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95章 羨慕的都快哭了

  黃達岸聽到林冬這么說,腦袋垂得更低了。

  “美金!”柯展鵬補充了倆字。

  1200萬美金,票房1565萬塊?

  這……

  林冬羨慕的都快哭了。

  “你不知道也正常,動畫片啊,沒得救了。”柯展鵬遺憾的搖搖頭。

  “低幼化太嚴重。”

  “基本上一部外國動畫電影的票房相當于8部國產動畫。”

  “雖然我國有很多動漫基地,也有很多動漫方面的專業人才,但他們更多的是跟同行業的人溝通交流,而沒有進入電影行業,因而缺少對電影產業的了解,在排片、宣傳等方面都缺乏經驗。”

  “產業布局也不行,以美國動畫電影《玩具總動員》為例,其電影公映后,共賣出了2500萬個玩具,并且在迪士尼主題公園建造了九個場景,授權費和各種衍生品收入總共達100多億美元。”

  “觀念問題,看電影的觀念,消費的觀念。”

  大家七嘴八舌的說,就算頭上頂著各種頭銜,其實大家也都是正常人。

  高談闊論是國內很重要的飯桌文化。

  知識點!

  林冬牢牢地記住了動畫片這兩個字。

  林冬吃飽喝足的回去,心中的郁悶一掃而空。

  “珊姐,到我辦公室來一趟。王碩,給我來一杯青瓜芹菜汁!”

  “林總,芹菜沒了。”

  “芒果椰奶!”

  “好嘞,您稍等。”

  王碩拉長了調子,干活去了。

  一個人整天干著榨果汁的事,久而久之,他自己都搞不清自己是調酒師還是榨汁機。

  “林總今天心情怎么樣?”施珊珊問王碩。

  “看起來挺好,沒啥好擔心的。”王碩從林冬點的果汁,就能從中判斷林冬的心情怎么樣。

  這是一門學問。

  在用了三十六種手法榨出同一種口味的果汁之后,王碩就放棄了那方面的鉆研。

  此路不通。

  他開始研究心理學。

  每一種水果口味分別代表了什么心情。

  施珊珊推門進去,就看到林冬手里像是上課的時候轉筆一樣的飛舞著一根小魔杖。

  她稍微松了口氣。

  其實林冬的脾氣并不壞。

  他從來都沒有發過脾氣。

  但是發不發脾氣和開不開心是兩回事。

  如果是路邊上一個乞丐,他無比的憤怒,瘋狂的發脾氣。

  路人都不會在乎。

  甚至有可能會報警。

  但是如果是你的上司和老板呢。

  就算沒發脾氣。

  僅僅只是皺一下眉頭,你都會感到心驚膽戰。

  林冬在員工們的眼中屬于不發脾氣,但也不太好伺候的類型。

  主要體現在滿意度上。

  電影大賣了,綜藝大賣了,按理來說你一個老板應該滿意了吧。

  不,林冬偏偏不滿意。

  周邊的人明顯感受得到氣壓在降低。

  幾次下來,所有的人都覺得林總喜怒無常。

  “珊姐,幫我準備一下材料,我打算投一部電視劇……”

  約好了明天過來,他們那邊需要準備一下,林冬這邊也需要準備。

  “啊?我們這么快就要進入電視劇行業了嗎?”

  施珊珊有些驚訝。

  電影和電視劇是兩個截然不同的領域。

  從電影橫跨到綜藝就已經很冒險。

  好在盈利了。

  電視劇不一樣。

  玩電視劇,資源更重要,尤其是和電視臺的人脈關系。

  克萊斯特文化傳媒可沒有這方面的資源。

  難不成還要去找企鵝視頻合作?

  其實,如果不是網絡獨播的話,《舌尖上的巫師》影響力會更大,也能賺到更多的錢。

  施珊珊已經后悔網絡獨播。

  “嗯,這一次涉及金額一點五個億……珊姐你怎么了?”

  “沒……沒事,就是頭有點暈。”

  施珊珊非常氣惱,自己也太沒出息了,不就是一點五個億嘛。

  可是,一點五個億好多錢啊!

  “到時候你替我接待一下他們,簽字蓋公章就行。”林冬想了一下,自己似乎抽不出來時間。

  他已經和王英俊約好了。

  論文和一點五億哪個更重要?

  廢話!

  當然是論文了。

  論文不過關,畢不了業,多丟人啊。

  “好的,咱們這邊有什么要求?”施珊珊快速進入狀態。

  她可是職場精英。

  “我之前和他們約好了給我一個角色,其他就沒有了,如果談的話,把咱們這邊的藝人帶過去讓他們看看,有機會就演,沒機會也不要逼人家。”

  “好的,我明白。”

  “對了,給我找人做一份統計報表,統計的范圍是最近幾年動畫電影市場的投入和票房情況。”

  “動畫片?”

  老板,你的思維也太跳了吧。

  前一秒還說電視劇呢,怎么突然就跑到動畫片上面去了。

  “對,順便幫我打聽一下籌備中或者進行中的動畫項目,我打算研究研究這一塊有沒有什么搞頭。”

  林冬心里一直念叨著《兔子傳說》呢。

  導演也真是的,你一個北電副院長,你不找自家學生,你去找別人。

  這也太見外了吧。

  施珊珊現在雖然已經是管理層了,但這個公司大方向上的決策依舊是林冬一個人說的算。

  而大家也都很信服。

  不管是電影《失戀很多天》,還是綜藝《舌尖上的巫師》這些項目都證明林總的決策是多么的英明。

  就算《鋼的琴》《箭箭扎心》都賠本了。

  卻也送來了好些個獎杯。

  企業形象也很重要。

  如果沒幾個獎杯陳列在櫥窗里,你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文化傳媒公司。

  “好的,一點五億,一次性到賬嗎?”施珊珊還是覺得這樣太簡單粗暴了。

  “沒什么區別,一次性給他們吧,劉河陽老師還有什么不放心的。”

  “劉河陽……難不成您要投的是他的《北方和平》?”

  相比較整天啥事不管,一問三不知,連常識都還處于惡補階段的林冬,施珊珊都行業動向顯然更加了解。

  老板該不會被人給忽悠了吧。

  “是那部戲,放心吧,我很理智,這部戲我很看好。”

  才怪。

  誰都不要攔著我虧錢。

  誰要是攔著我,我就扣他的工資。

  施珊珊并沒有繼續勸阻,她的內心已經燃起了熊熊戰火。

  據她所知,這部劇質量是沒問題的,唯一的問題可能就是電視臺那邊不好談。

  嚯嚯,不好談才有挑戰性嘛。

  我非要給它談下來不可。

  對了,還有視頻網站。

  因為綜藝的獨播協議,企鵝影視欠了這邊一個大人請。

  報恩不隔夜!

  是時候讓他們那邊發發力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