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84章 都是個不省心的貨

  第084章都是個不省心的貨(第1/3頁)

  第一期就能讓林老板哭。

  不過他還是要慶幸和視頻網站的合約是按照月點擊量算錢。

  如果按照總點擊量算錢的話。

  等到《泰不容易》票房打破國產電影票房紀錄,三位主演參加的這一期節目還不得逆天啊。

  現在徐朗、周勃和王順溜頂多也就算好演員。

  三個綁在一起人氣都比不上一個黃達岸。

  黃達岸參加的那一期,也就是《舌尖上的巫師》第二期,現在點擊量已經一千八百萬了。

  娛樂圈人氣一哥的地位就是這么給力。

  人家古校長現在是話題中心,官方媒體點名表揚,熱搜好幾天都沒下來。

  他參加的那一期節目點擊量也才一千五百萬。

  不過他那一期播出的時間比黃達岸那一期晚了一周,一千五百萬顯然不是終點。

  一期節目稅后兩千萬,扣除五百萬成本的話,純賺一千五百萬。

  一季下來不管怎么都會上億了。

  也是個不省心的貨!

  同樣不省心的還有杜啟喜那邊,七喜哥的這部電影《新路》剛剛過審,就被他拿去參加鹿特丹電影節了。

  也不知道那邊觀眾的審美是什么時候扭曲的,這部爛片居然大受好評。

  一度成為本年度最受歡迎的影片之一。

  一般的片子只會展映24輪,而杜啟喜的這部爛片已經放了七輪。

  隨著最終評選的接近,關于片子得金虎獎的呼聲愈演愈烈。

  國內的很多媒體自然也關注到了這部片子。

  新人導演!

  鹿特丹電影節的核心部分老虎獎競賽單元,就是針對年輕作者的,十五部作品只接受處女作或第二部作品。

  《新路》能夠從那么多備選電影殺出來進入展映單元,這就足以引得國內媒體大肆報道了。

  更何況它居然成了最熱門的電影,老虎獎有望。

  然后媒體就發現,這部電影的主演很有意思。

  雖然也有其他角色,但基本上都是沒什么名氣的配角,主要的還是四個主演。

  胡哲、古少龍、沈多余、楊秋。

  這四個人到底是咋湊在一塊的啊。

  第084章都是個不省心的貨(第2/3頁)

  而且一部戲,你找四個男的,還全部都是主演,算幾個意思。

  感情戲該怎么展開。

  二月份,林冬接到了噩耗。

  杜啟喜的爛片《新路》得獎了,而且還是金虎獎。

  有病吧!

  當杜啟喜風塵仆仆的趕回來,滿含著熱淚將獎杯捧給林冬。

  林冬真想拿起小老虎把他給敲死。

  “林總,我終于對得起您了。”

  “七喜哥,別這么說。”林冬放下獎杯,還是決定放過自己的臥龍鳳雛,畢竟也不是有意的。

  人世如此險惡,不指望他還能指望誰呢。

  “我一個畢業證都差點沒拿到的學渣,要天分沒天分,要人脈沒人脈,誰都說我要失業,誰都說我要啃老,連我爸都做好了心理準備,只有林總你……”

  林冬覺得頭疼。

  我是指望你賠錢的!

  誰要你肝腦涂地死而后已了。

  他完全不明白自己是怎么逼得一個廢柴如此發憤圖強。

  “上映吧,七喜哥,電影節已經檢測了這部電影的質量,趕緊上映吧,你還等什么?”

  “可是……我覺得我們還沒怎么宣傳,我研究了一下你現在那部戲《為了黃金就是干》的宣發案,覺得咱們……”

  “不要你覺得!”林冬趕緊阻止他:“咱們能一樣嗎,咱們可是金虎獎,那些純屬畫蛇添足,會降低咱們的檔次,我親身參與了《為了黃金就是干》的宣傳,我覺得它完全就是一個很失敗的案例,我給你簡單的說三點……”

  莫名有點似曾相識。

  杜啟喜聽得暈暈乎乎,但是確實感覺林總說的好有道理。

  結合林總之前《失戀很多天》的成功投資項目,杜啟喜終于下定了決心。

  “林總,那咱們就三月十五號申請上映吧。”

  其實他也想快點上映,想知道自己這部電影究竟答出了什么水平的答卷,現在每一時每一刻都是煎熬。

  但他也害怕。

  害怕上映后票房撲街。

  “三月十五?不能再提前一點了嗎?”

“恐怕不能,各大院線也需要協調排片,如果不是咱們拿了金虎獎,估計至少得等三  第084章都是個不省心的貨(第3/3頁)

  個月。”杜啟喜說道。

  “那就三月十五,七喜哥,別有太大壓力,你這部電影可是得了金虎獎,我已經很滿意了。”

  你可千萬別搞啥幺蛾子了。

  以杜啟喜的不要臉程度,他很有可能會干出打滾求票,下跪求票,女裝求票……

  到時候鐵定會引得大家好奇。

  好奇心害死貓。

  多多少少都會提升票房。

  林冬恨不得直接把他給打暈了,等電影下線了再給救活。

  杜啟喜滿滿的都是感動。

  渾然不知道他在鬼門關門口走了一遭,他的老板想用獎杯砸死他。

  三月十五是個好日子。

  綜藝前半季六期的錢陸陸續續的已經全部到賬。

  加上第一期給的,稅后一共是8059萬。

  這其中有三千萬是成本。

  也就是說,這個節目半季就賺了5059萬純利潤,讓大部分的電視臺綜藝都望塵莫及。

  即便不算公司賬戶上的錢,林冬的系統資金也再一次達到了12354萬。

  他數了幾次這一串數字有幾個零。

  最后無比的確認他還剩一點二億。

  白忙活了!

  辛辛苦苦忙一年,錢卻沒能虧出去多少。

  林冬翻了翻手機通訊錄,打電話。

  “喂,王老師啊,最近休息的怎么樣了,是不是該拍新片了?”

  “呃……”

  正在幫學生改畢業論文的王征愣住了。

  這啥意思啊。

  《箭箭扎心》上映一個月就無奈下映了,總票房才兩百多萬,非常對不起林冬的投資。

  他過年的時候編輯拜年短信,寫了刪寫了刪,反反復復好幾次,都不知道該怎么和林冬這個投資人說話。

  沒想到林冬會主動打電話過來,還是詢問新電影的問題。

  “咱不是說好了嗎,不管你下部戲拍啥我都會投。”林冬好不容易碰到一個讓他賠錢的導演,微信上早就設置好了特別關注。

  “林冬,我……我不能害你,我現在一點都沒信心。”

  王征感動歸感動。

  可誰的錢都不是大風刮來的。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