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28章 光拿工資不干事?

  “這個……”張三胖面露難色:“我研究了一下,感覺做這個可能要虧啊。”

  “哦,怎么說?”林冬努力壓抑著小雀躍。

  “問了幾家之前找我問過《舌尖上的巫師》播放權的朋友,他們都是電視臺的,他們說這樣的節目需要慎重考慮。”

  “哦,實在不行就網播,多大事啊。”

  “我還問了幾位明星朋友,他們也不透露了不想參加的意愿。”

  “放心,只要給錢多,就算是屎它也香啊。”

  “就是要給錢多啊,林總,這種綜藝可不是咱們之前的舌尖,請三個可以,請一個也行,有些合作過的朋友,就算不給錢他們也來,所以,做這種吐槽類節目,我估算了一下,制作成本最起碼是咱們舌尖的三倍以上。”

  三倍!

  舌尖制作加宣發,一期是五百萬。

  三倍就是一千五百萬啊。

  一季十二期的話,算下來就有1.8億。

  哎喲。

  好多錢。

  必須要做。

  “給你兩個億的預算,你給我做出一季這樣的節目出來。”

  “兩億!”

  張三胖瞬間就覺得自己膨脹了。

  有兩個億的話,他還有什么好顧慮的。

  “賺不賺錢,那不是現在需要考慮的事,既然決定要做了,你的任務就是把它給做出來。”

  “我明白了。”

  “如果錢不夠的話,你再跟我說。”

  “謝謝林總。”

  “辛苦一點啊,這個節目做成了,我就放你假,讓你去找人生猴子。”

  “還有其他什么事嗎?”

  “林總……”王闊小心翼翼的開口。

  實在是被整怕了,摸不清楚林總什么脾氣就不太敢做事。

  “闊叔你別拘束,咱們沒那么多講究。”林冬趕緊安撫了一下,發行這一塊是今后的重中之重,人才必須得到重視。

  “林總,發行的班子我已經找的差不多了,就是現在手上還沒有活。”

  “要不要把咱們投資的幾部戲,發行權要回來?”施珊珊插話問。

  這種操作很正常,出品方如果有自己的發行渠道,一般都不會假手他人。

  “之前已經談好的項目就不要多此一舉了。”林冬直接否決了她的提議。

  已經結算過得項目,就算因為發行不好崩盤了,也不會影響之前的結算結果,反倒會讓發行團隊通過總結失敗的經驗獲得成長。

  指望他們幫自己虧錢的,成長個毛線啊。

  “那我們……”王闊很迷茫。

  光拿工資不干事?

  “著什么急啊,我在這里宣布,我們13年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要成立一個‘文藝片扶持基金’,找一些有深度有內涵的文藝片進行扶持,這個基金初始資金為一個億,計劃投資三到五部文藝片。”

  老板這是要做什么?

  迷茫1。

  “作為電影人,作為克萊斯特文化傳媒的人,你們要記住一點,比賺錢更重要的事情還有很多,我們的目標是要成為行業的領頭羊,肩負起讓電影健康發展的責任。”

啪啪啪  鼓掌。

  林總的心氣果然是高啊。

  咱們都站在馬路上的時候,而林總已經站到了天臺上。

  “哦對了,黃達岸的那部大申城,票房怎么樣了,還沒上映嗎?”林冬剛想宣布散會,又突然想起來自己的好朋友。

  怎么說呢。

  《北方和平》雖然賺大錢了,可那也不能怪人家岸哥。

  人家岸哥也多次勸阻林冬不要投。

  雖然理由是這部電視劇可能上不了星,賠錢的概率非常大。

  結果電視劇一口氣首輪就上了四顆星。

  找誰說理去呢。

  大家面面相覷,最后還是施珊珊這個敬業的總經理負責解說:

  “《大申城》為了避開《一九四二》,檔期選擇從12月8日退到了12月21日。”

  “一九四二有什么好避開的?”林冬不解。

  “這個,大家在一九四二沒上之前,誰也不知道他會賠啊,畢竟陣容豪華,又是馬達導演的。”

  “那它完了。”

  “是的,一九四二票房慘敗,《泰不容易》提前上映,《生肖獸》勢如破竹,讓《大申城》徹底沒了生存空間。”

  “賠了?”

  “首日排片率僅是14,上映之后票房也不如預期,賠是肯定賠的,而且賠的估計非常慘,我估摸著這部電影最起碼賠五千萬。”

  “唉。”

  羨慕啊,說好的是朋友,這么賠錢的買賣居然騙我說要成為爆款。

  “其實我早就覺得他們不行,”杜啟喜馬后炮的開口說道:“發哥從之前幾部開始,就扛不住票房,黃達岸腿傷惡化,延誤了宣傳,不賠才怪呢。”

  “腿傷惡化?那我有空要去探望一下了。”

  林冬心里想的是,要不要問問他接下來哪部戲要大賺特賺,然后一投就賠個幾千萬。

  不過,有杜啟喜這個二五仔在前,這種事還真不好過早下結論。

  “公司年會要辦一下嗎?”

  林冬想了想,實際上是詢問了一下系統,然后點了點頭:“當然,咱們公司也好幾十號人了,還有這么多藝人,你和周勃、孟超他們商量個時間,到時候大家一起熱鬧一下。”

  年會的事情要協調各個藝人的時間,由其他人去負責。

  林冬打算買點東西去探望黃達岸。

  來了這么久,都還沒機會去探望朋友呢,做起來挺生疏的。

  發了信息,才知道黃達岸最近常住申城。

  林冬訂了機票趕到黃達岸家。

  他現在是個單身狗,在家養病,因為喜歡清靜,助理和經紀人都被趕走了,就留下一個照顧他的保姆還有一個小護士。

  至于女朋友,不知道和不和他住一塊,反正是沒看到。

  “恭喜,恭喜。”

  黃達岸拄著雙拐迎接林冬,開場就是道喜。

  林冬無奈的和他擁抱了一下。

  禮物是首都那邊買到的名貴湯藥偏方,以前宮里都這么用。

  是杜啟喜這個土著幫他搞到的。

  據說對腿傷非常有效。

  林冬不以為然,他覺得吃啥補啥更有道理一些,還不如提幾個豬蹄捯飭捯飭,中午還可以吃頓好的。

  “腿傷怎么樣了?”

  “也還行。”

  “好徹底了再出去干活吧,身體更重要。”

  “唉,閑不住,家里蹲了半個月,我都快瘋了。”

  寒暄一會,兩個電影人,話題難以避免的就聊到了電影方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