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93章 小心駛得萬年船

  林冬坐在商務車后座上反思。

  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這錢怎么越虧越多了呢。

  2.7個億啊!

  算上留作下半季做綜藝的錢,這都三個億了。

  早就已經打破最高紀錄了。

  蒼天吶,大地吶,梅林個胡子啊。

  這一切都是為什么。

  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一個孕婦談戀愛的故事,怎么就這么多人去看。

  就算一張電影票五十塊錢。

  也有一千萬個人跑去電影院貢獻了自己的120分鐘。

  那可是一位孕婦啊。

  禽獸!

  變態!

  “林總,到了!”田大壯拉開了車門。

  林冬放下手里的書,緊了緊自己單薄的風衣,覺得自己可憐又無助。

  記憶藥水是不能繼續做了。

  金加隆就那么點。

  系統賬戶里的資金又遲遲花不掉。

  所以學習的話還是要憑自己的腦子——笨鳥先飛,記不住就只能多看看。

  他猶猶豫豫,最后還是把那本關于北方和平的書帶著了。

  對于那段歷史他幾乎一無所知。

  實際上,大部分普通人也都不會有什么認知。

  有些地方,他想當面請教一下劉河陽。

  進去之后他嚇了一大跳。

  本以為就黃達岸和劉河陽,再不濟來個總制片,讓他沒想到的是屋子里坐了好幾個人。

  “來了!”黃達岸看到林冬,立刻就站了起來。

  他目前和這部電影其實沒有任何關系。

  本來劉河陽這個編劇兼制片是要請他來演男一號的,可他手里好幾份活,內心又不看好這部戲,所以就拒絕了。

  他今天過來只是充當一個中間人。

  順便接受一下自己賣出去的這份人情。

  林冬這邊的投資是他幫忙拉到的,制片人劉河陽毫無疑問要領他一個大人請。

  娛樂圈人脈,不就是這么來的嘛。

  不過,他這幾天也并不是一個勁的慫恿林冬投資這部電視劇。

  實際上,他已經不止一次勸說林冬算了。

  或者干脆少投一點。

  投個一兩千萬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

  他幫林冬各方打聽,那些資方撤資的原因竟然是擔心這部電視劇沒辦法過審,有以古喻今的嫌疑。

  就算是電視臺也不敢買啊。

  然而林冬毫不動搖。

  既然如此,他也就不說啥了。

  他原本答應劉河陽出演男一號,后來反悔,心里總覺得過意不去。

  如果能夠幫電視劇拉到投資,也算是了卻一段心事。

  “這位是劉河陽老師。”黃達岸給介紹。

  “劉老師好,我是林冬。”

  林冬不敢怠慢,身處這個行業,不能不對這個行業的翹楚們產生尊敬。

  這個和學習魔法一樣。

  當年林冬在學校的時候,見到霍格沃茨的校長,也是一副腦殘粉的做派。

  就算讓他去揮舞著棒子去沖擊魔法部,他也可以毫不猶豫的照做。

  “這位是陳景琦老師。”

  “陳老師好,您的《大院子》我非常喜歡。”

  “這位是王家康老師。”

  “王老師好,您的《天下糧倉》我也很喜歡。”

  “這位是倪薦宏老師。”

  “倪老師好,您的角色我這些天還經常研究呢。”

  “這位是柯展鵬老師”

  “柯老師好。”

  換做一個心理素質不好的小演員,估計已經跪在這里了。

  “坐,請坐。”劉河陽拉著林冬入座。

  點菜點菜!

  被薛依瑕老師氣到吐血的林冬看到這么多“老師”,他化悲痛為力量,點了滿滿一大桌子菜。

  不選對的,只選貴的。

  簡直就是拿著菜單和人家服務員說。

  這上面除了這個和這個不要,其他的全要!

  算錢的話最起碼也得兩萬打底。

  活脫脫的就是一個蹭吃蹭喝的混蛋。

  劉河陽心里滴血。

  其他幾個老藝術家也是面面相覷。

  黃達岸說有個朋友對他們的電視劇感興趣。

  想要約了一起吃飯談。

  為了表現出對投資方的重視,劉河陽厚著臉皮把陳景琦、王家康、倪薦宏幾位請過來。

  要么影帝要么視帝或者準視帝。

  沒想到見了面之后才發現是個毛頭小子。

  毛都沒長齊的那種。

  黃達岸是越來越不靠譜了。

  這孩子路子走歪了。

  不可能現在站起來就走。

  就算不給這個毛頭小子面子,黃達岸的面子也要給。

  人家也是好心。

  “林冬老師……”這里除了黃達岸和林冬,最年輕的就是這位叫柯展鵬了。

  “別,叫我冬子就行,你們叫我老師,這是折煞我。”林冬不認識他,根本不知道他是干啥的,但是能夠坐在這里人家估計也不簡單。

  實際上,人家是著名的出品人,業界公認的電影營銷專家。

  “那行,我就叫你冬子,我82年的,托大讓你叫一句鵬哥,不介意吧?”

  “鵬哥。”

  “按理來說呢,咱們應該吃晚飯之后,找個地方喝茶談事情,但是劉老師急的一嘴泡,估計這飯也吃不香,所以咱們就趁著上菜的時間線談,你看行不行?”

  “行啊!”林冬喜歡這樣的。

  夠簡單粗暴!

  “冬子你手上有多少閑余的資金?”柯展鵬精神一震。

  林冬臉色瞬間就是一變。

  咱能不能哪壺不開提哪壺!

  你不說我還有多少余額,咱們還有機會做好朋友。

  “你們還缺多少?”林冬反問。

  語氣很散漫,給人一種渾身無力的感覺。

  “呃……”這口氣好大啊。

  難不成我們缺多少你就能給補多少?

  “總成本一點八億,現在展鵬那邊能出三千萬,還有一點五億的缺口。”倒是劉河陽非常的平和,照實說出了投資情況。

  其實按照正常的邏輯。

  他應該把缺口少說一些。

  不然的話,人家一看你這么大缺口,人家很可能就不投了。

  或者把成本再壓縮一些,壓到一億左右,那樣也比一點八億更能讓投資人接受。

  但是劉河陽不想瞎折騰了。

  已經談好的也能臨時變卦,而且是七進七出,更何況是這種八字都沒有一撇的。

  柯展鵬訕訕一笑。

  也就不說話了。

  他本來還想著騙騙這個小年輕。

  年輕人也未必就沒有錢。

  說不定人家家里有億萬資產呢。

  “聽說不太容易過審吧,很有可能電視臺也不敢買……”林冬沒有立刻就說投,他經歷了各種扎心的痛,已經不是昨天的吳下阿蒙了。

  必須謹慎在謹慎。

  小心駛得萬年船!

  哦,不對。

  是小心才能讓船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