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15章 聊勝于無

  “這個節點上,倒也不是不能一戰。”裴潛龍明白王闊這個時候把他也拉上的原因,主要是因為群眾點評前不久做了一個大死。

  不久前,群眾點評網在其手機客戶端首頁的中間位置放了一張圖片。

  一個被窩里露出兩雙光溜溜的大腿,并配有“9.9元帶學弟學妹去開屋”的宣傳語。

  圖片下拉后可以看到參與活動的賓館,共有18家,位置多在高校附近。有日租房,也有小時房,內飾雖不高端,但折扣誘人。

  這種“露骨”宣傳,引起網友熱議。

  都稱其“無德”。

  還有不少學生家長在看過圖片后非常憤怒:“萬惡的資本家為了賺錢一點底線都沒有,你們家沒孩子嗎,詛咒你丫的生孩子沒菊花。”

  該公司的公關人員僅僅只是回應稱,不過是一個宣傳噱頭,并沒有違反任何法律法規。

  一副死不悔改的樣子。

  拉上裴潛龍,自然就是仰仗他毒辣而又步步坑人的公關手段。

  如果克萊斯特是一個朝堂,別人覺得裴潛龍是東廠廠公那種,刺探消息,沖當爪牙,但王闊和裴潛龍接觸過了之后卻寧愿相信裴潛龍是賈詡。

  這人詭計多端,而且毒辣非常。

  加入公司之后處理的幾項case全都是劍走偏鋒,置人死地而不留活路。

  請來裴潛龍出馬,讓他找出群眾點評的更多漏洞,推動一下輿論,群眾點評就成眾矢之的了。

  然后喵爪網再公布一系列正能量的舉措,你看那些有孩子的家長們更喜歡誰。

  不管什么企業,都是你立身正才能得到大眾的支持。

  “行,你們放開手去做,需要多少錢?”林冬大概也就只關心這個了。

  “最起碼也得一個億,不管輿論上的交鋒有什么結果,都要有足夠的優惠才能吸引用戶,推廣方面需要巨大的成本。”

  “給你一點五個億。”

  賬上十個億,終于減了一次肥,林冬期待的看向其他人。

  有種的你們把我這十個億花完啊。

  “林總,我還有點事。”王闊干咳了兩聲,清清嗓子,終于還是決定開口。

  “闊叔你別客氣。”林冬示意他說。

  “我這邊又是負責發行,又是負責喵爪網,有點力不從心,所以打算交出來其中的一個給其他人去做。”

  人的想法都是會變得。

  最開始的時候,王闊心灰意冷,都沮喪到去當司機了。

  結果陰錯陽差的繼續走了發行的路子。

  做的風生水起。

  更讓他燃起斗志的是喵爪網。

  這個當初隨手做出來當成發行渠道的小網站,經過林總高瞻遠矚的不斷投入,兩個億砸下來,已經成了國內最大的票務平臺,外加商戶信息和消費點評平臺。

  他決定把這個網站做大做強。

  林冬沉思了好大一會。

  按照他的本意,他是想徹底打亂這些高層和他們對應的項目。

  比如王闊你不是擅長發行嗎,我把你派去做音樂;胡海浪你不是擅長做視覺特效嗎,我把你派去做發行。

  這樣搞起來,總能把這些人還有這些項目搞垮吧。

  但是這樣的舉動太離譜了,而且系統根本不允許他這么胡攪蠻纏。

  “那闊叔你負責喵爪網吧,至于發行部,就交給……”林冬想了想,隨口說出了一個名字:“給秦寶兒吧,年輕人得多學點東西,整天嗑瓜子聊天算什么事。”

  在場眾人的內心一片凌亂。

  讓王闊負責喵爪網,這事大家都能理解。

  王闊明顯就想要喵爪網,不然他也不至于開場就發表了一番對喵爪網未來的看法和戰略布局。

  林總脾氣好,滿足他是鐵釘板板的事情。

  可是秦包兒……

  她不是一個前臺嗎?

  大家至今都分不清哪個是秦寶兒,哪個是秦貝兒。

  至于王闊,則是暗自心驚。

  實際上他的內心一片驚濤駭浪,差點都坐不住了。

  林總怎么知道他在培養雙胞胎中的一個當發行部的接班人?

  這事雖然不是偷偷的進行,可是知道的人也不多吧,難道林總在自己身邊安插了什么眼線?

  王闊早前有一次和雙胞胎聊天——別誤會啊,他還不至于想要老牛吃嫩草,而且也知道秦家姐妹家境良好,父親可能是做房地產的——他只是想看看能不能拐一個當兒媳婦。

  聊著聊著,他就覺得自家兒子不配。

  還是算了。

  不過,意外的是,他發現秦貝兒對發行挺感興趣,而且也算有一定的天賦。

  不要覺得人家應聘當前臺就覺得人家是花瓶,實際上,雙胞胎都接受過高等教育,而且還在國外留過學。

  于是,他就把秦貝兒當成接班人培養了。

  正想著,他又發現了不對勁。

  林總剛才說的似乎是秦寶兒吧,可他教的明明是秦貝兒啊。

  難道那倆小姑娘玩雙胞胎游戲上癮,連自己這樣的老頭子也騙。

  不管了,管他是秦寶兒還是秦貝兒呢,反正都一模一樣,也就是換一下身份證的事情。

  這邊王闊卸任發行部總監,成為喵爪網的掌舵人。

  秦寶兒繼任成為發行部總監。

  簡直兒戲。

  “我們的音樂綜藝,打算明年一月份就開始做,林總,這個也得要錢啊。”裴擒虎看別人都開始要錢了,擔心林總的錢被要光,趕緊開口。

  “三胖哥,這個綜藝需要多少錢?”林冬看向負責綜藝的張錦程。

  “單就綜藝來說,這個比吐槽秀應該還便宜一點,韓卓瑪這個級別的歌手報價也才六百萬一季,港臺那邊的歌手以前貴,最近兩年也提不上來價了。”張三胖對此門兒清,張口就來。

  韓卓瑪就是唱《天明了》的那位,在內地算是有實力又有口碑的歌手。

  至于港臺歌星的身價下跌,自然是因為港臺那邊的市場越來越差,而內地這邊的樂壇也逐漸自信起來了。

  “你打算請誰?”林冬問。

  “那些價格被炒起來的所謂金牌導師咱們沒必要請,咱們這個綜藝主要是后續出專輯出唱片,不愁沒有人參加,咱們就請兩個歌手,請一個作詞家,請一個作曲家,外加一個音樂學院的教授,湊成五人陣容就可以了。”

  林冬本意是花錢越多越好,可是讓那些沒啥本事,只知道作秀的人來拿錢,他心里也不舒服。

  還不如把錢給那些真正做音樂的人呢。

  張三胖的導師陣容設計正合他的意思。

  “行,這個你來決定,盡量都請最好的,需要多少錢大概?”

  “綜藝的話,請導師花不了五千萬,其他的算下來七千萬頂天了,一共一億兩千萬,這兩年綜藝成本越來越高,一億兩千萬的話,不算太高,也不算太低。”

  “再加上推廣呢?”林冬不甘心啊。

  “三千萬的推廣費。”張三胖伸出了三手指頭。

  那就是一點五個億。

  聊勝于無吧!

  至于后續為前三名或者前十名出專輯什么的,都要綜藝結束之后再說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