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92章 清清白白不貪心

  選角什么的都已經差不多了。

  里面還有不少林冬的老熟人,比如張昃,郭池、黃健辛等等。

  除了主角的演技讓人擔心,其他配角完全可以說都是精挑細選,絕對能讓電影質量拔高好幾個檔次的存在。

  “沒有預算表,是因為某些演員拿走的錢太多了,一貫的套路,等談的差不多了再談錢的事情,娛樂圈居然有這種騷操作,你敢信?”

  “其實范雪雪人氣挺高的。”杜啟喜說了一句。

  “有什么用,她那個人氣太虛,形成不了票房號召力,難不成你以為泰不容易那玩意最后幾秒的鏡頭造就了十幾億的票房嗎?”對于自己的老東家,裴潛龍一點也不客氣。

  其實,他本來就是一個挺尖酸刻薄的人。

  這不是貶義。

  當然,也不是褒義。

  區別只在于裴潛龍根本不掩飾自己,狂傲、小氣、刻薄,都可以作為他的標簽。

  如果這樣的人沒本事,可能就一鍵盤俠。

  好在他能力不是一般的強,于是這一切的缺陷就可以解讀為奇人怪癖。

  “……”杜啟喜被懟的說不出來話了。

  “范雪雪拍這戲能拿多少錢?”林冬好奇的問。

  “很少,至少你能看到的很少。”裴潛龍毫不掩飾的嘲諷道:“你甚至可能會看到她零片酬出演的報道。”

  “老裴你這也太偏激了。”杜啟喜不是范雪雪的粉絲,但畢竟是他的童年回憶啊。

  “她演這部戲要扮丑對吧?”裴潛龍問林冬。

  “對,又土又丑,雖然沒有定妝照,但是項目書里有寫,一貫以女神形象示人的范雪雪,這次要演一個村婦,也算是難得一見的賣點。”林冬點頭。

  “呵呵,扮丑,她永遠不可能扮丑,《立春》里的王彩玲才叫扮丑,你能認出來那是姜文麗?”裴潛龍毫不客氣的戳穿這種騙局。

  “算了,咱不投了。”林冬放棄了。

  一方面是不確定這劇能不能賠,但是很明顯,不管是演員陣容,還是導演功力,都不支持這部劇賠錢。

  另一方面,林冬不想摻和那一攤子亂七八糟的事。

  人家手段太多,而且也太大膽。

  薅羊毛都薅到那啥頭上了。

  賺的那么多還不滿足,一年好幾個億啊,明星收入排行榜連續好幾年了都是前三,貪心的人早晚沒好下場。

  克萊斯特清清白白,該交的稅一毛錢不少,每年還拿上億去做慈善。

  “來,杜總,干了。”裴潛龍想敬林冬一杯,但是看到林冬手上拿著的冰糖雪梨,果斷的轉頭去敬杜啟喜。

  杜啟喜和他碰了一杯。

  心里感慨著,得罪誰也別得罪老裴啊。

  這人太毒辣了。

  一般人遇到這事,可能就會和老板說,我和這幾個人不對付,為了避嫌我不管這事了。

  可是老裴不一樣。

  他找到機會,三下五除二,就把事給攪和了。

  而且攪和的光明正大,一點也不掩飾自己是在打擊報復。

  如果知道這事是裴潛龍攪和黃的,也不知道范雪雪和馬達是什么心情。

  報復回來是不可能的了。

  克萊斯特根本不懼這兩個人。

  而裴潛龍現在是林總的心腹,因為林總不太管公司具體事務,所以整個公司都是珊姐和老裴在管。

  又因為珊姐是一個非常低調的人,老裴就成了實際意義上的公司一把手。

  “我這邊倒是有一個項目,感覺賺錢的概率約等于零,如果林總你不差這點錢的話,不妨做做善事。”裴潛龍非常直白。

  林冬對此表示懷疑。

  該不會是想背刺自己吧,這套路似曾相識。

  “項目名稱叫《捍衛》,戰爭片,講的是抗日英烈姚自青在1937年的松滬會戰中,率六百壯士守衛戰略要地申城寶山縣,在敵眾我寡,火力懸殊,裝備落后的極端艱難困境中,與敵浴血鏖戰七天七夜,最后全部壯烈殉國的故事。”

  “戰爭片?”林冬有點懵。

  他腦子里第一時間閃過的念頭就是,不好,這可能和《特種戰狼2》是同一個類型的。

  但是隨著裴潛龍的講述,他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戰爭片也分類別的。

  《特種戰狼》屬于現代戰爭片,時間線幾乎和現在保持一致,林冬在放棄啃吳鋒的大瓜之后,仔細的分析了這一類型的電影。

  最后得出的結論,是“大國榮譽感”。

  這讓很多人被感動,走進了電影院,從而成就了兩部特種戰狼六七十億票房的神話。

  還有一種戰爭片,時間線放在了抗戰年代。

  有抵御外敵的類似《舉起手來》,有為了解放的類似馬達的《沖鋒號》。

  這一類票房成績有好有壞,但是大爆的基本上沒有。

  畢竟,戰爭距離我們已經很久遠了。

  而《捍衛》其實哪一種都不屬于,雖然表面上看它也是抵御外敵,只是抗戰的主體變成了另外一撥人。

  這個東西很微妙。

  林冬不問都能明白為什么這個項目沒人投。

  “有刻意美化什么嗎?”他皺起了眉頭。

  “這能美化什么,基本上都是有據可考的,而且近些年已經放開了不少,只是沒人敢動而已。”

  “也不是沒人動,”作為電影學院出身的正派導演,杜啟喜連忙糾正他說道:“86年的時候就拍過《鐵血臺兒莊》,張昃的《我的團長》也是,不過,同樣是《臺兒莊》的導演,他拍出來的另外一部《血戰昆侖關》就沒落得什么好,十一年才解禁,這類片子的命運和形式有關,確實不敢輕動。”

  “大不了就是封禁,所以我才說會賠錢。”裴潛龍很坦然。

  “就算不封禁,也一樣會賠錢。”杜啟喜補充道:“你拍出來不一定能過審,你過審了院線也不會給你太多排片。”

  他這話簡單歸納,就是院線的求生欲。

  哪怕你這玩意很真實,沒有美化也沒有黑化,可大家依舊不敢給你太多的資源。

  以免讓人認為你屁.股是歪的。

  “需要多少錢啊?”林冬問,只要不是圖謀不軌的人想搞事情,虧錢的事情他當然不會拒絕。

  “一點二億。”裴潛龍舒了口氣。

  林總和自己是同一類人啊,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

  不管是拒絕《我是李雪蓮》,還是決意投資《捍衛》,都讓他生出幸得知己的欣喜之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