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67章?隨便收點錢

  公牛似得要去找別人拼命。

  人家只是不和你合作而已,用得著一副要滅掉對方的架勢嗎?

  再說了,人家市值一萬五千億港幣,克萊斯特拿什么去滅了人家。

  真要是徹底鬧掰,不僅喵耳音樂,就連喵牙直播等都會受到影響,畢竟電競這一塊繞不開企鵝旗下的游戲。

  “這個就交給珊姐去處理吧,把吐槽秀送給他們好了,隨便收點錢意思意思就行。”林冬并沒有反對。

  畢竟想要交好企鵝,就只能讓出利益。

  讓出利益什么的他最喜歡了。

  一季賺回來八個億,實在太坑了。

  送給企鵝也算絕了這心腹大患。

  至于能賣出多少錢,幾個億估計跑不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正常的商業活動,林冬也無法干涉。

  施珊珊接到了命令,帶著張錦程很快就約見了企鵝那邊人,視頻那一塊的劉總,還有互娛的李總。

  以前的副總,現在已經升任總裁了。

  其實,不管音樂那一塊怎么不愉快,至少在視頻這一塊,雙方一直都非常的友好。

  連帶著大家的私交都還不錯。

  “李總,這一次見面呢,我們要談大概三件事情。”施珊珊開門見山。

  “施總請說。”李總點點頭。

  “第一件呢,就是關于音樂那邊停止樂庫合作的事情。”

  “施總,不知道你相不相信,其實關于音樂這一塊的決策,我是站在克萊斯特這邊的,我始終覺得,咱們兩家公司可以有更多更密切的合作。”李總嘆了口氣。

  他是只是娛樂部門的總裁,比他高的多著呢。

  “我相信李總,既然音樂那邊暫停合作,我們克萊斯特也不強求,只是綜藝這一塊,可能也要改變一些合作的方式……”

  企鵝這邊的李總和劉總對望一眼,都有些著急了。

  雖然,經過了幾年的發展,企鵝視頻已經今非昔比,已經不像最開始那樣依賴克萊斯特的綜藝了。

  但是克萊斯特的綜藝依舊是他們流量的大頭。

  視頻這一領域,企鵝算不上霸主。

  怎么舍得流量大頭和他們斷絕合作尤其是還可以跑去和對家合作的情況下。

  他們恨死了音樂部門的那群人。

  整天就想著搞壟斷,禍害的各行各業怨聲載道。

  “施總,這事好商量,您先別急著做決定,音樂那一塊,我們會盡可能的去說服相關人等。”企鵝視頻的劉總比李總更著急。

  因為企鵝視頻是他的一畝三分地。

  他比誰都清楚克萊斯特的綜藝有多么的火。

  盡管這幾年,企鵝視頻在克萊斯特綜藝部身上都砸了一二十個億了,可這錢砸的絕對值。

  “請聽我把話說完。”施珊珊無奈。

  不想拐外抹角,就是怕對方誤會什么,這都打算直奔主題了,還是產生了誤會。

  搞得他們像是來下戰書一樣。

  “讓施總把話說完。”李總安撫了一下手下。

  “第一件事呢,音樂那邊雖然沒有辦法合作,但咱們也沒必要鬧得你死我活,音樂就讓搞音樂的那批人去公平競爭。”施珊珊說。

  這邊倆人都松了口氣。

  還沒等他們這口氣喘上來呢。

  施珊珊又說:“但是綜藝這邊的合作也必須要發生一些改變了。”

  企鵝這邊兩位老總差點被一口氣噎死。

  姑娘,你是說相聲的嗎?

  “別誤會啊,這第二件事,我們希望把《吐槽秀》交給企鵝視頻來做,包括已經在籌備的第三季,還有以后的部分。”

  “賣斷給我們?”劉強又驚又喜。

  《吐槽秀》目前是當之無愧的第一綜藝,也就新出來的《跑跑》能夠稍微看的到這個節目的汽車尾氣。

  “咳咳,其實我們還是希望克萊斯特繼續做這個節目,只有你們才是最專業,最合適的。”李總咳嗽了兩聲,提醒劉總別高興的太早。

  《舌尖上的巫師》就是前車之鑒。

  節目交給企鵝視頻,企鵝視頻砸了重金,想要青出于藍,結果節目效果越來越差,現在已經淪落到和那些跟風而來的節目搶食吃的窘迫境地。

  就算企鵝視頻拿到《吐槽秀》,也沒辦法保證繼續火。

  “這一點您請放心。”旁邊的張三胖開口了,他在這方面是專業的,他說話了,其他人都專注的聽。

  “吐槽秀會繼續原班人馬,主持、嘉賓都不變,總策劃人由我變成李瑞旦,其實節目大部分的時間都已經是他在策劃了,我個人也會擔當顧問,確保節目不失原有風格。”

  這樣聽起來似乎還行啊。

  “只是節目的歸屬變成了企鵝視頻,即便將來鬧翻了,這也是企鵝視頻的節目。”張三胖點了一句,立刻就命中了這倆老總的癢處。

  之前施珊珊大喘氣兩句話,他們堂堂企鵝老總級別的人物都頭疼,不就是因為這個歸屬關系嗎?

  如果《吐槽秀》的歸屬權拿到了企鵝手上,那以后還有什么好擔心的。

  “這個轉讓價格……”劉總小心翼翼的問道。

  “咱們這一季節目,差不多能賺八個億,我們把第三季和后面的全都交給企鵝,拿二十五個億,我覺得應該不過分吧?”張三胖獅子大開口。

  然而,讓他感覺奇怪的是,人家兩位老總都沒有覺得多過分。

  這大概就是眼界的問題了。

  張三胖現在是個能人,任誰都得給他一個面子。

  可他再怎么能,也僅僅局限于綜藝這個小圈子。

  坦白的來說,根本就上不了什么臺面。

  反倒是施珊珊對于李劉兩位老總的反應心知肚明,如果不是林總說了別太貪心,她甚至可能還要多要一些。

  畢竟,企鵝去年一年的投資額超過了四百億。

  也正是因為這四百億,才讓股民對企鵝信心大增,從而進一步推動市值。

  企鵝視頻花二十五個億買斷《吐槽秀》,這消息只要公布出去,立刻就會反饋到股市上面,股價只要漲幾塊錢就可以回本了。

  將點播量最高的網綜收歸旗下,漲幾塊錢并不是不可能。

  “二十五億之外,我們還有一個條件,就是我們新綜藝《我要出唱片》,需要解除和企鵝的合約,改發到我們的M站和喵耳音樂上面。”施珊珊補充了一句。

  李劉兩位老總一聽,有些皺眉。

  不過,音樂選秀類節目實在太多了,盡管克萊斯特的這個新綜藝反響還不錯,但并沒有壓倒前輩的架勢,有沒有對企鵝來說并不至關重要。

  雙方對于今天的談話都非常滿意,就此奠定了“分手”的基礎。

  細節方面的問題交給手底下的人去詳談就行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