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91章 你是天蝎座的吧

  杜啟喜被批評的差點痛哭流涕,深刻意識到自己的得意忘形。

  果然還是林總踏實。

  七喜哥雖然已經是十億大導,可人家林冬卻是十億大導的老板,人家都不嫌棄,他嫌棄個什么勁。

  完全忘了關于《封神傳說》林冬給的評價。

  理由正是嫌棄份額少,一百億的票房都分不到幾個錢。

  所以,這兩個人一個是擅長忘記十秒前自己聽到過什么,一個忽悠起來連自己說了什么也不知道。

  還好結果非常完美。

  一個自認為錯過了兩個非常賺錢的電影,選了最不可能賺錢的那個。

  而另一個總算沒有白忙活。

  下回在朋友們面前吹比也可以很有面子。

  吹比版的故事可以是這樣的:

  那一次,我們林總想投資兩個大項目,一個是《封神傳奇》,一個是《葉問3》。

  你們知道這兩部電影嗎?

  沒人不知道吧。

  我當時就覺得咱電影人必須有情懷,這種商業大片跟著摻和有意思嗎?

  所以我就強烈建議投資《呂得水》。

  一部文藝片,黑色幽默喜劇,話劇改的電影,我覺得咱們應該多給這類電影一個機會。

  我是誰?

  我是林總的智囊啊,我們大學那會他就什么都聽我的。

  這一會也不例外,他聽我一席話,頓然醒悟,果斷的拋棄了那兩個大項目,拿出一千萬投資了《呂得水》。

  這一千萬,是他原本打算用來買跑車的錢。

  他有跑車?

  不,那是他借的,他從出道到現在,都還開這那輛保姆車呢。

  買車沒房……

  和我一樣是單身狗……

  哈哈……

  而林冬心情不錯的情況下,邀請杜啟喜一起跟著吃飯。

  裴潛龍正在食堂里等著。

  此時食堂會議室里放著崔健的音樂。

我不愿相信真的有魔鬼也不愿與任何人作對你別想知道我到底是誰也別想看到我的虛偽  “裴總也喜歡崔健啊?”杜啟喜覺得找到了知音,他的手機鈴聲就是崔健的《一無所有》。

  “一般般吧,距離我太遙遠了,我才二十多歲。”裴潛龍沖進來的兩人舉舉酒杯,然后一飲而盡。

  “呃……”杜啟喜默默的拿出的手機,刪掉了所有崔健的歌。

  鈴聲換成張靚穎的《我的夢》。

  他還決定回頭就弄個殺馬特發型,堅決和任何上一代的元素割裂開來。

  “今天的菜有點不一樣啊。”林冬搓搓手,還沒坐穩呢就拿起筷子夾了一口菜,果然美味。

  裴潛龍非常懂得享受生活。

  他幾乎從來都不走出園區,沒事就在是樹蔭涼亭下煮茶打坐,或者讓食堂做點好菜一醉方休。

  嗯,沒錯,他也是個單身狗。

  “小地方的菜系,好不容易才找到擅長的廚師。”裴潛龍回道。

  林冬之所以經常找他一起吃飯,除了討論公事,還因為他也是個吃貨,雖然吃的不多,但總是換著花樣的吃。

  “你們兩個節制一下吧,吃飯也不給錢,就因為你們這樣的人在,后勤部的赤字節節攀升。”杜啟喜吐槽了他們一句。

  “來,杜總,咱們今天喝兩杯。”裴潛龍給杜啟喜拿了個杯子。

  “什么酒啊?我有幾瓶20年的茅臺,下次拿過來哥幾個吹了。”杜啟喜坐過來。

  “呵呵,我這個啊……”賠錢虎轉了一下瓶子,將商標露了出來。

  “噗,牛欄山,還是十塊錢一瓶的……”杜啟喜差點就噴了。

  “喝習慣了,我八歲的時候就和我叔,也就是裴擒虎他爸一起喝,二十年了,這酒還是沒怎么變味。”裴潛龍給杜啟喜倒了一點。

  杜啟喜也不嫌棄,他窮的時候也是喝這個。

  首都人喜歡喝酒,而且喜歡喝白的,主要是和北方的氣候有關。

  不過啤的也越來越多。

  據說從50年代起,就開始有啤酒喝,但很長時間里是傳說。經常有人念叨,老莫有一種叫啤酒的好東西,然后問誰,誰都含糊其詞,既像自己已經喝過,又說不出所以然。

  打死都不會承認自己只是聽說。

  后來喝散啤,一大澡盆啤酒擺著賣,大家拿著搪瓷缸子去買。

  像杜啟喜和裴潛龍這個年紀的人,大多喝燕京啤酒,后來喝青島,一喝就是一打,杜啟喜那肚子,多半裝的是啤酒。

  “馬達幾天前找我,問我投不投他的新片……”林冬看著他們喝酒,他今天喝康師傅冰糖雪梨。

  盒裝的那種,幾口就能喝完。

  “《我叫李雪蓮》吧?”裴潛龍立刻就能接上,杜啟喜則是一臉的茫然,他在電影節混了好幾天,而裴潛龍人家連園區都沒出去過。

  “是呀,你覺得怎么樣?”林冬問。

  “別投!”裴潛龍回答的很干脆。

  “為什么?”林冬心里一喜,難道賠錢龍覺得這電影會賠錢,所以不讓自己下手?

  “因為我和他們有仇。”裴潛龍理所當然的說道。

  理由清新脫俗,完全讓人意想不到。

  不過,回顧一下裴潛龍的人生經歷,他先是范雪雪那邊的公關,因為不滿上司沙雕,而自己明顯又沒有出頭之日,于是決然離職。

  范雪雪不舍得,但是又沒辦法——比起不舍得裴潛龍,更不舍得換掉自己的親信——于是就把他推薦給了中友傳媒。

  中友傳媒大公司,可惜大公司的環境更復雜。

  裴潛龍看誰都覺得特沙雕。

  忍了兩年,最后忍無可忍,一手辦懟在上司光禿禿的腦門子上。

  手辦和上司的腦袋兩敗俱傷。

  于是他就被中友傳媒炒掉,還額外附帶了一個監獄生活十四日體驗套餐,所以他說自己和這群人有仇,一點毛病都沒有。

  只是這事都已經過去兩年了。

  這人居然還記得一清二楚,林冬和杜啟喜甚至懷疑他時刻關注兩位前東家,隨時找機會準備報復。

  你特么天蝎座的吧!

  “電影本身你覺得怎么樣?”林冬問。

  “電影應該還不錯,不過呢,就算拋開我的私仇不談,馬達有告訴你這個項目需要投多少錢嗎?”裴潛龍問。

  “這倒沒有。”林冬看了助理帶回來的項目書。

  其實內容方面挺接地氣,故事也還行,馬達這一部電影不是專門為了摟錢而拍的,估計也是想反映一些社會問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