭。

  如果先開始我要出唱片,大品牌商的目光都會聚焦到后一場,這第一場可能都是觀望的。

  可現在先開始終極挑戰,那等會沒競標上的,就都只能去瘋搶我要出唱片了。

  施珊珊看著這些人的表情,心底冷笑不已。

  看我是個女人就覺得我一定不夠聰明?還是看我是個大專生就覺得我一定沒頭腦?

  M.3Qdu最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