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70章?老板就是矯情

  吳鐵其實是帶著任務來的,高崖臨讓吳鐵勸勸林冬,他們主創團隊都不怕,你怕個錘子,你就照著《北方和平》的水平演,這部劇你就不會是短板。

  更何況,距離北方和平也有一年多了,怎么也會有進步的吧。

  “啊?吳老師你演了什么?”林冬真的挺驚訝。

  克萊斯特的藝人現在挺多的,他很少會過問這些藝人的發展,只要不出丑聞,公司對藝人沒有任何約束。

  如果你沒有資源,可以找公司申請,公司會盡可能的給安排。

  高崖臨說要借人,克萊斯特大開方便之門,看上哪個你自己去談就好。

  “我演李達康。”

  林冬看過完整的劇本,劇中那個李達康的形象,慢慢地就和吳鐵合起來。

  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唉,就沒其他角色給我嗎,隨便一點也行啊。”林冬嘆息,這劇本寫得是真的非常有水平,題材也帶勁,估摸著絕對是年度好劇水平的。

  就是給他的角色太大了。

  有壓力。

  上一次這樣還是《北方和平》的時候。

  說他沒出息也好,說他對角色負責也罷,總之就成了現在這個局面。

  其實讓他演那個一直躺著的也行啊。

  不需要太多東西,只要躺好了收錢就行。

  “隨便一點的配不上你啊,你才二十來歲,演技就已經這樣了,別浪費了自己的好天賦。”達康書記挺羨慕這個年輕人的。

  能在二十多歲就可以決定自己演不演的問題,這非常了不起。

  他其實也是名小童星出身。

  在10歲那年,出演過《濟公》里的角色,那時候他興奮地告訴同桌自己演戲了,當時電視機還不普及的年代,他的開心并沒有感染到同桌,但卻堅定了他想成為一名演員的決心。

  可惜,他的演員路子走的很坎坷。

  在大部分劇中擔任的都是配角,雖然業界好評如潮,但是卻一直戲紅人不紅的狀態,觀眾們始終記不住他。

  大部分的情況下,都是人家給他什么他演什么。

  沒得選擇啊。

  不演就沒飯吃。

  “他們哪里是看上我的演技,他們是饞我的顏值和人氣。”林冬沒好氣的說道。

  找他來演這個角色,還改劇本把人物改年輕了。

  并不是他演技已經可以腳踩陳景琦,拳打陳燾揚,他連給人家提鞋都不配,更別說同臺飆戲。

  《北方和平》那部戲已經證明了這一點。

  公眾和評論界對他的評論就是沒拖后腿,然后頂多夸他一句潛力無限。

  潛力那是罵人的話!

  說你長得很有潛力,就已經把你和毀容擺一塊了。

  下回如果有人說你有潛力,如果不是老師的話,你就和他翻臉好了。

  “也不能這么說,你人氣還不一定有楊秋高呢。”吳鐵順手吐槽了一下老板,林冬在這些老戲骨面前不以老板自居,大家也就不把他當成老板。

  “楊秋……哼,我下一次就找他一塊合作,讓大家看看什么叫碾壓。”林冬不服氣。

  沒辦法,他不參加活動,不進行任何形式的商業炒作。

  在娛樂圈,這樣的人或許有地位,但是要想大火特火非常難。

  林冬有人氣,卻始終比不上流量。

  “所以,還是挺看重你演技的,不然就找楊秋演了。”吳鐵撇撇嘴,老板真雞兒矯情,明明自己非常想演,還在那里唧唧歪歪的我不行,我怕演不好,我要對藝術負責。

  “是這樣的嗎?”林冬舒服多了。

  “是這樣!”吳鐵斬釘截鐵,然后補上一刀:“你不是演了個綁匪嗎,很容易讓人把你的形象固定到這類型上,所以你得改邪歸正,還有比這個更正的角色嗎?”

  “那就演吧,大概什么時候開機啊?”林冬問。

  “高崖臨說得年底,你要是決定演的話,他下午就過來簽約,項目就算正式啟動了。”吳鋒松了口氣,他的任務完成了。

  林冬有種自己很重要的錯覺。

  其實,他真的想多了。

  人家那是最高剪領頭的項目,怎么可能會因為他一個演員等待。

  之所以非要拉著林冬上車。

  主要是因為資金的問題。

  別看《天局》是最高剪出品,當初主創拿著這個尚方寶劍出去找錢,一點好也沒討到。

  最初有幾十家家投資方有意向投資,有的連合同都簽完了,可最后都擔心反腐題材風險太大,尺度太大,直接撕毀了合同,拒不打款。

  都是公家的企業,誰還沒點后臺什么的。

  甚至有一位興趣特別大的投資人,受到官廠上一位“高人”的點撥,說少碰這種事,風險大的很,最終選擇撤資。

  要不然也輪不到高崖臨、林冬這些民營公司。

  即便如此,大家也覺得不夠保險。

  高崖臨直接成了總制片,這樣你該不會臨陣脫逃了吧。

  事實證明這個緊箍咒非常的屌,高崖臨完全把這個劇當成了自己的事業在謀劃,鞍前馬后的累吐血也不消停。

  至于林冬,大家一致決定讓他當男一號。

  除了爭取年輕觀眾的考慮,還因為他大資本的背景,你都成男一號了,你該不會隨便撤資了吧。

  高崖臨還各種走關系,幫克萊斯特解決了牌照的問題。

  雙管齊下,這筆資金穩了。

  一點二億的項目,五千萬占30的份額,怎么看都是一筆賠本的買賣。

  下午高崖臨過來,帶了一堆合約。

  導演李麓也跟著過來了。

  畢竟克萊斯特是大投資方,而且還出了一堆演員,從上到下,真是各種老戲骨安排的妥妥當當。

  先簽投資合約,這個最容易扯皮的地方,克萊斯特人家根本沒人和他們扯皮。

  就連暗搓搓的把中斷投資違約金給死命往高里寫,克萊斯特法務部的專家也僅僅只是畫了個圈給領導查閱,后面更是連提也沒提一句。

  演員的安排也沒說。

  沒說你用我這筆錢,就必須用我多少演員。

  李麓問這事的時候,克萊斯特這邊態度很明確,你看上哪個就選走,看不上就不用,我們公司不流行塞演員。

  我們的演員從不帶資進組。

  最多就是保證自家演員在憑本事試鏡的時候,不會被人用錢頂掉。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