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04章 請我吃飯的都是好人

  從1997年起,“二張”全面合作,開啟了國內電影的商業大片時代。

  十多年來,兩人鮮有“嫌隙”傳聞。

  然而一個是商人,追求利益,從他要求提高影院分成所引發的影院震蕩可見一斑。

  而另一個是藝術創作者,他更多地考慮藝術美感。

  兩人的合作,當藝術與商業無法平衡的時候,分手也是必然。

  周冬瑤身在漩渦中,即便平時不怎么關心,也比一般人知道的清楚。

  林冬聽了她這些話之后,不由得搖搖頭。

  你們賠錢了就要分家。

  我特么想賠都陪不了好不好。

  要不是老略子太不穩定,有賺有賠,我都想去摻和一下去當個小三。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戰爭之花》賺得盆滿缽盈,“二張”就算有矛盾,也將得到充分的掩蓋。

  而該片盡管去年在內地票房奪冠,但與巨額投資相比,回收率煞是可憐。

  盡管義氣地獨資力挺張藝謀,但已將房產、物業抵押給銀行的張叔明,現在心里的滋味可想而知。

  而張略對張叔明也不爽。

  《拍案》拍攝過程中被張叔明干涉了演員選角,最后拍出了那么個玩意,成為張略最恥于提及的一部電影。

  從此矛盾深埋,就等著爆發的這一天。

  “你為啥不跟著張略導演,相信他不會丟下你不管的。”施珊珊好奇的問。

  “我很感激他,也愿意多和他合作,但是他始終都沒有成立公司培養自己藝人的想法,我總要有個經紀公司傍身才行,而且我們的經紀約其實都是簽在明叔手里的。”

  周冬瑤也不敢耍什么小聰明了。

  就這么原原本本的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中友傳媒有考慮過嗎,我們和王華森先生有點交情,可以幫你介紹。”施珊珊繼續試探。

  “他們那邊藝人太多了,我在里面也不認識什么人。”周冬瑤飛快的搖頭。

  去了沒可能當一姐二姐三姐,又沒有靠山,人家憑什么把資源給你。

  這大概就是寧為雞頭不為牛后的道理吧。

  克萊斯特文化傳媒官網上顯示的藝人也就四個,兩男兩女,周冬瑤覺得自己進去之后,當個三姐不成問題。

  小小年紀,野心不小啊。

  施珊珊感覺……實在太對自己胃口了。

  不過,她是一個很有分寸的人。

  她摸出手機,給林冬的微信發了一條信息。

  “林總,你感覺怎么樣,要不要收進來。”

  怎么感覺像是要開后宮似得,還收進來……

  林冬三下五除二吃掉了手里簽子上的烤雞脆骨,擦擦手也開始打字。

  “隨你的便,一只羊是趕,一群羊也是放。”

  頓了頓。

  林冬又繼續發信息。

  “低調一點,沒必要弄得像上次楊秋那樣人皆盡知,如果錢能夠擺平的話,就不要在意多花錢。”

  施珊珊那邊回了一個收到。

  然后向周冬瑤伸出手:“歡迎你加入克萊斯特文化傳媒,只是關于這件事,我們需要討論出一個盡可能周全的方案出來。”

  當著自己面發信息。

  周冬瑤眼睛雖然小,可它不瞎啊。

  這樣的林冬顯然不可能是公司旗下一個普通藝人那么簡單了。

  她自以為掌握的一手信息明顯帶上了水分。

  好在她收斂了小脾氣,對林冬這個師兄表現的非常客氣,至少沒有得罪到他的地方。

  林冬確實覺得周冬瑤挺好的。

  原因很簡單。

  因為她請林冬吃了飯。

  只要是請林冬吃飯的人,林冬都覺得是好人。

  吃飽喝足,林冬大搖大擺的離開。

  對所謂“周全的方案”并沒有太大的興趣。

  說好聽點,林冬是想給二張都留個面子,免得以后相見不好看。

  畢竟張略是他很尊敬的大導,人家行業地位不是靠吹出來的。

  確實有許多好作品。

  而且張略在圈子里口碑還行,有人討厭他,但也有人喜歡他。

  而說難聽點呢。

  二張內心怎么想他根本不care。

  撕破臉又能怎么樣?

  二張還沒強勢到能夠封殺克萊斯特文化傳媒的地步。

  他不是單純的演員。

  他是資本。

  他是金主爸爸。

  真要是能封殺,林冬還求之不得呢。

  到時候他投的電影或者拿不到龍標,或者沒有院線愿意上。

  虧錢會虧得更爽。

  當然,林冬也不是瘋狗,不會為了求封殺到處咬人。

  電影節持續五天。

  每天都有各種活動,林冬并不是每天都來。

  但第四天他還是來到了現場。

  今天是電影節洽商活動,各種可以投資的項目層出不窮。

  林冬瞄上了一個大單。

  不過,想要把這個大單吃下,必須要讓一個人點頭才行。

  就算談不成,也可以謀求其他的單子,所以兩人很有默契的將地點選在了會議中心這邊。

  大佬們談事情,其他閑雜人等都滾一邊去。

  林冬算不上大佬。

  但是當和他坐一塊的人是王華森的時候,其他人就必須靠邊站了。

  王氏兄弟一手創辦的中友傳媒,是目前最知名的綜合性娛樂公司之一,屬于跺跺腳就能掀翻半個娛樂圈的龐然大物。

  “既然你老師是我哥們,我就托大讓你喊句森哥,不過分吧?”王華森有些頭疼。

  “這怎么可以,森叔,我還是叫森叔吧。”林冬哈哈一笑。

  “別,你這樣都把我叫老了,黃三石是你老師,又不是你爸。”王華森連連搖頭,和子侄輩談生意會更加的被動。

  林冬只好叫了一句森哥。

  其實事情很簡單,中友傳媒手里有一個大項目,這張牌從10年就拿到手里了。

  經過兩年的各種分析研究。

  他們逐漸意識到這是一張超級爛牌。

  所以想要找個背鍋俠。

  林冬就是他們找到的背鍋俠。

  然而盡管各種分析都證明這是一張爛牌,但這張牌他們已經攥在手里很久了,事到臨頭,竟然有些不舍得。

  他們的想法是他們分給林冬一半。

  這樣就算虧了也不至于傷筋動骨。

  但是林冬卻想要一口全部吃下。

  才……六千萬美金的攤子!

  折算下來不過三點七八個億。

  還要再分一半?

  林冬手里現在有3.5億。

  他想一把梭哈了。

  “年輕人胃口怎么大呢?”王華森無奈。

  “就是因為年輕,胃口才好。”關系到虧錢的大事,林冬也表現出了平時少見的鋒芒。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