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81章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這期節目點擊量暴漲,甚至有追上并趕超上一期的架勢。

  上一期也就是黃達岸的那一期。

  林冬知道這件事,是他來到吃飯的地方,剛從車上下來的時候。

  “抱歉,有點事,我處理一下。”

  林冬道了歉,然后返里查看手機,先看新聞,又去看了綜藝點擊量。

  差點哇的一聲就哭出來了。

  他打電話給施珊珊,詢問是不是她在幕后操控一切。

  “不是我!”施珊珊頓了頓,說道:“是王碩。”

  王碩?

  榨汁機!

  林冬滿腦子都是問號,這個關王碩什么事,他就是個調酒師啊。

  難不成他表面是個調酒師,實際上是傳媒教父?

  “王碩以前在外面調酒的時候,聽一個客人說家鄉蓋了所古少龍小學,他就托朋友打聽了一下,結果挖掘了這個新聞素材,他覺得這個新聞爆出來有利于咱們的綜藝,就把素材交給了媒體。”

  飛快的解釋了一通之后,她又補充了一句:“真的不是我啊。”

  我太陽啊!

  想不到這次對朕插刀的是榨汁機。

  平時看他不起眼,怎么就一出手就這么狠呢。

  “這樣做是不對的!”林冬含著淚吼道:“咱們都沒有經過古少龍的同意就爆料他的新聞,今后還怎么合作!”

  “就是啊,所以我狠狠地罵了他一頓。”施珊珊趕緊說道。

  “他現在在做什么?”林冬問。

  “反省呢。”施珊珊替自己的小伙伴擔憂。

  “聯系古少龍那邊,讓王碩去給人家道歉,看看需不需要賠償什么的,”林冬惡狠狠地說道:“這是商業事件!”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還能怎么辦?

  我想虧錢想瘋了。

  可是我的員工不知道啊。

  一個調酒的,不,是榨果汁的,都想方設法的為公司發展出力。

  你能說他不對嗎?

  他就是手段有點不恰當。

  “珊姐,宣傳方面咱們不能亂搞,咱們公司和其他的那些妖艷奸貨不一樣,咱們是一家正經的公司,咱們的企業文化就是靠作品說話。”

  林冬苦口婆心。

  施珊珊終于明白她家老板多么偉大。

  以前她待過的那些公司,老板恨不得讓你去替他犯罪,而林總視金錢如糞土。

  和逆臣賊子溝通了一番之后,林冬還得繼續做節目。

  只有吃!

  只有吃才能撫慰他受傷的小心臟。

  三胖說今天去“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

  帶著疑問,林冬走進了這家位于前進路上的蠄蚷大王。

  “蠄蚷是什么?”

  沈多余猛然間意識到自己是在羊城,節目組該不會搞一堆稀奇古怪的東西讓他吃吧。

  這幾十萬的出場費不好拿啊!

  早知道就不給他們友情價了。

  “不知道。”林冬一無所知,你指望他一個洋鬼子知道什么蠄蚷。

  “癩蛤蟆、天鵝和這個蠄蚷有什么關系嗎?”沈多余兩股戰戰:“吃天鵝要坐牢的啊,咱們能不能換個花樣。”

  他擔心自己做了這個節目,吃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也就算了。

  萬一把自己吃進去,那真是被坑死了。

  我為什么要到廣東做吃貨節目?

  “放心吧,沈老師,我們這里的天鵝都是人工養殖的,墻上掛的都是證書,其他的食材也都是如此。”經理趕緊過來解釋。

  好不容易才爭取到《舌尖上的巫師》制作組的青睞。

  可別因為食材的問題把人給嚇跑了。

  沈多余要是這樣還不相信,他就報警讓執法人員上門驗證。

  還好沈多余相信了他們。

  點擊量上千萬的綜藝,不太可能在這個上面作死。

  進去之后,看到餐廳擺出來的架勢,大家才明白這是吃火鍋。

  “我看了蓉城的那一期,黃老師吃完之后嘴都腫了吧,還好這里是羊城。”沈多余又開始慶幸這里不是蓉城。

  節目上不好太粗俗。

  不然他就不會說黃達岸嘴腫,而是說他菊花腫。

  “咱們這是蠄蚷火鍋,以椰青為鍋底,配著‘石油’沾著吃。”經理很配合的進行解說。

  他已經能夠預想到自己這家店今后的盛況了。

  看了這期節目,估計很多人都會抱著好奇心過來嘗嘗。

  石油???

  林冬懵逼了,那不是加車里的嗎?吃了會不會死啊?

  經理趕緊補充道:“這個‘石油’就是醬油,羊城這邊都這么叫,就是醬油,我保證不是石油。”

  眾人這才釋懷。

  怎么就想不開跑羊城做這類節目呢。

  “我們一直很好奇蠄蚷是什么東西,師傅能不能幫我們解釋一下。”柳笑眉擦擦額頭并不存在的汗水。

  她吃過很多地方,但唯獨沒有吃過羊城這邊。

  任何一個自詡為吃貨的人,如果她沒有刷通羊城副本,都不好意思出去說自己會吃。

  “馬上就端上來,火鍋的食材。”

  餐廳早就已經準備好了,這邊一吩咐,那邊立刻就端上了涮火鍋的東西。

  傳說中的天鵝肉,天鵝腸,蛇段,魚皮餃,鯪魚丸……

  隨后一只只炸的金黃的蠄蚷被了端進來。

  椒鹽蠄蚷!

  吊燒蠄蚷!

  金沙蠄蚷!

  蒜香蠄蚷!

  陳皮蠄蚷!

  鹽焗蠄蚷!

  串燒蠄蚷!

  紅燒蠄蚷!

  還有醬爆蛙蔻。

  “這是?”大家圍觀著已經加工過的蠄蚷,猜測它是什么東西。

  “我知道了,這是牛蛙!”楊秋恍然大悟。

  就算油炸過的,它的軀干還保留了完整的樣子。

  “不太像,比牛蛙小了點,這是蛤蟆,也就是青蛙,蛤蟆想吃天鵝肉,對不對?”沈多余多活了些歲數,見識不一般。

  “青蛙也可以吃啊。”

  林冬拎起了一只,撕下了腿上的肉,放進了嘴里。

  又香又嫩,非常酥口!

  “挺好吃的,大家嘗嘗!”林冬邀請大家一起品嘗。

  其他人各自選了一種口味吃。

  確實非常好吃,吃完第一個都去拿第二個。

  “其實,這是癩蛤蟆,不是青蛙,就是蟾蜍。”經理老老實實的說出了實情。

  北方牛蛙吃的多,但是羊城這吃癩蛤蟆。

  牛蛙比較能蹦跶,它的肉比較緊實。

  而癩蛤蟆它不動也不蹦,肉質鮮嫩啊!

  但是蟾蜍有毒啊!

  蟾蜍遍布全球,有些巫師甚至拿它當寵物。

  林冬覺得自己的嘴開始麻了。

  心臟開始痛了。

  呼吸困難了。

  刁民,為什么要害朕。

  “正常,正常,羊城這樣什么都吃的,吃不死人的,沒聽說過吃死人。”沈多余驚恐之余,倒是開始安慰大家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